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想追問,鶴丸已經喀啦啦推開了澡堂大門,隔著他的肩,我對上長谷部微微瞠大的眼。

  萬 事 休 矣。

  我連解釋的時間都沒有,就見銀光閃落。

  「哈!來得正好!」

  鶴丸短促地笑了聲,拔刀迎面而上,刀與刀相擊、彈開,此時我才聽到長谷部的怒喝,「鶴丸國永,為什麼你會在裡面!」

  「是啊,為什麼?」

  擺明著不想回答,鶴丸下一刀又劈了過去,長谷部微顯困惑,但似乎是打定主意非得將他拿下不可,兩人乒乒乓乓地打起來了;我怔了幾秒才想起該阻止他們倆人,連忙撈起浴池邊偷偷帶進來的浴巾,確認牢牢裹緊後才奔過去。

  「等等、住手,都先別--」

  那個打字還沒出口,我腳下一滑,一陣天旋地轉後四肢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眼角餘光的罪魁禍首在牆邊轉了幾圈後停下,當初和泉守離開時我應該提醒他記得把盥洗用具帶走。

  「主!」「主上!」

  耳邊傳來長谷部與鶴丸的叫喊,但他們終究與我不同,奔過來的同時不會滑倒也沒有肥皂剛好在路中央,疼痛一陣陣地湧上,我慢慢地坐起身試圖恢復平衡,但是接下來的聲音讓我僵在當場。

  「大將?怎麼了?」

  藥研關懷的問話從門外傳來,我瞥見長谷部抬起頭似是正要喚人,也不管臂上還刺痛著,一手一個,我直接摀住長谷部跟鶴丸的嘴。

  「沒、沒事,我只是東西掉了。」

  藥研會相信嗎?屏息等著門外動靜,只聽他沉默一陣,聲音又響:「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一定要告訴我。」

  腳步走遠了。

  暫時鬆了口氣,我回頭準備解決這兩人--是說方才那一陣混亂我竟然還能穩穩地摀住他們的嘴,鶴丸大概把我今天驚嚇的額度用完了。

  「……長谷部。」

  見他倆還在互瞪,我低聲喚了其中一人的名,「鶴丸原本想嚇和泉守他們,他說見我進去就轉過身沒看了,這是剛才發生的情況。」

  長谷部皺起眉,跟我大眼瞪小眼半晌終於將眼神挪開,算是勉強同意。

  「鶴丸,你可以收起刀了。」

  鶴丸沒吭聲,我話語一落,他手中的本體刀就化為光粒消散在空中。

  「這件事情,我希望不要有太多人知道。」就當作是為了阿魯幾薄薄的臉皮,「現在我要放開手了,請不要大叫、也不要引人來,了解的話就點頭。」

  確定他們都了解我的意思後,我慢慢放開手。

  「妳的……」鶴丸膚色本就偏白,此時帶著淡粉,大概是被澡堂熱氣燻紅的,視線轉向旁邊,「那個,拉一下。」

  「哪個?」順著他指的方向,我低頭一看,胸前浴巾要鬆不鬆的顫顫巍巍,好在終究沒有背叛我,「呃,抱歉。」

  連忙將浴巾裹緊,雖然很想害羞一把,但四肢的疼痛奪去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實在沒那閒工夫。

  「您受傷了。」

  長谷部往前一步想看我的傷口,忽又拉開視線,幾秒後彷彿下定決心轉了回來,但視線終究黏在了地上。

  見他掙扎半天,我忍不住開口幫他一把:「我想換衣服,你們可以先離開嗎?」順手撿起剛才因著他們打鬥而落在地上的新衣服,攤開來一瞧。

  ……這根本不能穿了。

  一陣冷風竄過,我忍下一個噴嚏。

  手臂擦傷、膝蓋滲血,頰邊有些疼,瘀青的部分就別提了,濕透的髮在剛才那陣騷動後早已散開,冰冷水珠順著黏在頰邊的髮滑下;雖然不到不能忍受的地步,但種種情況還是讓我想罵髒話。

  「主,這件衣服已經濕了,我立刻去拿另一件給您。」

  「拜託你了,長……哈啾!」

  這回沒能忍住,我結結實實地打了個噴嚏,太陽雖然看著挺溫暖,實際上卻是冷得要命。

  某人嘆口氣,緊接著我視線一暗,輕暖衣物攏上。

  「披著。」

  鶴丸不知從哪翻出他的白色羽織直接罩了下來,我拉了拉衣服,有些尷尬地道謝;他自己三兩下穿上衣物,伸出手,我視線頓時翻轉,一陣失重感後我錯愕地對上鶴丸極近的金眸--他連人帶羽織地把我整個人打橫抱起。

  「……你嚇到我了。」

  「以後還有得妳嚇的。」

  往下望了一眼,很高,我有點心慌,腳踩不到地總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鶴丸,跟你打個商量如何?放我下來。」

  「妳受傷的情況下怎麼可能讓妳自己走,妳的刀劍男士不是只有短刀吧?」鶴丸嗓音嘶啞,「長谷部,她房間整頓好了?」

  他沒理會我的話,我又要開口,他輕輕噓了一聲。

  「修行回來的短刀偵查可是一等一,不想被發現就安靜些。」

  我下意識地摀住嘴,他繃著臉跟長谷部討論哪邊還有不會被人發現的空房,最後選定不會有人的手入室。憑著長谷部的偵查,本丸幾十位刀劍男士竟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偶有幾聲:「主上?」「奇怪了,感覺主上剛剛還在這……」聽得我一陣心驚膽跳。

  除此之外,我正在思索人生中第一個公主抱。

  一開始只有滿滿的尷尬,但後來我想起可以趁機確認另一件事;之前忙著上班沒什麼腦力,就算創作自娛也一堆BUG,重點來了,我原以為被公主抱的那位被抱起時能聽到另一方的心跳。

  聽起來頗浪漫。實證結果,不行。

  那麼視線的高度會在哪呢……尷尬早已被我丟到腦後,我審視著一位被公主抱的人眼前所能見到的一切:還帶著水珠的鎖骨、頸項邊的細碎白髮、形狀好看的下巴,然後是薄薄的唇張合。

  「怎麼了?」

  我慢了拍才發覺鶴丸在問我話,伸手掀開兜帽,只見他挑高眉,顯然是看了好一會兒,剛才那點小動作全部落入他眼底。

  我在測試被公主抱的人高度剛好在另一方的哪--不不,這話不能講;我支吾幾聲,只覺臉頰發燙,腦中一片空白,最後勉強擠出四個字:「……我有點冷。」

  鶴丸一愣,沒再開口,抱著我的臂膀卻在此時收緊了,腳步也明顯加快許多。
 

 

 

 

 

 

2019031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