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某個明朗的上午。
 

  旅行者牽著摩托車耐心地等著辦理入境手續的官員,其實他們已經等待許久了。
 

  「好久喔──奇諾,該不會我們連午餐都要錯過了吧?」
 

  「應該不會吧……」名為奇諾的旅行者小聲回答著她的夥伴。
 

  這時他們等待的窗口邊傳來腳步聲,繃著臉的官員遞給奇諾入境證明,似乎是聽到他們的對話,官員以平板的聲調解釋:「嚴格篩選旅行者是必須的,萬一讓不好的旅行者進來,我們也會很頭痛。」
 

  「這個國家以前有過不好的旅行者嗎?」
 

  「目前倒還沒有……但那也是我們慎選旅行者的因素,否則會帶來很多麻煩。」
 

  這樣說著的官員,皺著眉讓奇諾他們進入了國內。
 

  

  好不容易進到這個國家,奇諾說:「連說服者都無法攜入,真是個嚴格的國家呢。」
 

  「奇諾妳看,說不定有很多人隔著螢幕看著我們耶。」


  街上,幾乎任何地方都看得到監視器。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國家,擁有鋼筋水泥的高樓,科技也頗有發展,不過人民臉上沒什麼笑意,似乎對什麼都漠不關心,在路上匆匆地走著。


  推著漢密斯,奇諾去補給糧食以及旅行需要的物品。只是才補給完,就看到街邊有個男子表情痛苦地倒在地上,腿部不斷流著血,摩托車倒在一邊,路人沒看到般地依舊走著自己的路。


  「喂,奇諾。這個人該不會只有我們才看得見吧?怎麼大家都沒注意到他?」 


  「我想其他人應該看得見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大動作。」


  奇諾與漢密斯走向那名男子,卻突然被人擋住。


  「不要過去。」


  一名女子小聲地勸告,「你們是旅行者吧,所以不知道這個國家的人民可能做出的事情喔。像那個男的,可能就在裝昏迷,等著妳將他送到醫院後跟你勒索一筆醫藥費。」


  「有沒有傷口醫院應該檢查得出來吧?」漢密斯忍不住問。


  「誰知道,天曉得醫院會不會跟那些人狼狽為奸拆帳呢。」


  女子忿忿不平地道。


  「謝謝,我自己會注意。」


  見奇諾還要過去,女子皺起眉說,「反正我警告過妳了。」然後像是在躲著什麼事情般快速離開。


  奇諾大略檢查了一下對方的傷勢,漢密斯在旁邊問:


  「怎麼樣,奇諾?他真的像那女人說的一樣用裝的嗎?」


  「不,傷口很嚴重,得叫救護車。」


  「已經來了喔。」


  漢密斯語調輕快的回應。


  伴隨著刺耳的聲音響起的,正是醫院來的車子。


 

  「妳是……」


  醫院,一對老夫婦謹慎地看著奇諾。


  「經過的路人。」奇諾回答,接著老夫婦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是妳幫我兒子叫救護車的嗎?真是非常感激妳!」


  「不是我叫的。」


  見老夫婦露出疑惑神色,奇諾說:「也許是其他人。」


  老夫婦雖覺得疑惑,但他們決定不再繼續問這個,老先生首先問:


  「請問妳有沒有看見肇事車輛呢?」


  「沒有,我看到的時候只剩他一個了。」


  「可惡……」老先生低聲罵著,奇諾忍不住問:


  「街上不是有很多監視器嗎?調出來看看就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吧。」


  「那些監視器只是擺好看用的,其實早就壞了喔。每次政府都說要修要修,結果花了一堆人民的錢也沒一次修好過,犯罪率還是一樣居高不下。還有那個啊……」


  結果被老先生老太太拉住抱怨了一堆的奇諾,好一會兒才得以脫身。


 

  「奇諾,情況怎麼樣?」


  看到奇諾走出來,被擋在醫院外面的漢密斯問著。


  坐在花壇旁邊的長椅上,奇諾跟漢密斯解釋了一下狀況,然後慢慢開口:


  「其實那時我有注意到很多人發現這邊的情況,但就是沒有人願意靠過來呢。」


  「大概是他們無法承受信任可能帶來的代價吧。」


  「……信任帶來的代價?」


  「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受傷,說不定這個人醒來之後會告訴警察是奇諾撞傷他的喲!」


  「那種出血的傷勢,放他倒在那邊應該沒多久就會死了吧。他的家人也向我們表達出感謝之意了。」


  「奇諾對於這種比較了解,但其他人無法判斷傷勢,也不清楚他們是怎樣的人呀!不知道可以相信什麼的話,那就只好什麼都不信了。」


  是嗎……這樣說著的奇諾,站了起來。


  「我們也該走了。」






2012/03/14
他們依靠法律,卻不相信法庭,他們依靠國家,卻不相信政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