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鋃!


  武器相擊擦撞出火花,阿爾猛地後躍拉開距離,惡意嘲弄:「怎麼?女人,趕來救妳的姘頭?」

  我沒理他的話,手腕一轉劍尖直逼上前,阿爾臉色微變,卻也操弄長槍直取而來。偏身閃過橫砍他右臂,對方卻沒回防,就這麼直接攻向我胸甲要害,我嘖了聲,劍勢一改旋身避去攻擊,長劍刮著槍桿直削他手腕。

  --得手!


  我急逼向前,阿爾一個後躍閃避霎時武器又直刺而來,只覺腰間一痛,我轉身跨步拉近距離直砍對方脥下,但他長槍一放又抵住了我的攻擊。

  我倆僵持了幾秒,至此短暫交鋒他竟一改先前暴躁神色,露出冷靜而詭異的微笑。

  夾雜著戰場上的廝殺怒吼,耳畔襲來微弱風聲。熟悉冷顫爬上背脊,低頭、後躍,絆倒一名偷襲敵兵後再解決了另一個,因著腰間傷處才讓回防動作遲了幾秒,就見槍桿揮向喉間。

  「小心!」

  一道冰錐逼得阿爾往後退了幾步,我反射性彎下腰抓著受擊的喉嚨乾嘔,眼前突然晃過一雙沾著血跡的白兔耳。

  「沒事吧,親愛的指揮官?」

  大概是被救了一次的錯覺,擋在我面前的背影令人嘖嘖稱奇地帥氣,但是--

  「後退!我怎麼可能讓你去承受攻擊啊!」

  我忍不住吼,抓起捷克推給後面的獸族士兵,以間不容髮的速度迎上阿爾的正面攻擊。


  鏘!


  巨大的金屬相擊聲幾乎響遍了整個戰場,雙方幾乎拿出了十足十的力道,一時間竟不分上下。

  「我以為你們還沒續舊完哪。」

  「先解決你再去敘舊也不遲。」

  我咬牙笑道,運用全身力量將對方推得往後一步。但他也沒有絲毫鬆懈,只是在極近的距離嘶啞開口:

  「--妳是他們找來的傭兵吧?」

  我沒說話,他跟著露出一個可怕微笑。

  「的確,他們是需要你們的存在,不過等你們壯大後,他們又會削弱你們,把你們一個個解決掉……狡兔死,走狗烹,別告訴我妳不懂。」

  我愣了愣,喃喃的毒藥般的嗓音在戰場上聽來竟格外清晰,察覺我力道弱了幾分,他嘴邊露出殘忍笑意,猛然加強力道推得我一個踉蹌。

  「團長!」

  後頭傳來呼聲,我連忙將一旁偷襲敵兵順勢推去,阿爾沒料到我賣了個空檔,槍尖深深地扎入了敵兵喉頭。

  「--你上當了。」

  我以全身力道撞入他懷中,左手摸出短劍深深刺進盔甲縫隙,鮮血立即漫出。

  阿爾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接著轉為狂怒,「妳!」

  幾乎是同時地,他棄了武器揮出重拳,我險險避開,只得重複攻擊要害,直到阿爾行動遲緩後才以劍尖抵著他,示意他人幫忙綑住。

  「抓到阿爾了!」「我們抓到阿爾了!」

  一波波振奮人心的吶喊在戰場間傳開來,敵軍見他們大將被抓住,一時竟亂了陣腳;我方士氣大振乘勝追擊,短短時間內竟殺退敵方數里。

  不多久即戰事停歇,我正幫著一位獸族士兵將阿爾拉起,他卻惡意地瞄我一眼,低低吐了一句:「當心哪,你身上最為致命的一劍,永遠是你交出背後的人。比如說……」他眼神移向我旁邊那位獸族士兵,我眼神轉也沒轉,只道:「我相信你很清楚,四族已經聯合起來,甚至向各地的傭兵團發出懸賞布告,就為了殲滅你們嗜血組織。」

  聽我如此回應,他嘴角扭曲地笑起來:「愚蠢、愚蠢!妳以為這樣的同盟關係會長久?這世上沒有永遠的同盟!我就等著瞧吧,真想看看你們發覺被背叛的嘴臉!」

  「……你得交由獸族發落,我相信他們會公正地審判你。」

  「哼哼,獸族?還不都是那位--

  話說到一半,阿爾突然沉默下來,頭也歪往不自然的方向。

  「阿爾?」

  我按著劍,戒備地出聲喚道。 

  沒有反應,只有他的頭微微移動。

  「這是……」

  視線移開的那瞬間,阿爾掙脫士兵的手,身形一漲猛地向我撞來。我本想直接對上他,但銀光一閃,那位獸族士兵手起刀落,血腥傭兵的頭顱竟就此滾落,斷面灑出的鮮血染紅了他的前襟。

  「沒事吧?」士兵著急地問我,「沒想到阿爾還蓄積了最後的力量等著我們鬆懈……嗜血組織真是狠毒!」

  「……沒事,剛才真是多謝了。」 

  聽見我的回答,他鬆了口氣露出笑,接著與趕來的士兵解釋情況。我盯著阿爾的屍體,還有那顆頭。

  斬口完整俐落。

  突然沉默的阿爾。


  「--親愛的指揮官?」

  直到有人握住我的手,我才回過神來。

  「捷克?」我還有些茫然,「你在這裡做什麼?」

  捷克皺起眉,表情有些嚴肅地看著我。

  「芙蕾妮爾,妳還好嗎?」

  「我?我很好……啊、你的手套!」

  他剛才握住我持劍的手,連手套都染紅得斑斑駁駁。

  「這點小事,再變出一雙新的就好啦~」

  說著,捷克竟從禮帽中拿出另一雙手套重新戴上。

  「你到底在魔術帽裡藏了幾雙手套……喂!」

  沒等我說完,捷克雙臂一張擁住我,臉頰在我頭上磨蹭。

  「指揮官~剛才我怕一叫你會害你分心都不敢開口,你剛才來救我時好帥氣!我都要重新愛上指揮官了--噗!」

  這回是捷克被拉開,隨後是傑洛德滿溢著擔心的翡翠色瞳孔看著我,「團長,你沒事吧?」

  傑洛德檢查著我的傷勢,我這才看到獸族士兵已開了城門清理戰場。

  「我剛才快被妳嚇死了!竟然就這樣衝出去,還是跟對方的將軍對上。」

  他瞥了眼不遠處的士兵們,隨即笑著開口:「不過,作得好,竟然打敗了那位血腥傭兵。再這樣下去我都想跟著妳一起上戰場了呢。」

  「關於這件事,我……」

  環顧四周,確定周遭幾尺內並無士兵,我才低聲道:

  「傑洛德,我有話要跟你說。」

 

 

 

 

 

 

20130708

  半年了(眼神死

  (頂鍋蓋逃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