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洛學姊每隔一陣子……大概兩三個月吧,就從原世界扛回一整箱的紅蘿蔔。

  當然我更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我竟然會答應千冬歲接下『探求真相!祕!洛(以下略)‧歐德之三大不可思議!』這種詭異任務。


  話說洛學姊哪來三大不可思議你告訴我啊!


  「……漾漾,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那時千冬歲的鏡片閃出興致勃勃的光芒--話說回來我已經可以從千冬歲鏡片反射的光芒判斷他的心情了嗎--他雙手搭上我狂抖的肩膀,「萬一你要考紅袍,這種任務是最基本的喔。」


  見鬼的我最好是說過要考紅袍啦!!!


  「若不是因為還忙著抓其他老師的把柄--啊、錯了,剛才那句請你當作沒聽到、重來一遍。」千冬歲清清喉嚨,續道:「若不是我有其他情報班的任務,我早就自己上了--好好幹、完成任務後我不會虧待你的。」

  說完,他露出非常危險的笑容。


  ……

  ………

  …………


  以上,就是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比起千冬歲身為神出鬼沒的情報班,我想自己絕對沒辦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偵察還能探求到真相,最後的結論就是直接找上本人問比較快。

  學姊好像只認為這是小學弟提出的有趣問題,而不知道自己已被放入『探求真相!祕!洛(以下略)‧歐德之三大不可思議!』的檔案夾裡。

  「正好今天是月初,我就讓你看看好了。」洛學姊咧嘴一笑,將房間的燈光轉暗,擺上一包胡蘿蔔餅乾與十幾根保證新鮮還沾點土的紅蘿蔔,興致勃勃地盯著桌上的紙張。


  ……那不是光影村的契約嗎?


  「可愛的小兔子~快出來吧~~~」

  洛學姊開始哼著奇怪的歌。

  過了幾秒鐘,白紙微微發出光芒,一隻分不出是第幾村的兔子冒出來,在看見旁邊的胡蘿蔔餅乾與沾土的紅蘿蔔之後,像是隱忍了許久的火氣就要爆發,卻發現房間內還有個我只好勉強作了自我介紹。

  「--我乃伍之村村長,枘。」

  「啊、漾漾是我的小學弟。」洛學姊跟著介紹,豈料對方冷聲道:「不、這回我得跟妳說一件很重要的事。」

  氣氛陡然轉為凝重,就連我也忍不住跟著村長枘正襟危坐了起來,只是洛學姊滿臉茫然,這一幕似乎再度刺激到了那隻兔子。

  「妳連續擺上兩年外型是紅蘿蔔味道也像紅蘿蔔的紅蘿蔔餅乾,我認了--但是為什麼妳同時要擺上紅蘿蔔!」

  牠猛地尖聲高喊,短短兔手拿著一根橙紅色帶土的紅蘿蔔凶惡揮舞,揮舞完洩憤似地用力往外一丟--在月色下映出大魚的身影準確地吞了那根餌食,讓我幾乎有種身在甲板上趁著夜色賞魚的錯覺。

  「學姊,整根擺上去不太適當吧?」並不是說外型是兔子就會喜歡吃紅蘿蔔啊……

  我試著打圓場,豈料對方像是好不容易找到知音人--說真的繼成為萊恩的飯糰知音又加了隻兔子難道沒有正常一點的對象嗎--於是這位光影村村長說話的音量又大了幾分。

  「妳看看,就連這位先生都知道,妳難道不知道胡蘿蔔要煮過以後才能吃嗎?!」

 

  --原來是這個問題嗎!

 

  我震驚地看著神色頗認真的伍之村村長枘。

  「總之、我拒絕再吃帶土的紅蘿蔔--要是再有下次,我就要罷工!!!」

  最後兩個字喊得特別大聲的兔子咒罵著邊跳回去消失在契約紙上,而直到此時洛學姊才慢半拍地露出理解神情點點頭。

  「啊、牠好像生氣了。」


  妳終於察覺了嗎!


  「所以我下次應該要先把紅蘿蔔洗乾淨囉?」


  完全不對!!!

 

  「……牠該不會真的罷工吧?」無視我內心的吶喊,學姊有些苦惱地盤起手,把我晾在一旁念念有詞。

  最後決定查證的她拍了手掌一下。

  像是故意作對似的,只有一面牆亮起,跟之前學長一拍手就整個亮起來不同。

  洛學姊思考了幾秒,接著拍了兩下手掌。

  「……」

  目前是兩面牆發著光,這個時候我已經很確定那位伍之村村長是故意的了。

  四周一陣安靜,我小心翼翼地轉頭,原以為會看見學姊冒出青筋,豈料她雙眼正閃閃發亮,露出大大的笑容比出拇指讚道:「太棒了!看鬼故事就是要這種略暗的光線,沒想到光影村已經進步到可以聲控燈光的明暗度了!」

  我當場傻眼,還沒來得及對這句話做出反應,耳邊『噗』的一聲,學姊與光影村簽訂契約的紙張吐出血,滴滴艷紅灑落在潔白的紙上竟莫名生出悽涼之感。

 

  ……就連我也不禁替那位村長感到悲哀起來。

 

 

 

 

 

 

20090309

20140727

  存稿快放完了Or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