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安,越、越越……越越越越越………………嗯,老師您早。」一秒內拍臉整理心情,她微笑道早。

  「早安,同學妳今天也是一早就來打掃呢,真是勤快啊。」



                     告白練習



  「……今天也是失敗。」

  明明現在不是個能在冷颼颼的校園內午餐的季節,女孩還是將好友拉到位於校內偏僻角落的老地方,垂頭喪氣地與對方傾訴第六十一次的失敗。她咬下一口三明治,一邊拿著隨地撿來的枯枝在地上戳啊戳的,最後在地上豎著的一堆樹枝中、第六排第一根的位置插了下去。

  「我還是沒有成功。」垂頭。

  「唔。」

  「連開口都在結巴。」喪氣。

  「嗯嗯。」

  「……啊,也許我直接去面對本人能夠臨時激發出宛如壯士斷腕或從高崖躍下般的順利感?」

  頓時雙眼發光充滿希望世界開滿小花,心情轉換只在那一瞬間。

  「只不過是一扇能見度大概只有百分之六十的窗戶──頂多就是剛好面向網球場罷了,隔著窗戶練習還會結巴,妳覺得碰上本人會成功嗎。」

  友人啃著飯糰,對於她說開花就開花的性格適時地澆了點冷水。

  花朵再度垂下。

  「哪,我有時會這麼想噢……」

  「嗯。」

  「男生不是都喜歡年輕幼齒的小妹妹嗎?說不定隔壁小學的校花就是他的意中人──」

  「咳、呃咳咳咳咳咳────這位小姐妳想太多了吧!」

  經過一陣驚天動地的嗆咳,抹去臉上飯粒的友人忍不住道。

  「可是我一想到自己比他大兩歲就像是老牛跟嫩草啊──」

  隱忍的輕微嗆咳聲再度響起,她只好拍了拍友人的背,「慢慢吃,午休還有時間。」

  「妳以為是誰害的?」對方微微瞪她一眼,「而且剛才咳嗽的不是我。」

  「那是誰?」

  「午休時間想找地方睡覺的同學吧,妳要不要以後換個比較安全一點的地方?」眼看午休時間也差不多了,友人站起身,拍落身上灰塵後拖著她一起回教室。

  「可是我找遍全校就這裡的樹最矮!」

  「這句話要是讓對方聽到妳就完蛋了,直接出局。」

  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只有方才的樹叢嘁嘁窣窣地,跑出來一隻喜馬拉雅貓,圓圓大眼好奇地看著她倆離開的方向。




  結果那天之後,她沒再去熟悉的角落吃午飯。

  「連那裡都不能去了啊……」

  她嘆口氣,全校最接近死角沒人去的地方還有哪呢?邊向認識的人打招呼,她邊在腦內開啟校內地圖記憶模式搜尋。

  只是看到對面走過來的學生,她一愕,差點沒形象地躲到旁邊的教室。

  她還沒有心理準備面對自己天天看照片供奉的對象啊!

  好在她立即鎮定下來,即使內心宛若歡喜版的孟克吶喊,也能夠端整著臉,暗自鼓起最大的勇氣開口。

  「越、」

  「學姊早。」

  「…………………………早、早安?」

  一秒破功。

  男孩的臉在帽簷下不甚清楚,只覺他似乎是笑著的,僅在經過她身旁時略頓了一下,步伐沒停地走向操場。

  她待在原地傻了一會兒,幸好此時沒其他人看見,否則這一點也不沉穩的呆愣模樣保證引來同班同學的側目。

  「啊、早安……話說妳站在這邊做什麼?」

  友人才從後方探出頭,就被她一把揪住拖到角落暗處。

  「越前、他跟我打招呼了!而且在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笑得有些詭異……」她激動地報備最新情況。

  「詭異?」對方有些不解,「會不會是妳看錯?」

  「……看錯……說得也是,他怎麼會對我笑……有可能是看錯……我看錯…………」

  前一秒的激動立刻化為隨風散去的灰燼。

  「好啦,總還有機會的。」被友人安慰性地摸了頭,她振作起來,繼續之前腦內的搜尋計畫。




  中午友人難得沒翹學生會的會議,認認真真地去報到開會。她正好趁這時回老地方晃晃,那些插在地上的枯枝總要整理,不然被人誤為詛咒用品、將它當作學校怪談而傳開的話,這罪過可大了。  

  只是到那裡一瞧,枯枝早已被拔起,整整齊齊的擺成一堆,還有隻不似野貓的小貓咪撥弄著幾根零散的樹枝。

  「……該不會是你拔的吧?」

  瞇眼注視著貓咪,她靠近牠蹲下身,牠也不逃,只歪了歪那小腦袋。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有貓在這裡……啊、乾脆找你練習好了?反正她也去開會了。」

  自言自語地疑惑著,又立刻為了想到好辦法而開心起來。貓咪似乎也在同時失去了對樹枝的興趣,蹲坐在她面前,一晃一晃搖著那瓶刷似地尾巴。

  「越、越越、越前,我……」

  「喵~」

  「越、越前……」

  「喵嗚~」

  「越……」

  「咪──」

  「為什麼你總是剛好幫我斷了話呢?」

  不甘心地抓起貓咪輕輕搖晃,貓咪只是無辜地叫了一聲。

  「越、」

  「喵。」

  「越前、我……」

  「喵~」歡樂撲蝴蝶中。

  ──她跟這隻貓咪槓上了!

  「越前請跟我交往然後我請你喝芬達!」

  一口氣唸完,得意洋洋地看著來不及出聲打斷她的貓咪。

  「啊哈我贏了!」


  「好。」



  ……………………呃?



  樹叢後一個人影慢吞吞地走出來,她微微瞠大眸,眼底映入那幾乎已成為青學招牌的藍白相間外套,貓兒似墨綠色澤的眼在帽下盯住她因方才小小的勝利而握緊的雙拳,似乎覺得很有趣而嘴角上揚。

  不小心直視那笑的她立刻低下頭──明明對方就某種意義而言才從小學畢業,為什麼露出的笑會這麼讓自己心動啊?笨蛋笨蛋笨蛋!

  捂著在冷風中幾乎熱燙得會冒煙的臉孔,她花了點時間將心中跳躍得很快樂的小鹿用力綑起來踹到一旁去。

  「……咳、這位學弟你有事嗎?」

  拍拍雙頰,再度抬頭時臉上早已一如往常。只是越前神情微妙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剛才她脫口而出的、應該對眼前男孩馬賽克掉的句子在腦海裡猛然一湧而上。

  「──學姐,我叫什麼名字?」

  「越越越、越前龍馬……」

  打擊過大,腦袋需要一點時間重新啟動的她機械性回答。

  「別忘記,妳還欠我六十遍。」

  越前尚覺滿意地點頭,彎身抱起自家老愛亂跑的貓咪──但最初若非為了找牠,也不會在校園角落遇見這位學姊了吧。

  「哪、妳不是要請我喝芬達?走了。還有,即使妳六十遍都滿了也只是重新歸於零----」

  抓住喪失思考機能呆愣中的學姊手腕,他拖著她往球場上走去。

 

 

 

 


  【完】

 

  初稿:100407


 
  後記:

  其實這篇的構想,在好幾個月前就有了大概,只是卡、住、了(遠
  
  今天趁著不能上MSN哈拉的時間把它補完。

  然後越前那句重新歸於零,是指那六十遍是負的,往後還有很多時間喚他名字的意思。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