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告
BG、夢小說主役。

※部分直接使用日文漢字。刀女審,不同系列不同本丸。
※OOC或許



  成為審神者的第N天,我碰到一點小小麻煩。

  那隻清光用油豆腐便當從墨俁拐回來的太刀──對、就是那隻稀有度堪稱六花但智商顯然沒有六花的太刀小狐丸,目前整個人面色潮紅額有薄汗,袒露大半胸膛很難受地躺在榻榻米上喘。據一同出陣的鶴丸說那時練度九十九的小狐丸發現油豆腐的氣息而非敵人氣息,等他們發現時人已經倒在樹叢間了。

  ……或許我能寫一本教戰手冊提醒他們不要亂吃東西,但刀劍男士應該會群起抗議我低估他們的智商。

  「話說三日月,你在手入室做什麼?」我瞄了眼坐在旁邊的三日月爺爺,他剛從比叡山遠征回來,應該沒受傷才對。

  「保護主上。」

  讓他進來的藥研也這麼說──雖然藥研躊躇許久才讓三日月進來,又抓我過去咬耳朵說要是三日月無法保護我的話他們人都在外面候著喊一聲就能聽見,但我看不出來這裡有什麼危險性。而且他大概是閒著無聊,興致勃勃地觀察起自家同僚。

  「您覺得小狐丸是怎麼了呢?」

  「……感冒吧,或是吃壞肚子之類的。」

  我望天望地就是不對上三日月的眼。

  「主上,別說您沒看到那個。」

  他的視線落在小狐丸胯間被高高撐起的布料──我撫額,老天為何如此待我!身為連男朋友都還沒交過的未婚女性怎麼可能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哈哈哈,您真愛說笑,坦率說出自己看過色情書刊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三日月爺爺的目光很溫暖,但我只想伸出兩指戳爆那雙新月。

  「就算您視而不見它也依然存在著喔?」

  「別說!我把它壓下去總可以吧!」

  猛地站起,四處打量有什麼東西可以將那根想出鞘的小太刀壓回去,最好壓到再起不能從此沒煩惱。唔,隔著坐墊應該可行?隨手抓過坐墊掂了掂,厚度還夠。

  「請不要這麼做,那對擁有實體的我們來說已經算是另一種意義的刀解了。」

  立刻被阻止了,看來三日月爺爺也很懂。

  瞪著小狐丸身上過於突兀的一處──並沒有因此而消失,簡直像是在對我宣告它的存在感。

  「三日月,你們會不會覺得擁有身體很麻煩?」

  我自己都覺得麻煩了,作為女性,每個月特定的日子裡又更加麻煩。

  「一開始都會不習慣的,以前只需要作為刀劍替主人揮舞,現在……需要考慮的事情可多了。」

  捻起掉進來的櫻色花瓣,三日月靜靜地微笑著,「不過多虧如此,我們才能體會到這麼多的事情。」

  那是一個很美的微笑。

  穿著深藍狩衣的美人襯著窗外飛舞的粉色櫻花,實在是……

  「三日月,我衝出去大喊『我家爺爺美如畫』,你覺得如何?」我很認真,但他顯然不怎麼領情。

  「雖然大前天才聽見您在庭園裡吶喊『我家切國美如畫』、前天衝出房間後大喊『我家鶴丸美如畫』、昨天也……嘛、您今天要這樣喊我也是不反對的。」

  眉眼彎彎,深藍眼底襯著燦金的三日月簡直勾人心魄。

  「爺爺你記得真仔細……」

  有些汗顏,聽起來我差不多把整個本丸的刀劍男士都說了個遍。

  「是啊,為什麼呢?」三日月偏頭,又笑了,「不過您每次都是真心誠意地說的,所以沒關係。」

  「三日月很注重這點呢。」

  「如同我最初所說的……」

  他湊近,皮質手套包覆的指尖輕觸我的心口。

「『不要對神明說謊』、『不要向神明輕許諾言』,只要做到這幾點,我們便能為您所用。」

  ……神明。

  亦是刀劍的物靈,即為付喪神。

  經由審神者喚醒、給與獨自作戰的能力後成為刀劍男士的他們,在審神者的領導下與時間溯行軍交戰。

  為什麼他們(刀劍男士)願意在我(審神者)底下毫無保留地工作,這是我還無法理解的一點。除了這幾個條件,是否還有其他的『什麼』──

  「對了,主上您打算替小狐丸手淫嗎?」

  ──爺爺我跟不上你跳痛的速度!

  想起三日月也算是相當My pace的人,但面對那張臉我實在說不出任何相關詞彙。

  「啊、主上是現世的人吧?套句現世的話該怎麼說……主上替他撸一發?」

  三日月揚起過份美麗的笑容,向我示範什麼叫做表裡不一的老流氓……不愧是天下五劍之一,我幾乎要忽略他同時做出的下流手勢。

  「三日月,氣質。」沒被那句驚天之語嚇到,我冷眼看著三日月宗近,提醒。

  「啊呀、抱歉抱歉,太過期待主上的反應了,忍不住就……」藍色袖口輕掩住唇,他瞇眼笑成彎月,「那麼,主上打算怎麼辦?」

  「──我他媽的怎麼會知道!」

 

  罵歸罵、崩潰歸崩潰,自家刀劍好歹也是捧在掌心上疼的,看到三日月笑得開心我反而冷靜下來。摸摸小狐丸額頭,熱燙燙的,才想著該怎麼行動,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指塞進嘴裡舔,發出模糊不清的咕噥。

  「主子、涼涼的……好香……油豆腐……」

  誰跟你油豆腐!等一下我就去洗他個三遍!

  食指被小狐丸啃來啃去,我打了個顫,立刻抽回滿是口水的手。太糟糕了,刀劍男士應該沒有口腔期不滿足的問題吧。

  「主上?」

  「沒事,等小狐丸恢復後記得提醒我拿塊油豆腐給他咬。」

  「啊哈哈哈,主上還頗孩子氣呢。」

  三日月又笑了,從剛才進來到現在他還沒消停過。

  「還要……」

  昏迷中的小狐丸皺起眉頭,似乎有些不滿。剎那間我眼前一花,視覺僅捕抓到黃影帶著風壓迎面撲來,隨即藍色狩衣的寬大衣袖掠過身前。

  「剛才、是──」

  幾乎連眼睛都來不及眨,夾在兩人交鋒間的我僵硬轉頭,三日月還維持著半跪起身的姿勢,右手虛握刀柄,看來是一柄把小狐丸敲了回去。察覺我的視線,墨藍眸中的銳利鋒芒盡數散去,轉而朝我眨眨眼。

  「爺爺我留在這裡很有用,對吧?」

 

  跟三日月合力將小狐丸放上專給傷患手入的檯子,沒反應,結合高科技與靈力的機器螢幕依然維持著00:00,看來不能用時空政府給的器材了。

  「幫我抓住他。」

  確保小狐丸不再亂動,額頭貼上他的額頭,我退而求其次用了另一種方法。閉起眼睛專心控制靈力流動,將他體內不對勁之處、錯誤之處慢慢地抽離出來過到我體內。『那個東西』大概是針對刀劍男士的,我猜,畢竟除了我以外也有其他審神者的存在。

  沒多久小狐丸的氣息就平穩下來,看起來不再那麼難受,他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因為有問題的會是我。

  ……真是失策。

  原以為對做為人類的審神者影響不大,看情況還是睡一會兒好了。

  「您把造成小狐丸『那種情況』的原因替換到自己體內啊……」三日月略略一思索,迅速瞭解了我行動的意義,只是他隨即朝我張開雙臂,道:「那麼,要來skin ship試試嗎?」

  ……非常吸引人的提議。

  尤其提出來的那位藍色美人露出鼓勵的笑容,一臉來吧來吧就等妳上了,但我還是搖搖頭。

  「不要?如果您也被影響,現在應該……」

  三日月的視線從我臉上往下溜,小腹隱隱約約傳來騷動,我撇開頭,都能忍著牙痛吃燭台切做的點心了,還有什麼不能忍的?睡他個一兩天難道還過不了?

  「沒事,我好得很,一點事情也沒有──」

  「噓。」

  三日月食指點在我唇上,我立刻閉了嘴。他的身體遮去了後方的光源,大片黑影佔據視野,我只看得清他眼底的妖冶新月,隱隱約約發著光。

  「說過吧?不要對神明說謊。」

  「……知道了。」

  舉高雙手作投降狀,琢磨著該怎麼開口,面對美人講這種話真需要一定的恥力,「事實上我現在很想跟誰來個擁抱,舔一舔啦、摸摸咬咬之類的,總之就是痛痛快快來個skin ship。」

  我木著一張臉坦白,總覺得熱度已經從體內燒到臉上去了,腦袋有點昏昏沉沉。三日月顯然很滿意我的答案,二話不說開始脫──慢著、小狐丸不都還躺在旁邊嗎!還是說他們不在意這種事?

  三日月沒聽見我內心的吶喊,他開始除去身上防具護甲,隨著金屬鏘鋃落地,近乎墨藍的髮絲垂在赤裸鎖骨上方,視線順著髮尾弧度溜下直到胸口,有力的肌肉線條展現在我眼前。

  「三日月宗近。」再看下去理智都要消失了,我真擔心自己變成野獸撲倒人。抓住最後一絲清明,腦袋大概只剩下十分之一在努力運作,「我想神明是不說謊的吧,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也不會違背自己的想法行事。上次我帶清光去買東西,他討厭某個店員討厭到不希望我再去那家店。我記得他是這麼說的--『我討厭他看主上的眼神,也討厭他跟主上接觸。』然後直接把我拉走,這還是當著對方的面喔?」

  一口氣說完長長的話,三日月顯得有些困惑,大概不懂我都已經這樣了卻還岔開話題。他向我伸出手,褪下手套的微涼指尖碰著熱燙的頰,我忍不住靠向那涼意。

  「但是,三日月……」

  「嗯?」

  嗓音低啞魅惑,精緻的絕美臉龐靠得極近。

   「人類呢,總有不得不違背自己心意的時刻。」

  原本輕撫臉頰的掌頓時僵住。

  沒有給對方開口的機會,我將他跟小狐丸扔出門外,看著那張錯愕的臉,這回總算輪到我笑給他看。

  「──這就是了。」

 

 

 

 

 

20160202

因為某天晚上的夢片段引出的一篇文(倒地

 原本兩位的戲份挺平均的,但不知怎地三日月爺爺很搶戲……而且他超愛笑的( ´_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啊啊……我是入坑沒多久的審神~你的同人文好好看喔,我很喜歡~~~~~
  • 謝謝!XDDDD

    山遁 於 2018/01/22 22:1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