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男士回不了本丸的第一個夜晚】

  「唷,又見面了。」

  對著隔壁剛坐下的人影,藥研舉手打了招呼。

  「是你。」

  回話的人與他有著相同的眉眼--在這條街道早已是稀鬆平常之事,放眼望去,與他有著相同臉孔、與他有著相同名諱之人倒也不少,若問藥研為什麼單單只與這名『藥研藤四郎』搭話,僅僅是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罷了。

  「你們也是遠征途中溜出來休息?」

  點完單,對方先開口了,打趣的視線投向藥研後方兩人:三日月宗近慢吞吞地啜了口茶,注意到這方動靜後揚起笑容頷首;抱著梅枝的小龍景光嘴裡叼了根竹籤,隨意地抬起手算是打過招呼。

  「不……

  藥研一怔,猜想對方或許還沒收到消息,解釋道:「政府方才貼了公告,時空廊道目前無法連接本丸,大概所有遠征在外的刀劍男士與審神者都進不去吧。」

  眾多刀劍男士擠在公告前你一言我一語的,他們乾脆先來茶亭歇歇腳。

  「真希望能快點回本丸啊。」

  對方無奈地笑了,於是藥研想起上一回碰面時的尷尬情況。

  「幾天了?」

  「約莫兩個月沒回來吧。」

  氣氛陷入沉默,此時人群中隱隱約約的不安氣氛擴散過來,短刀們抽抽噎噎地往回走,幾名太刀表情凝重地聚在一塊;像他們這樣還有閒情喝茶吃點心的刀劍男士,也算是少數了。

  「--所以,才無法理解。」

  望著街上來來往往的刀劍男士們,對方又笑道:「不過多虧如此,這一帶的旅館我全都住過了,如果這次政府花了十天半個月都沒能修好,我可以介紹便宜又好住的旅館給你們。」

  「雖然不希望發展成這樣的結果……到時候就拜託了。」

  畢竟作為藥研藤四郎的他,可是大將欽點的隊長啊。
 

 

 

 

【公事】

  「我來報告新的戰報--」

  加州清光用腳尖稍稍推開門,立刻被眼前的誇張景象所震懾。

  就算已經看了三、四年,他大概還是無法習慣這種場面,奇怪了,明明主上、一期一振還有新來的山姥切長義都這麼認真地工作,怎麼報告還是寫不完?

  山姥切長義正振筆疾書,一期一振抬頭,溫聲道:「加州殿辛苦了……請坐,需要的文具已經準備好了。」

  「謝啦。」

  將厚厚一疊資料碰地放上桌,他空出的雙手還來不及鬆鬆痠痛肩頸,桌上高高疊起的資料跟著晃了晃,隨即引來某人銳利的一眼。

  「呃、抱歉。」

  似乎不想多浪費時間,對方低頭繼續振筆疾書,加州清光暗自吐吐舌,抓過筆就開始填寫自己所帶隊伍的出陣資料--畢竟這也是作為部隊長的職責。

  兩小時後,加州清光將資料整理好交了出去。

  「謝謝。」

  一期一振接過,又問:「主殿還在出陣?」

  「畢竟是難得的模擬戰嘛。」

  做完工作,加州清光忍不住多聊了幾句:「不過主上也太會把握機會了吧?先是讓太郎太刀當部隊長訓練,再來是安定、同田貫,接著是我,在我之後的部隊長則是山姥切……國廣。」他頓了一下,想起山姥切長義人就在這裡,好在對方正忙得焦頭爛額,似乎沒有多餘力氣注意他們的閒聊;望望暗下來的天色,他安慰道:「今天大概就到這裡了,主上馬上就會過來幫忙啦。」

  「--山姥切國廣,前來報告新的戰報。」

  說人人到,有著金黃髮色的青年推開障子,抱著一疊跟他的頭齊高的資料。

  他的身後,沒有人。

  一期一振臉色微變,「主殿呢?」

  「她說晚上繼續,帶上兄弟他們做的便當又出陣了。」山姥切國廣停了停,「下一位部隊長是螢丸。」

  山姥切長義終於放下筆,他揉揉眉心,靠上椅背雙手盤胸,接著朝山姥切國廣揚了揚下巴,「假貨,你連勸她休息這點簡單小事也做不到?」

  「你做得到?」

  山姥切國廣迅速俐落地反問。

  包括山姥切長義,在場的刀劍男士沒有一位答得出來。

 

  --今日的審神者也依然熱衷出陣。
  

 

 

 

 

 

 

20190414

 謹以此紀念0319由於IOS上架問題導致刀劍官方營運四年多以來第一次維修跨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