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巧克力好吃嗎?」

  去現世出任務的山姥切殿帶著滿口袋的情人節巧克力回來了,這消息風一般地傳到大將跟他耳裡……作為近侍,藥研覺得今日可能很漫長。

  「沒有兄弟跟燭台切做的甜點好吃。」

  不愧是山姥切殿,夠坦蕩。只見山姥切殿思索了會兒,又道:「不過,還不錯。」

  一陣死寂。

  他眼觀鼻鼻觀心,山姥切殿巍然不動,剩下的那一位聲音越發輕柔:「所以,你已經吃過了啊。」

  「……妳生氣了。」

  山姥切殿往前踏了一步,仔細端詳著大將的神情,「為什麼?」

  「哈?生氣?」他看到大將真真切切地翻了個白眼,「你全身上下有哪邊的玉鋼看到我在生氣?我們最偉大的初始刀大人得到了情人節巧克力,必須歡呼!必須慶祝!」

  「妳不喜歡我吃巧克力?」

  「我為什麼要不喜歡?」大將顯得有些惱,「你高興吃什麼巧克力就吃啊,不要說得一副我好像在--」

  話語一頓,這就沒聲音了。

  隨之而來的是大將雙頰漸漸湧上暈紅。

  如果這樣也就罷了,偏偏山姥切殿又伸手摸了摸,道:「……妳臉好紅。」

  「……」他依然當自己不存在。

  「……」山姥切殿摸得很專心。

  「……山姥切國廣,你有個二十四小時的遠征。」

 

  「聽起來你們那邊還有得磨。」

  聽完A本丸藥研分享自家狀況,B本丸藥研下了結論,「這樣看來,我這裡似乎比你那邊好點。」

 

  大將喜歡鶴丸老爺。

  鶴丸老爺喜歡大將,也知道大將喜歡他。

  於是這次情人節鶴丸老爺偷偷做了情人節巧克力……嗯對,是鶴丸老爺做的,據他所說是為了給大將一個驚喜,還找龜甲老爺教他把巧克力跟自己綁上漂漂亮亮的緞帶;結果大將不知道從哪邊看到鶴丸老爺手上包裝精美的巧克力,以為是外面的人送的,那時大將連自己包裝到一半的巧克力也不要了,包裝紙扔垃圾桶、巧克力自己吃掉。

  得到消息的鶴丸老爺奔過去,大老遠地喊:「主上口下留情啊--」

  他最後一眼看到的是鶴丸老爺試圖從大將嘴裡撬出剩餘的巧克力,用舌頭。

  作為當日近侍的他搖搖頭,並體貼地替他們關了門。

 

  兩位藥研分享完自己本丸的情人節,將目光投向還沒開口的C本丸藥研;C本丸藥研什麼也沒說,只掏出一袋巧克力,道:「大將給我的巧克力。」


  「本命。」

 


 

201902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