下一位,身為本丸初鍛刀的小天狗興高采烈地撲進我懷裡,一期一振舉在半空中試圖阻止的手顯得很徒勞。

  「怎麼了?」

  「由於您是從另一邊過來的,平時只能看到影像……」欲言又止,最後他的視線落到跟我蹭蹭臉的今劍身上,含蓄地道:「我們有些同僚想要親自確認您是真的在這裡。」

  一期一振沒點明,不過我還是能猜出個七八分。

  「所以你原本想在我旁邊擺個『請勿拍打餵食』的牌子?」

  他愣了一下,隨即微微一笑,「主殿,請別開玩笑了。」

  「主。」長谷部不甘寂寞地發話,「如果您需要的話,我現在立刻就去做,絕對沒有人能夠碰到您一分一毫。」

  「不我不需要。」一秒拒絕。

  長谷部似乎頗失落,但我來不及安慰他,因為懷裡的今劍開始說起之前我在另一端的時候,不管他問多少次『主人在哪裡』我都不會回他話,說得我的心都揪疼起來,只得抱緊處理。

  刀劍男士一一來到我面前,沒多久我就確定這是按照入手順序叫名,雖然一期一振那樣說了,情況倒也還好,有些人只是想握握我的手確認是實體,另一部分人士則跟我訂下約定--「說好囉,等一下主上要來馬廄找我!您還沒看過小雲雀跟望月吧?」鯰尾握住我的手大力搖晃--也許對他們而言我才是由平面來到現實的人物也說不定。長谷部表示待會兒要帶我參觀本丸,我倒像是初來乍到的新人了。

  「鶴丸國永。」

  第三十九個,我數了數,人數已經過半。比起最初嚇我的那些舉動,此時的鶴丸中規中矩,進退得宜頗有過去那些時代的大家風範,我差點以為之前碰見的是另一位同名同姓的刀劍男士,他沒有其他動作真叫我出乎意料。

  「很意外?」鶴丸朝我眨眨薄金色的眼,貴族風範跟著灰飛煙滅,「不急,好戲還在後頭。」

  「不了求你現在嚇我!」你這樣講我會怕!

  「不要。」

  他開開心心地回去了,我決定先為此做好心理準備,免得到時候怎麼掉進陷阱的都不知道。

  又過了幾個人,隨著天下五劍的名字響起,深藍狩衣隨著主人的動作優雅輕擺來到我面前,視線相交時,對方瞇起眼睛微笑,新月在墨藍眼底若隱若現,看得我眩花了眼,著實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天下五劍中最美的一位。

  還沒回神,他以狩衣袖口微掩住唇,用極低的音量輕聲開口。

  「……您知道自己處於何種情況嗎?」

  我整個人都醒了。

  雖然睡醒後有思考過,但事情接二連三,短刀們又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乾脆先擱置一旁,沒想到竟然有人直接挑明了--像是眼前劃過了鋒利的刀。

  面對三日月的目光,我下意識地挺直背脊。

  「我待在這裡的時間是有期限的,對吧。」

  肯定句。那雙藏著新月的眸跟著彎了彎,「正確。」

  這是從今劍跟被被他們的話中推測出來的,只是就空間來說,是否能回去原來的地方;就時間而言,回去後會不會被當成失蹤人口罷了……雖說跟親友極少聯絡又是一個人住,大概也撐不了幾天。

  糟糕,我電腦D槽沒清、日記也還沒燒掉。

  猶在胡思亂想,三日月突然往前一步,大片的藍色隨即占據我的視野。

  「三日月宗近!」

  「學著短刀們稍微嘗試了Skin ship,果然不錯。」

  面對長谷部的警告,三日月的笑聲一貫悠哉自適,底下似乎有幾個人鼓譟起來,我卻只記得三日月附在我耳邊的那句話。

 

  『--若想達成回去的條件,來找我。』

 

 

 

 

201704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