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睡這裡。」

  指著腳下的木板、河上的高台,襯著夜裡一片盛開的紫藤,審神者發下如此豪語。

  「可是主人,地板會冷哦!」

  「那我把床墊抱過來。」

  「主,夜裡風涼--」

  「我蓋棉被。」

  「主上,河水的聲音很吵--」

  「我睡很沉。」

  這倒是真的。

  眾人沉思一陣,似乎找不到什麼反對的理由,最後將視線投向了本丸的初始刀,希望他能講幾句。

  山姥切國廣果真開口了。

  「我陪妳。」





  審神者快樂地在攤開來的被褥上滾動。

  微風徐徐、聲音潺潺、幾乎看不見盡頭的紫藤在夜色下映入視野。

  「不睡嗎?」

  「我再看一會兒。」

  即使知道這副景象就在身為審神者的自己手裡,她還是忍不住看了又看,直到發現早該躺平的初始刀大人以手為枕,微弱的光線下雙眸透亮,半點沒有闔眼休息的樣子。

  「不睡嗎?」

  「我也看一會兒。」

  他如此回答,審神者沒忍住,笑了,彎身湊近,眼對著眼、鼻尖對著鼻尖,懸在他上方的聲音拉得長長地:

  「晚--安--」

  正欲退開的審神者被一把拉下;許久,才響起沙啞男聲。


  「……晚安。」

 

 

 

 

 

2019042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