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只是審神者不小心被紙割到手。

  生活中是常有的事,最多一兩滴血珠就算了,於是她也就打算繼續辦公,豈料一旁的新人禰禰切丸敏銳地抬起頭,問:「受傷了嗎?」

  「只是小傷,連包紮都不必啦。」

  審神者擺擺手,禰禰切丸沉吟了會兒,道:「但畢竟是傷口……那麼,就用溫泉來治好吧。主上受傷,吾這就帶妳去。」

  「咦。」

  審神者只來得及發出一個音節,就見天花板變得好近好近--救命她還是第一次坐在人的肩膀上!

  「等等、禰禰切,這只是小--」

  禰禰切丸拉開障子,她及時低頭避開鴨居,眼鏡因此滑落了點(天啊她從沒想過自己也有撞上鴨居的可能性),禰禰切丸繼續往外移動,看樣子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審神者試圖找個人來阻止新人,結果路上只有今劍看到她後眼神發亮奔去找岩融說要比高--然後,禰禰切丸踏進了更衣室。

 

  「欸?主上怎麼也來了?」

  清光拿著沐浴用品顯然是正要進溫泉,剛笑容滿面地往她踏了一步,突然想起自己人在哪,猛地倒抽口氣,抓緊腰間小毛巾慘叫。

  「主上怎麼會在這裡!」

  「她來泡溫泉。」

  禰禰切丸朝同僚微微點頭,二話不說直接踏了進去。

  「唷,新人你也來泡……主上為什麼在這裡!」

  和泉守才大剌剌地打了招呼,下一句驚叫立刻讓不少刀劍男士以門口為中心呈放射狀逃開。

  審神者得承認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家刀劍男士對自己避之唯恐不及。

  「為什麼主上會突然出現!」

  「他們擋在門口要怎麼出去啦!」

  「主人也要一起泡嗎?」

  「太好了主上要跟我們一起洗澡!」

  慘叫聲夾帶著興奮的問句此起彼落,大夥拿著小毛巾把該遮的遮了,不夠的也還有木盆;但新人沒管那麼多,像是拎著小動物般把審神者扔進水裡。

  審神者從高空墜落。

  掉下去的那一秒,她竟然還有餘力思考得跟禰禰切丸說穿著衣服不能泡溫泉之類的--眼角餘光瞄到原本逃開的大家面露驚恐地往回跑,手努力朝她伸來。

  嘩啦一聲,審神者掉進水裡,一時水花四濺,她還沒弄清東西南北,下一秒就猛地被拉離水面。

  「接到了!」

  和泉守的聲音,有人扶著她,她又嗆咳幾聲。

  「主上,沒事吧?」

  這聲音是堀川,她抹去滿臉水,道:「眼鏡……

  沒了眼鏡,她什麼都看不見。

  「找到了!主人的眼鏡在這裡!」

  這是亂,然後稍遠處還有鯰尾告誡新人的聲音說溫泉不能跳水因為水深不夠又有石頭他自己就被罵過很多次了云云;旁邊有誰遞來眼鏡,於是她戴上,並在重見天日的那瞬間迅速取下。

  她沒看見鯰尾的屁股、也沒看見靜形以及被被的胸肌、更沒看見堀川關心神情底下的鎖骨,至於抱著自己的和泉守可能是裸著的狀態,她決定什麼也別去想。

  「謝謝、謝謝大家幫忙,我想我應該先走一步--」

  她帶著滿身水濕淋淋地爬出池子,同時聽到後方一群人輕輕抽了口氣的聲音。

  突然一條小毛巾蓋住她的肩,接著自家初始刀的聲音響起。

  「……別回頭,就這樣走出去。」

  地上的倒影中,她清楚看見山姥切國廣的身體線條,腰間,沒有毛巾。


  她絕不回頭!
 

 

 

 

2018123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