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跟傑洛德一早就起來為任務做準備,至於捷克,他說要去銀砂荒原玩幾天──說實在話,我不懂一整片的荒原究竟有什麼好玩的,後來想想這次任務只是去朝聖平原運個糧食,危險度也不高,乾脆放他自己玩去。

  前方SAFE

  確認前方尚無動靜,我小心而快速地奔過長廊,打開二樓窗戶,手一撐就往下跳。這點高度對我來說還不難,安全著地後我拍了拍身上灰塵,以為自己甩掉人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團長,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救命喔為什麼連這樣都找得到!

  「……真是謝謝你了。」

  我垮下肩,擁有翡翠色眼眸的男人游刃有餘地回以微笑,對我做出『請』的手勢,「該準備出發了。」

  這是我家軍師,傑洛德。

  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雖然酒力很差,但堪稱是一位好軍師、好男人。

  ……如果能夠不要這麼亦步亦趨地跟著他家團長、然後少一點碎碎念就更好了。

  傑洛德跟在我身後,一邊翻著紙頁報告,「這次任務大約會花去五天時間。另外,最近雷霆之城附近的盜賊有增加趨勢,他們貼出公告徵求附近的傭兵團幫助協防……再來得派人去兇獸谷地探探情況,有情報顯示夜族的狂化變異者越過谷地在邊境徘徊……還有城裡的民眾向我們反應水井不夠,必須另外挪出人手去幫忙,然後……團長,妳要去哪裡?」

  「不用聽你唸──嗯、我是說,在出發前去徵兵所晃一晃,看有沒有人想加入。」

  朝聖平原、雷霆之城、兇獸谷地……還有什麼?接二連三的任務聽得我頭都昏了,差點把真心話都給說出來,但傑洛德顯然沒打算放過我。

  「哎?可是徵兵所不走這方向啊?」

  說著,傑洛德睜大眼,接著笑起來:「該不會是妳迷路了吧!」

  「誰會在自家城鎮迷路啊!」

  我忍不住反駁,傑洛德像是完全沒聽到我說的話,一臉溫和地安慰:「沒關係,承認自己會迷路很好。反正還有點時間,我就跟妳一起過去吧。

  「然後,順便把妳逃跑前的話說完。我剛剛說到哪了?」

  「……」

  結果,我們足足走了兩倍的距離。

  大概是時間還早,此時徵兵所除了聘僱人員外沒什麼人,跟他們打過招呼,才見到最旁邊有個男人穿著農民的綁腿站在登記檯前,若非他扛著黑色巨劍,我真要以為他是扛著鋤頭準備下田耕作的農夫。

  「這位大哥,」我忍不住出聲詢問:「你該不會也是來響應我們徵召一般士兵吧?」

  原本在登記的男人瞄了我們一眼,扛著巨劍轉過身,「怎麼,不行嗎?別看俺從偏僻村落來,一臉沒唸過什麼書的樣子,俺靠傳家的鐵劍,咻的三兩下就可以屠掉一只龍!」

  是什麼龍啊!地龍嗎?!

  男人看到我的表情,語氣有些不滿地道:「你也知道,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就混口飯吃,難道有規定農民不能加入啊!」

  「沒有沒有,可是、你說……你以前是種田的……」

  「放心,就算俺以前在種田,俺也是能做士兵的!不然你們可以考俺!要對打也行!」

  拿起黑鐵巨劍揮舞的他很有氣勢地瞪大眼,完全表達了今天沒入到兵絕不罷休。那巨劍握在他手上的確像是沒什麼重量一樣,但他在這狹小的空間一揮,牆上的掛飾被砍得碎裂嘩啦啦掉了下來……我看到聘僱人員心痛的表情,另一位大嬸甚至拿眼神刮我們

  --快把他趕出去!

  「握劍姿勢錯了。」無視現場情況,傑洛德繼續站在我身邊悠哉悠哉地點評,「站的方法也不對,不過這體格倒是一大優勢……不然這樣吧。」

  「傑洛德?」

  「團長,就決定是妳了!」傑洛德一拍我的肩,一指爽快伸向前方:「上吧!」

  「上什麼!」我連忙把他抓到一旁,咬牙切齒低聲道:「你剛才不是說時間快來不及了嗎?」

  「所以,」傑洛德笑瞇瞇地道:「請在我們出發前解決完這件事,動作要快點,不然會趕不上時間。」

  你是哪邊來的鬼婆婆啊!

  「放心,反正出任務前活動一下筋骨也不錯。」

  錯很大!

  「喂、為什麼不是你跟俺打,而是這小妮子跟俺打?」出乎我意料,男人指指我出聲詢問,臉上有點好奇。

  「因為她很強……而我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軍師。」傑洛德促狹地對我眨眨眼,但我只想說軍師先生你說這句笑話時腰間還配著劍。

  還有、昨天將我打趴在地上吃土的人是誰啊?!

  「喔喔,原來你是負責用腦的。」男人沒有注意到這點,歪頭思考了幾秒,豪氣大喊:「好吧,那就妳了!俺先上!」然後非常乾脆地握著劍衝過來──你是還想破壞多少東西啊!

  我連忙將他引到戶外,眼角瞥到傑洛德早已閃到一旁閒閒觀看順便勸告某些想湊熱鬧的百姓站遠點。這一分神,巨劍已然逼到面前。腳尖一點,我輕躍踏上直揮過來的黑色劍身,藉力使力空翻至男人身後的同時揮出我的劍。

  原以為這一擊能制住他,但對方轉身防守的時間點卻出乎意料地好──傑洛德甚至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大約幾下過招我就看出來了。這男人沒經過訓練,無論是握劍的姿勢、進攻的方式,或是防守的舉止都有很大的破綻,但在細微處的直覺反應卻令人驚艷。

  「這位大哥。」覷了個架住他武器的空檔,我開口:「你上過軍事學院沒有?」

  「那是啥?」

  男人見攻勢被我擋住,乾脆順勢側劈過來,「沒呢,俺之前是農夫啊!」

  最後我用了點技巧,卸了他的武器結束這場小測試。收起自己的劍,我探問軍師的意思。

  「挺有潛力的。」

  翻著手上的資料,傑洛德同意地點了頭。

  「喂、這位大哥,跟你商量一下。」我朝他招招手,「你的身手很不錯,要不要直接加入我們的傭兵團?待遇比一般的士兵還好喔!」

  「行啊!只要俺有飯吃就得了!」將劍入鞘,男人回答得爽快,「怎麼加入?在這邊的徵兵所登記就行了?」

  「不不,那邊、你等等去那棟房子報到就行。」

  我指指兩條街外的房子,他探頭看了看,還連連指錯方向,好不容易指對了,卻突然爆出一句:「早說嘛,原來是那棟又舊又破的大房子……妳幹什麼打俺!」

  「沒事沒事,總之去那邊報到就對了。」甩著有些痛的拳頭,嘖,皮粗肉厚實在難打。

  揮別看起來很樂的大哥──哦、他說他叫艾烈特,家裡世代務農,沒想到這一代會出了個傭兵。

  「對了,他倒提醒我一件小事。」

  目送對方離去,傑洛德不經意地開口,但他指的小事對我來說通常等於麻煩,而且像是土撥鼠般一件接著一件冒出來。「隨著傭兵越來越多,我們也得蓋一棟新的……到時候,還請團長一起動手。」

  傑洛德笑瞇瞇地道。





2012/04/14

時間表超難排的啊!我要怎麼塞入聖痕初章獸族初章跟捷克豪紳的任務啊!!!(抱頭
 

2012/07/21
二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