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只想著什麼時候會出新刀,當數據化為實體,我突然驚覺六十二是多麼大的數字。

  這不都兩個班級的規模了嗎!

  被被幫我拉開門後就先行回座,我掃過室內,前方最中間的位置大概是留給我的,左右兩邊正座的男人是……一期一振跟長谷部。坐在底下的刀劍男士大概是按照刀派分的?原本還端坐在位置上,一見我進門,頓時起了騷動。

  長谷部用力咳了一聲,混亂稍歇,取而代之的是一雙雙眼睛興奮地瞄過來--對不起雖然你們用這麼熱切的眼神看著我,阿魯幾卻只想到以前常常讓你們中傷繼續出陣。

  室內沒人吭聲後,那秩序與肅穆的感覺就出來了,我突然想起他們的確是戰士沒錯。不過頂著六十二位刀劍男士的目光,這壓力有點大。

  腦中一片空白,我尷尬地抬起手揮揮,「呃、哈囉?」

  事實上這真是個錯誤的決定,水入油鍋、動物園的企鵝朝小朋友們揮揮手,底下立刻翻了,長谷部的努力瞬間放水流。

  「主上在看我!安定快看看我的髮帶有沒有歪--可惡,早知道就弄得更可愛些!」

  「你想多了,主人看的是我喔。」

  「等等,現、現在還不能過去……主人沒有叫我們過去!」

  「厚,來幫忙攔住退的老虎!」

  「收到!」

  「這裡、主上快看這裡!粟田口的鯰尾藤四郎參上!」

  「兄弟,看過來的是一期哥。」

  長谷部摀住額頭,看起來一臉要炸不炸的;一期一振的笑容依然溫和,但他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從人群中站起來大力揮手的鯰尾身上。

  雖然對不起試圖控制秩序的這兩位,但我還是很沒良心的笑了。

  「……失禮了,讓主殿看到這種場面。」

  「不要緊,這樣子我也輕鬆不少。」

  一期一振請我上座,我學著印象中的姿勢有些彆扭地坐下。看著底下的刀劍男士,我直接了當地開口。

  「老實說,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幾名短刀很小聲地笑了,察覺我的視線,五虎退害羞地朝我揮揮手。

  「以前曾經想過,若有機會跟你們面對面究竟該說什麼。」
 
  一年,甚至是兩年。

  曾笑過那個死神小學生都連載二十幾年了,故事裡還沒過完一年。但刀劍男士--用我的日子與他們的日子,一天天算、一步步走到現在,每一天都是紮紮實實的陪伴。

  「果然還是這句話……謝謝你們願意成為我的刀。」

  我深深地低下頭。

  「這些日子以來,辛苦大家了。」


  簡單講完幾句話,接著眾人回禮,我鬆口氣,這樣應該就結束了吧?一旁的長谷部湊近,低聲道:「主,之後大家希望能按照順序一一謁見,不知您的意願……」

  『謁見』?總之就是一對一聊聊天吧?先不提這個害我差點沒回過神的詞,雖然長谷部詢問的語氣有點遲疑,但我沒錯過他超級熱切的目光,連一期一振都拿著本顯然是早已準備好的小冊子。

  「我都可以,隨你們安排吧。」

  彷彿就等著這句話,一期一振稍微做個開場白後立即報出了第一個名字。

  「山姥切國廣。」

  我家初始刀從人群中走出,帶著剛才那身櫻花在前方坐下,察覺我的意圖後非常努力地用眼神阻止我當著大家的面喊出任何關於被被美如畫的句子。

  全場靜寂,他沉默半晌,道:「妳也就任一年多了。」

  「是?」

  他又拉了拉白布,視線轉向旁邊。

  「……這不是挺努力的嗎,妳。」

  被自家初始刀稱讚了啊!我眼睛一亮,「被被--」

  結果他猛地站起,抓著白布像威嚇熊那樣威嚇我地倒退回人群中了。被被我不懂你。

 

 

 

 

20170327

  我發現噗浪河道的感冒噗是會傳染的(嚴肅

  (吃藥進入第三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