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神者站在書店門口,臉色灰敗、如喪考妣,連近侍都忘在腦後。

  「怎麼了?」

  追出來的山姥切國廣將人往旁一帶,向其他顧客點點頭,又關心道:「妳剛才不是高高興興地進去--」

  「我的精神糧食!她封筆了!」

  抓緊近侍衣袖,從老闆那裏得知消息的審神者差點沒嚎啕大哭,接下來的半小時山姥切國廣耐心地聽她講了個據說是那位作者的系列大作內容以及人家寫的糧食有多好吃多帶感、但作者從此不寫書這樣她該吃什麼糧過活等等諸如此類。

  身為刀劍男士,山姥切國廣不太能夠理解。

  但他還是想起自家審神者說過他是她的鹽酥雞與珍奶、炒蛤蜊與啤酒、魯肉飯與豬血湯,這樣算算自己應該也是糧;於是山姥切國廣四下望了望,確認路上沒什麼行人注意他倆,低下頭,嘴唇輕輕擦過她臉頰。

  (不知哪家的山姥切長義剛好跟他們打了個照面,這把銀髮藍眼的刀劍男士重重嘖了聲,快步走遠了。)

  山姥切國廣沒空理會對方,低聲問:「這樣算糧吧?」

  審神者望著他呆了,她眨眨眼,過幾秒才反應過來,勃然怒道:「這才不是糧!親吻只有一下子怎麼算是糧?我看她的書可以看很久很久翻來覆去看很多遍還能寫文討論跟人戰CP好嗎!」

  所以是份量的問題。扣除不能理解的部分,山姥切國廣迅速地理解了。

  那位作者能給她糧吃,他身為國廣的第一傑作,當然也能。

 

  牽著她的手帶往旁邊無人小巷,她眉目間仍有著些許惱意,拂開她的髮絲親親她的眉間,最後的吻落到了唇上。

  ……微微的甜味。

  他想起她先前在甜點店吃的檸檬塔與水果茶,有點酸、有點甜,混著她的氣息與嗚咽,成為很誘人的--

  的什麼?糧嗎?

  山姥切國廣不清楚,但他忍不住更加深入,試圖將那些『誘人的什麼』汲取殆盡;她背後抵著牆,舉起的拳頭沒什麼力道地捶了他兩下,最後雙手虛虛地揪著他胸前衣衫,徹底腿軟。

  他及時環住她的腰,雙唇分離,又覆蓋上去細細地吮吻,最後舌尖輕輕觸著她被吻得紅腫的唇,他啞聲詢問。

 

  「現在……我餵飽妳了嗎?」

 

 

 

 

 

2019052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