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問,為什麼您會在這裡。」

  腦中一片空白導致一出口就是敬語,我只想把時間倒回五秒前順便咬掉自己的舌頭。

  「原來妳被嚇到也會有這種反應啊?」

  彷彿被我逗樂,鶴丸興致勃勃地湊過來,我只差沒大叫了。

  「不不不、等等,你停在那邊就好,別過來……對,停在那邊就好。」

  他倒真的留在原地了,幸虧這池子的水白到什麼都看不見--不對,難怪鶴丸躲在水底下我看不到!

  「你什麼時候要走?」我想離開了。

  「真是嚇到我了,主上這麼快就要趕我走?我可是剛剛才泡進熱水中喔。」

  「剛才你究竟是躲在哪裡……」我突然想起一件很糟糕的事,「你之前說的好戲該不會是指這個吧?」

  自己,剛才還在浴池外沖洗身體。

  我掄起擱在旁邊的木盆,對著那顆刺眼的白色腦袋比劃……不知道從哪個角度打下去才能夠喪失記憶。

  「啊啦,這股氣勢真是驚人。」鶴丸依然笑得很沒良心,直到幾秒後發覺我完全沒在跟他開玩笑,連忙舉起雙手,「我什麼都沒看到!」

  抓緊木盆,我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我原本打算埋伏和泉守他們,結果進來的人竟然是妳--我真的嚇到了,立刻就背過身沒看。」

  他的表情很認真,看起來不像是糊弄我,但我還是謹慎地後退一步。

  「這麼不相信我?真是太令人難過了,以前妳在那一端換衣服,我跟三日月他們都有好好地摀著短刀們的眼睛喔。」

  那你們的眼睛呢!

  ……不、算了,就像人性無法測試,有些問題也是絕對不能問出口的。

  「妳不信的話可以找短刀來作證!」

  短刀的眼睛都被你們摀住了作證個屁。

  看來他沒一時半刻不會出去,我忍不住挪遠了點,懷念起過去只有我一人的小浴缸。

  思索了下,以前僅是隔著螢幕,真要長久住在這裡,還得處理一大堆的現實問題;那麼,回去嗎?三日月是怎麼說的?『回去的條件』。

  「妳在想什麼?」

  鶴丸彷彿不甘寂寞,見他一副想湊過來又努力按耐自己待在原地的模樣,我下意識脫了口:「我在想三日月的話。」

  「什麼話?『要回去的話,就去找他。』?」

  我愕然,見我反應他反而蹙起眉,低聲咕噥了幾句,我只辨認得出來『那老頭』之類的抱怨,他緊緊閉著嘴,過了幾秒才開口:「我也知道,『回去的方法』。」

  ……我就想問本丸裡究竟有誰不知道。

  「怎麼?只有那老頭知道我就不能知道?」

  他哼哼兩聲,往我這邊挪了一步。

  「別動。」

  他出聲制止我的後退,不屬於人類的金色雙眼彷彿為了確認什麼似地望了過來。

  「妳,那麼想回去?」

  那目光沉沉的,憶起方才的想法,我有些不敢看他,乾笑:「呃、也不是,至少先知道方法,留個選擇……餘地?」

  他不吭聲了,就那麼盯著我看。

  「……真好啊,人類的餘裕。」

  鶴丸似笑非笑,一字一句放得極慢。

  「我可是打從睜開眼起就是妳的刀了。」

  這話噎得我一僵,半刻開不了口,最後才小小聲地喊他,「鶴丸。」

  「哼。」

  不是嗯,是哼。我被他哼得一抖,「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想有其他選擇……你想跳槽去其他本丸嗎?還是去旅行?」

  那表情立刻變得極為古怪,「哈?」

  「因為,我以前沒什麼資源時讓你們中傷繼續出陣、刀裝噴掉也繼續前進。」好像還有邊出陣邊打瞌睡、同時做其他事……想起這些,我簡直想把臉埋進水裡再也不見他們,「碰到這些事情,如果你想跳槽也是理所當然--」

  古怪表情直接升級成鶴丸‧凶神惡煞版本,他手一揚,直接潑我一臉水,笨蛋兩字跟著甩過來。

  「笨啊妳!」

  慌忙抹去臉上水珠,卻聽得破水而出的聲音,只見那結實的背部肌肉線條往下延伸,還有精瘦的……我猛地摀住眼睛,「你起來前好歹先提醒一下!」

  「我忘了。」

  他往外走沒幾步,「對了,我忘記妳回去的方法了。」忽又笑道:「三日月大概也忘了,他一個老頭子,總是忘得很快。」

 

 

 

 

 

 

20181028

  其實這只有09的1/2,未完。

  之後大概要修一修了

  恭喜鶴丸即將離開澡堂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