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吐了。

  最近報告一波接著一波,真真是『垂死病中驚坐起,今天還要寫報告』。

  好不容易把幾十篇文獻看完,接著解決掉一份報告,翻了行事曆後才驚覺另一份報告迫在眉睫,然後又得決定期末報告主題,再想到期末時要繳的兩門報告--精美的七八千字要求,我頓時覺得還是讓我穿了吧(淦

  (趕報告時逃避現實的心理是必須的


  昨天作了個史蒂芬金式的惡夢。

  夢中的我是個小男孩,看到整屋子(其實雖說是屋子,卻覺得有無法出去的限制,或許是車廂)的人自相殘殺,暗紅的血液沉沉的噴得到處都是。仰天躺在沙發上的女人渾身浸滿自己的鮮血,嘴巴直張著露出潔白的鮮紅的像是猛獸般的銳利牙齒,看進去像是深沉而窄小的暗紅黑洞。『我』拉著母親逃走,逃到外面時發現父親沒有跟上。啊、這一次爸爸沒有跟上,仍然死在那裏了--『我』這麼想著,像是這種情況已經重複了好幾次,有著既視感。也許是在『我』的夢中?聽到救護車喔咿喔咿的聲音,死了一堆人的屋子外面地板上逐漸滲出血液,救護車來得太晚了,沒救了。母親想再度踏入那個地方,『我』只好給了她一記手刀,但明明沒有砍在正確的位置上,母親的頭顱還是軟軟的垂了下來,像是誰設計好的。是夢嗎?還是演戲?或者母親本身就是黑暗所假扮的?每一陣吹過的風都是那些因殺戮而死去的亡靈發出的尖利笑聲--你也加入我們吧!加入我們加入我們加入我們加入我們加入我們加入我們!

  但這一次的重複卻出現了意外--分歧點,一位年輕警察對『我』說:「我陪你一起回去面對那塊黑暗。」



  夢作到這裡為止。

  這個夢對我來說有點可怕,但碰到這種有劇情的夢境會很想把它記下來,就這麼重新睡去忘記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結果凌晨時分,我在不想太過陷入那種恐懼的情況下一邊回想夢境細節(其實那瞬間有股爬起來開word的衝動),最後還是不敵睡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