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業火山脈。


  炎熱的火山地形讓這裡長不出什麼高大的樹木,自然也無法形成森林,只有藥草植物活躍地生長著。


  我受團裡藥劑師所託,來業火山脈勘察有無可用的藥草,在一旁灌著辣椒醬補充辣度的肯恩,則是來尋找據說位於火山口附近的寶藏。


  只是一路上的溫度讓我倆都有點吃不消,連穿著一身盔甲的肯恩都有點受不了,半途就找了個勉強可以庇蔭的山洞稍作休息。我在洞口外遠眺宛若火烤的景色,接著向肯恩道:「在這種高溫的環境下趕路果然還是有點……唔哇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才轉個身你就把衣服脫掉了!」


  不過幾秒間的功夫,肯恩就脫得只剩下半身衣物,盔甲啊還是外袍什麼的全都脫光光,帶著龍鱗的身體直接展露在我眼前。


  「跟妳說過我很怕熱的。小東西,嚇到妳了嗎?」


  「不,與其說是嚇到……為什麼你衣服可以脫得那麼快?那麼厚重層層疊疊的衣服應該很難脫啊!」


  「很難脫?不會啊~」


  肯恩看了看手上的盔甲與脫下的衣物,然後刷刷刷幾聲,等我眨過眼後他已經將衣服穿得妥妥的,連每一條帶子都繫得整整齊齊完全沒亂掉。


  怎麼可能!


  我揉揉眼睛,還以為是被熱氣蒸得頭暈眼花產生的錯覺,但是沒有!我還摸了摸肯恩的盔甲,完完全全是真的,不是什麼海市蜃樓!


  像是覺得我瞪大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很有趣似地,肯恩笑嘻嘻地對我招手,「來來來、小東西,過來。」說著,他抓住我的手平貼在胸前的盔甲上。


  「看好囉~


  「咦?」


  這次我甚至還沒眨眼,只覺盔甲像是被直接抽掉似地,手下一空就直接貼上肯恩未著寸縷的胸膛。


  這什麼瞬間脫衣的技能!我的手甚至沒離開過!


  「好了,別再叫我穿上去囉。要穿這麼厚重又繁複的裝扮也是很麻煩的~」


  「哪裡麻煩了,有這種可以瞬間穿脫盔甲的技能超方便啊!」


  見他嫌棄地看著那身衣服,我只想扯著他的領子猛搖--不對,他目前的狀態哪來領子讓我扯。


  「肯恩你看,在戰場上備戰時若能瞬間換上盔甲,集結兵力的速度肯定會變快許多,這也代表我們在某種程度上能夠搶得先機--對了,你教我吧!」


  「教……妳?」


  肯恩的表情有些驚愕,這真難得,很少看到他露出碰到稀奇古怪事物的驚訝神情。


  「對,教我--啊、還是說這是妖王軍秘傳的方法之類的?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


  畢竟肯恩目前只算是在團裡作客,他仍然是妖王的隨身侍衛,想到這裡,我有些喪氣地垂下肩。原本還想,若我能學到這一招再教給其他人,藉此增進團裡
兵力的集合速度,傑洛德肯定會很高興吧!


  「不,這倒不是。」


  肯恩思考了一下,突然揚起嘴角露出微笑,「嗯、反正終究要訂下約定,教妳也沒關係。」


  「就說沒有要訂了……」


  我咕噥了一句,但既然肯恩願意教我這個方法,我的語氣也沒有很認真地拒絕他,只見肯恩突然將雙手放到我衣領上,笑容也變得格外燦爛。


  「看好囉~」


  「--等等。」


  我連忙架住他雙手,鎖住他下一步可能有的任何動作


  「……肯恩?」


  視線順著他的手一路上去,我很緩慢很緩慢地抬頭看他。


  「怎麼了?我正要示範呢。」


  肯恩一臉無辜地回望,雙手還放在我的衣領上。


  「那你的手是在?」


  「讓妳親身體驗比較快呀,小東西~


  肯恩再度展現一秒穿盔甲的技能,「不然,妳這樣光看學得會嗎?」


  ……是不會。


  「嗯、肯恩,來打個商量好了。」


  我終於發現剛才肯恩的表情為什麼會那麼奇怪了。


  「我回去後找幾個人跟你學怎麼樣?像是傑洛德或捷克豪紳?雷凱爾?」幾個人名脫口而出,然後腦袋裡瞬間假設起傑洛德聽到後滿面燦笑的模樣,「不不不、還是找常穿盔甲的……啊、迪里亞斯或格西尼瓦呢?」


  「我為什麼要找他們?我想訂下契約的人明明是妳。」


  「呃,這個、那個--」


  「先說,除了妳以外的人我都拒絕~」


  我抱頭苦思很努力地想找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結果肯恩還一臉被愉悅得很開心似地看著我……我猛然察覺到重點。


  「訂契約跟學這個沒有關係吧!」


  「哎呀、被發現了


  壓根不在意我發現這件事情,肯恩笑嘻嘻地開口,但那雙盯著我的、屬於龍的朱色倒豎瞳孔卻是亮得有些異常:「小東西,怎麼辦?我不想等了,乾脆直接跟妳訂下強制契約吧~」


  「等等、等一下!就說了這很像強迫推銷啊!」


  因為不知道肯恩所謂的強制契約究竟怎麼訂的,不清楚情況便無法對付,我竟反射性地摀住他雙眼。


  「小東西,這樣也是沒用的~」


  肯恩毫不在乎目前的情況,聲音裡依舊帶著濃濃的笑意。


  「不不、那個那個……肯恩,我記得與你訂下契約的是妖王?」


  「是啊,然後馬上就要再多個妳~」


  「你與妖王是訂強制契約嗎?」


  「當然不是,吾王非常爽快呢!」


  「
呃我想也是,總之、你不覺得該讓我考慮一下嗎?關於那個咒的約定,是非常重要的吧?」


  我抱著些微的希望詢問,這回肯恩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好吧
,不過要是小東西妳想得太久,我就乾淨俐落地強制執行囉!」


  到底是怎麼個乾淨俐落法……不不、別想了別想了。


  肯恩拿開我的手,接著雙手跟著伸過來抓著我的臉左看右看,「嗯,既然要跟妳簽下契約,也不能只叫妳小東西了。我記得妳的名字是芙蕾……妮爾?嗯,芙蕾妮爾。」


  原先像是有點陌生地唸著我的名字的肯恩,重複幾遍後也變得熟悉起來。


  「芙蕾妮爾,記得別讓我等太久喔~」

 

 

 

 

 

 
20130712

  在Ask收到的點文,肯恩與芙蕾妮爾的日常,關鍵字是森林、溫馨、辣(至於為什麼沒有溫馨還跑去另一種奇妙的意味這就不要在意了--⊂彡☆))д´)

  肯恩私設有,萬一之後被官方放出的設定打臉就算了(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