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緹雅──聽到請回答──」


  按著團內傭兵們先前冒險的路徑,她繞著兇獸谷地的森林邊緣找人。


  這事說來話長,幾天前莉緹雅跟穆拉卡恩一道去兇獸谷地出任務,結果三天後只回來一個人。


  「人呢?」軍師問。


  「丟了。」傭兵答。


  「喔耶!」團長歡呼,筆一扔公文一推,抓起披風與配劍就衝出門,「傑洛德我去找人!」


  完全來不及阻止,停頓了幾秒的傑洛德對著倒楣的傭兵露出燦笑:「……你害團長無法專心改公文還吵著要去放風兼找人,正好城裡要新建徵兵所,就罰你去挑磚吧。」


  「等等、罰我的原因是這個嗎!」


  「你有疑問?」


  傭兵立刻閉口,至少他還沒有能力抵擋自家軍師的微笑攻擊(他曾請教過同族的捷克豪紳,但對方回以神秘的一笑),只好摸摸鼻子領罰去。


  「莉緹雅──」


  那方的傭兵挑磚蓋房子,這方的團長還沒找到人。看看天色也暗了,她靈機一動握拳敲手,不然用晚餐香味引人過來吧,反正獸族鼻子也挺靈。說作就作,立碼挑好過夜位置煮起晚餐,但要是沒引來目標反而跑來其他野獸呢?以前她曾這麼問過傑洛德,但傑洛德爽朗一笑,「哈哈,那只好讓牠當消夜了。」


  哼著小曲煮晚餐,順便把聞香而來的消夜一號與二號一起下了鍋。驀然樹叢後方一陣騷動,陌生人影歡呼著衝出來。


  「謝天謝地我終於看到人了──」


  少年拍著翅膀衝出來時附帶響亮的腹鳴,她回想了下,記得莉緹雅背後沒有翅膀,所以是……


  「消夜三號。」


  「什麼?誰?我嗎?」


  「對。」


  「等等、不會吧?我都迷路這麼多天了──」


  「開玩笑的,請坐。」


  「哦,謝謝。」


  少年乖乖坐下,接過她遞去的肉湯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一連灌了四碗才稍稍放慢了速度好奇搭話。


  「這位姊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出來放風──不、我在找跟你一樣迷路的人。」


  「欸?可是妳看起來不像在找人啊。」


  「因為她運氣一向很好,每次總會遇上其他冒險者搭救,所以我也不急。」


  「啊,那這樣我運氣也很好呢!因為我原本以為今天又要餓肚子睡樹洞,還好我遇到妳了!一道走吧?」


  想想也該回去了,她點頭,換來少年的歡呼,開心地將肉湯吃個鍋底朝天,第二天也開心地吃個鍋底朝天,接下來餐餐都開心地吃個鍋底朝天──


  「你的胃是通向哪個無底洞啊!」


  她終於忍不住吐槽,少年思索,嚴肅道:「母親大人說,我現在處於發育期,吃得多將來展開翅膀就能有幾千里!」


  「……」


  「對了,母親大人還說:『一飯之恩要用一輩子來還』,更何況我還吃了這麼多餐,所以姐姐妳有什麼困難我都能幫忙的!我還會一些魔法噢!」


  「困難?」她想到團裡的捷克把鱷魚查理帶進辦公室、里達賽斯放火燒了昂貴木柴、諾亞又拐了聖族的小孩……她沉默。


  「你很正常嗎?」


  「啊?」


  「我是傭兵團的團長,目前團裡強烈地需要正常的法師!拜託你快說你很正常!」


  「呃?我、我知道了,我很正常!」


  「太好了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來這是傭兵契約書。」


  少年瞠目,盯著厚厚一疊的契約書,「身為團長都要隨身帶著這些東西嗎?」


  「當然啦,不然對方改變心意怎麼辦?當然先下手為強!」

  「我知道了,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指揮官大人!」 


  於是他們訂下契約快快樂樂地回到團裡,至於少年回團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變成不正常的法師又或者原本就是不正常的法師,那又是團長另一個需要操心的問題了。



 

  「傑洛德,我又撿到一隻鳥!」


  「……團長,都說這篇是團裡的日常了,妳是想把撿人當作例行公事嗎?」







121201

  太久沒寫文,手感整個跑掉……  

  我需要練筆用的關鍵字與題目!(つд⊂)

  然後我終於標到帝努斯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