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宛若五臟六腑被狠狠翻攪,畢竟在元素精靈反噬後又施展出威力強大的風暴魔法,現在四肢百骸竟無一處不感到劇痛。


  「醒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微弱燈光映入眼簾,但昏倒前的記憶跟著湧上腦海,巫導師亞倫、殺手、銀月狼族,還有--


  獸王殿下!


  捷克猛地起身,隨即額際一痛,只能摀著額頭訝異地看著對方。


  「獸王沒事。」


  慢條斯理地收回剛剛攻擊病人的手指,她繼續說出捷克想聽的消息:「敵人順利被擊退,獸王與三王會面後已經回到雷霆之城,其餘傷者也有醫療官照看著。」


  「雷霆之城?那麼現在……」


  「你昏迷了五天。」


  五天?自己竟然昏迷了那麼久?估計著此時回到雷霆之城的獸王已然安全,他暗自鬆了口氣,這才察覺到她說話的語氣有些異樣。


  想起之前很隨性的拋下一句話「啊、我感到可愛的獸王殿下需要我,過幾天再回來~」就離開團裡,捷克背脊流下冷汗,忍著疼痛,他小心翼翼地偏頭問:「呃、親愛的指揮官?」


  沒反應地低垂著頭,看不到她的表情。


  「親愛的?」


  ……還是沒回應。


  「妳該不會生氣了--


  砰!


  耳邊巨響,一拳結結實實地砸上他頰邊的牆壁。


  ……真的在生氣。


  「如果不是因為你還帶傷,我這拳會直接揍上你的臉。」


  見自家團長一反平常的態度,語氣很冷,表情也很冷,整個人似乎還氣到發抖,捷克忍不住想說些如同平常般笑鬧的話,但在看清她的表情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指腹蹭上她的臉,大概是少了一層手套的關係,摸起來有些涼意。


  「……妳哭過了?」


  微腫的眼睛瞪著他,她用力直起身辯駁:「--誰、我幹嘛為了你這隻死兔子哭啊!」至於這五天不眠不休擔心地照看他的事,她已經威脅過其他人絕對不能說了。


  「咳呵、」


  見捷克露出了然神色,又咳又摀著嘴斷斷續續地笑著,她有些不滿地遞出東西。


  「拿去,你掉落在戰場上的撲克牌。」


  將牌收攏,他習慣性地洗了幾次牌。一、二、三、四……啊咧?


  他抬頭望著她,背著光,她這麼開口:


  「捷克豪紳……戰場上的事我已經聽說了。


  「我不會阻止你,身為獸王之師的一份子,你有你的驕傲。


  「但我也不會讓你抽光手上的牌。


  「我只是希望你記得,最後一張牌在我這裡。」


  她指間夾著那張牌,兩人初遇的紅心A。


  「而且,你的傭兵契約也依然有效--所以,不准死。」


  聽見這句話,捷克終於大笑出聲。


  「咳、哈哈,這不會有點強人所難嗎?我親愛的指揮官?」


  「既然都自稱是偉大的魔術師了,我相信這點小事情你還是辦得到的吧?」


  挑眉,她丟出赤裸裸的挑釁;接下戰帖,他彎身揚手完美行禮。


  「--那麼,偉大的魔術師在此候駕。」






 



20121114

這是私心。
不打不快,只好把正在趕的報告往後挪一點了。

我相信指揮官不在當場絕對有理由的啊啊啊啊!!!・゚・(ノД)・゚・。
捷克啊啊啊啊啊!!!。・゚・(ノД)・゚・。(還來 

至於為什麼捷克在床上還能行禮什麼的就別管了(つд⊂)

 

20121120

其實一開始我沒想到劇情會這麼痛・゚・(ノД)・゚・。

所以改版前一天晚上還興致勃勃地寫了片段(ˊ。w。ˋ)



  「啊?你就是那個新人?那個之前一直待在我的童年--不、銀月狼族族長旁邊然後現在又被親愛的大力推薦入團的新人?你要知道,入團前得先被查理咬過才能成為團裡的人~」

  「呃,斐德別聽他開玩笑,我們只是……」

  「啊?妳不想讓我入團就直說啊!我、我又不是非得入團不可。」

  「絕對沒有這回事,我非常歡迎你加入!」

  「……好啦,哪隻?」

  「什麼哪隻?」

  「虧妳還是個團長,怎麼老是一臉傻愣愣還反應慢半拍的樣子啊!……左手好了,右手我還要處理公文。」

  「……我改變主意了,查理,咬他!」

  「--查理,去咬你爸,等等我就給你肉吃。」

  「親愛的妳好狠心,竟然--噢不!查理你竟然比較聽媽媽的話!」

  「誰是查理他媽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