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挖坑給自己與讀者跳。

 

 

  清晨。
 

  不知哪戶人家從原世界買回的公雞飛上屋頂咕咕咕地直啼,沒多久就被另一家的寵物一口吞了去,破壞屋頂的聲音叩隆硄鋃地擾人安眠。
 

  ……真不想起床。
 

  ……ZZZ

  ………ZZZZ

  …………ZZZZZ
 

  『--快點起床不然妳的債務就還、不、完、啦~』
 

  突然一陣詭異的鬧鈴聲響起,我直覺反應就想抓起床頭上的鬧鐘往地下摜去,豈料撲了個空。我努力撐開眼皮,只見它伸出兩隻長滿腳毛的腿一個轉圈閃了開去繼續響著令人厭惡的鈴聲。
 

  『還、不、完喔~』


  沒讓它唱出第三句,我沒兩秒就發動幻武兵器讓它慘死在我的刀下。


  我起身打了個呵欠,窗外的天色才濛濛亮。


  當初不知發了什麼神經,去左商店街買了一箱這類詭異鬧鐘回來,雖然是自己找好久才買下的,但怎麼聽就是怎麼不爽。


  記得昨天的歌詞好像是用夏卡斯的聲音說你還有欠款千千萬萬期喔--


  於是那個鬧鐘被我扔到火爐上烤炸了。


  據老闆說那是店裡最受歡迎的鬧鐘之一,淘汰率很高。


 

  基本上我會轉進Atlantis,本來就是一場意外。


  照著家族內鄉親父老的願望從鄉下學校轉進去,卻在當天不小心毀壞了學校的畫作。


  才那麼一道刀痕,連遮遮掩掩的補救都來不及,一位年輕男人就憑空冒出來站在我面前。


  『……噢噢,看樣子是人馬耶。』


  當初我如此天真感嘆,豈料對方瞥了被損壞的畫作一眼(畫裡的女人突然捧著撕壞的裙襬放聲大哭抽抽咽咽指證歷歷我對她做了什麼事),接著拿出計算機手指在上頭劈哩啪啦一陣打,甚至拿出第二台計算機。


  『這位……新同學是吧?請付款。』


  他滿面笑容地道,將兩台計算機一並遞到我面前。


  『等一下,慢著!』我看到上面的數字傻了幾秒,趕緊阻止他繼續打計算機。


  『這刮痕頂多五公分吧?難道沒有辦法修補嗎?!』


  『竟來了個有頭腦的啊……』對方似是非常可惜地瞥了我一眼,小聲嘆著。


  喂你不要以為我沒聽清楚你說了什麼啊!!!


  我差點拿起幻武兵器砍過去,豈料對方遞過來一張正式的請款單,瞧見上面的款項讓我頓時失了氣勢。


  『……這是什麼?』


  『請款單。』


  對方又重複了一遍,笑得刺眼:『在這裡簽下妳的大名就可以了,或是我直接寄到妳家裡去請款?』


  開玩笑、咱家老爹看到這張請款單只會剝了我的皮!這是搶錢!這學校坑人啊!


  但最後我只能顫抖著手,在那可怕的金額下方簽下自己的名字。 


 

  「嘖、想起討厭的事了……」


  我揮揮手想弄開那些一點也不愉快的回想。總之,今天在上課之前還有份任務要做,快點作完才是上上之策。

 


  「喝!」


  以刀背敲昏最後一隻看起來像巨大毛毛蟲的生物並將牠傳回研究室,這次打工總算是告一段落。


  「伊薩--


  有個人遠遠地朝我喊著,快步跑了過來。


  「社長早。」


  這個金色長髮的傢伙是Atlantis新聞小報的社長。


  他辦的報紙雖然沒甚麼實用的地方,娛樂性質倒挺高的,我常在他那裏賺外快。


  雖然我沒有加入他的社團,但社長社長這樣喊久了他也隨我去喊……他大概沒想過有一種可能性叫做我忘記他的名字。


  「喂,最近有空嗎?」


  連喘過氣都來不及,他劈頭就問,「我最近拿到的一件麻煩CASE,但是事成後大概有幾十萬卡爾幣,妳接不接?」


  「……幾十萬?你確定?」


  幾十萬耶!那可以抵多少期欠款啊!!!


  「我接!」


  我想也沒想就爽快應下,正等著他說工作內容,豈料社長欲言又止,絞著手指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樣。


  「怎麼?你後悔了嗎?」


  我背過身拿出幻武大豆,準備一等對方說後悔就送他上西天--嗯、我是指保健室。


  「不不不、當然妳肯接下是最好啦。不過我先提醒妳,我們新聞社幾乎在這案子裡全軍覆沒。」


  我訝異地看著他,他卻眼神游移將目光撇了開去。


  「……你在開玩笑?你們新聞社不是號稱沒有你們鑽不進的門縫嗎?更別提外界傳說你們絕對有一打以上的情報班!!!」


  「因為對象之一是情報班的佼佼者啊……」


  社長低語,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社長你說什麼?我剛才沒聽清楚。」


  「……呃、沒什麼。既然妳確定要接這個任務,那這疊資料就交給妳了,詳細說明都在裡面,還有這個也是。」


  社長遞過來一台相機、一疊資料。
我接過手大略翻了下,抬頭想問幾個問題卻見他已經瞬移到幾十公尺遠的地方。


  「時間有一個月,看要用甚麼辦法都隨便妳--


  社長喊完這句話就沒命地跑了,活像是後頭有鬼在追。


  「那傢伙真是越來越奇怪了……該不會新聞社也有業績壓力吧?」


  我隨意翻開資料的其中一頁。


  ……那位據說學院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某位高中生黑袍在相片中一臉不耐地瞪著我,驚得我差點沒將手中資料扔去餵彼岸水的鯊魚。


  我再度翻開一頁。


  根據照片中小部分束起來的黑髮與紫袍……這應該是要拍那位黑袍的搭檔……吧?
只是照片上被一雙金色獸眼還有血盆大口給遮去百分之八十的面積。


  ……估計拍攝者應該沒有完成任務,難怪最近沒遇見拍照的小張。


  後頭的幾位就沒了照片,不過都是校內極受歡迎的人物。


  所以這任務到底是要做什麼啊?


  我一頭霧水地翻開最後一頁,終於看到那張故意塞在最底下以爭取逃命時間、原應該是封面的任務名稱。


  

  臉紅心跳之大‧偷‧拍(羞)


 

  --羞個屁!!!


  我一秒將這張封面拿去餵鯊魚。


 

  靠這爛標題是誰想出來的啊!
 

  我又啪啪啪翻了幾頁,竟然還有連署!
 

  --這幾千位的連署名單是怎麼回事!全校也才多少人啊!


 

  「社長你個混蛋!想都沒想就把任務接下來了嗎!!!」


 

  我對空咆嘯,突然手上拿著的紙張像是感應到什麼,生起一股詭異的紫煙,只見它莫名地浮出幾個血淋淋的大字。


 

 

  名單外流者,不得好死


  詛咒社全體熱情贊助(心)


 


  隔天早上我是掛著兩個黑眼圈起床的。


  我只能說詛咒社的熱情贊助真不是蓋的,找了好多本書都沒有解開的法子。


  其實我懷疑詛咒社的全體社員都在那份名單之內。


  看來這任務是非解不可了。 

 

  匆匆上完兩堂星象學,我拿出那台相機還有資料,昨天翻了翻大概心裡也有個底。


  社長他們大概是認為只有冰炎與藥師寺夏碎是最難纏的兩位吧,想說先攻下他們後頭的就輕鬆了,卻沒料到他們在第一關就通通鎩羽而歸。


  那我現在應該先去哪裡呢?

  

 

【熱帶餐廳】

【風之白園】

【圖書館】

 

 

 

 

2012/04/01

活動辦法:

  請直接在底下回覆所選的選項,每人一票,截止日期是4/7晚上九點!

  這次的小活動我會貼在三處,票數就是三處的總結。

  因為是用以前擱置的選項RPG劇本改編,所以會有Bad End。

  (才經過兩個選項就Bad End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ゝ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