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呆。

  剛才被阿利帶來幾乎沒有來過的保健室,接受了提爾輔長的委託後他就離開去找東西,剩她一個人閑閑無事在保健室亂晃。

  對方招呼她隨便坐之後,繼續忙碌地在病人臉上塗塗抹抹。

  「你在做什麼?」洛忍不住好奇探頭,畢竟一提到這位保健室的提爾輔長,旁人總是一臉凝重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今天難得來到這裡,不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實在有愧自己身為歐德一族的身分。

  「我在替這些人刺繡增加美麗的事物,他們都是剛剛在商店街滋事被打趴以後送過來的病患。」

  「刺繡?」

  比起那些人被打趴的問題,洛顯然對於刺繡在這裡被說出來的興趣比較大一點,於是她又湊近了些觀察病人臉上的小菊花。

  「不懂是嗎?」提爾看了她一眼,興致勃勃地抓起另外一位病人當場作起示範。

  「妳看、如果我在這邊繡上一朵花--」

  說著話的提爾以他那雙大手很難有的飛快速度在昏迷的病人臉上繡了一朵豔色牡丹。

  「喔!」

  不知是驚歎於那朵花或是那雙手的驚人速度,洛瞪大眼睛發出了第一聲驚嘆。

  「或是這樣……」

  跟著講解上癮的提爾將病人翻過身,花了十分鐘在他背上刺了一幅東方象徵吉兆的龍鳳呈祥圖。

  「喔喔!」

  「當然下面也是--」

  「喔喔喔!」

  難得遇到知音,提爾越說越起勁,索性讓她背過身去扒開倒楣病人的褲子繼續刺繡,等洛回過身,圖案佈滿這位病人的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絲空隙,顯然地眼前的人已經變成一項藝術品!

  「喔喔喔喔--」

  隨著這女孩發出的驚嘆聲越來越大,今年兩百多歲的提爾知道自己活到這把年紀終於遇見知音。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忘年之交!


  「好厲害!而且好漂亮!」

  洛不禁開始鼓掌。

  「那是當然的。」提爾的鼻子幾乎快得意地翹到天花板上去,「我還想過要把他帶去申請原世界的金氏世界紀錄呢!」

  「提爾你一定可以的!!!」洛用力地比出拇指,給出最真誠的讚美。

  大概是難得碰到有人這麼大力讚賞他的刺繡--刺在哪裡姑且不論--的情況下,提爾首次善心大發給了人點作品的機會。

  「妳想繡什麼儘管來!」

  他豪邁拍胸下了挑戰帖。

  「真金不怕火煉我的技術不怕挑戰!儘管來吧!」
  




  「輔長,這是你要的東西。」

  一解決完事情,阿斯利安就匆匆趕回保健室,雖然對於難得沒什麼人只留下攤攤拖行血跡的保健室走廊感到些許意外,但他沒作多想,順手轉開門。

  「……」

  接著在一秒鐘內關上門。

  重新確定這裡是保健室自己沒走錯間之後,他再度打開門。

  剛才進入視線的色彩斑斕宛如有毒磨菇的不明物體持續對著鏡子慘叫。

  定睛一瞧,就進入腦內的東西而言應該是很漂亮的視覺饗宴,有東方的龍鳳呈祥圖以及西方小天使什麼的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但直覺上卻莫名地讓他感到噁心。

  --慢著、那不是之前送進來的學生之一嗎?

  想向這位學生問點問題,對方卻依然看著鏡中的影像慘叫造成溝通上的阻礙,他索性動手敲昏那位影響視覺與聽覺的傢伙。


  環顧四周詭異的情況,玩家阿斯利安謹慎地前進。

  提爾辦公室的那扇門大大地打開著。

  一個病人拖著傷臂滿臉驚恐扭曲地跑出來。

  剛剛跑過去的病人背後似乎有一幅原世界名為『蒙娜麗莎的微笑』的畫作。

  出於各種心態,他小心地探頭。

  傻眼。


  只見輔長大概是火力全開,正努力在某個倒楣傢夥手臂上繡出萬鳥朝鳳的圖樣,洛在一旁喔喔喔地拍著手滿臉驚嘆。

  ……他才出去不到一小時吧?洛與提爾已經進展到可以把酒言歡的程度是怎麼回事?

  原本是認為憑洛的身手應該不會遭到提爾的毒手,但並不是要她完全跟提爾變成臭味相投的好友啊--

  「嗨、阿利你回來啦?」

  洛率先發現到學弟站在門口,朝學弟揮揮手後又重新栽入刺繡的至高境界;至於提爾則是連阿利拿回來的東西都捨不得浪費時間去接,下手如有神助正在繡鳳凰的鳥尾部分。

  保健室的內部持續傳來陣陣殺豬似的慘叫,原本還坐在椅子上等著治療的病人早已奪門而出,至於沒有動作的是根本動不了,乾脆雙眼一閉當作什麼都沒看見的昏過去。



  「拜託你們快點住手……」



  阿斯利安徒勞無功地以掌捂住臉,遮掩去一切在他面前發生卻無力阻止的畫面--據聞之後的消息,此日的保健室成為不少人的惡夢來源。

 

 

 

 

 

20090524

20140728

  關於提爾與洛的認識之初,就各種方面來說,是同好!(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