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只有崩掉的冰炎與崩掉的冰炎與崩掉的冰炎。



  「『請妳跟我結婚。』」

  「噗咳咳咳--」

  看到褚一陣猛咳,夏碎表情古怪,冰炎相當不滿地皺起眉。

  「你們這什麼反應。」

  「嗯……冰炎,我以為你是要去告白?」

  見學弟咳得臉紅脖子粗顯然驚嚇過大,夏碎好心接過話。

  「是告白沒錯,怎麼了?」

  冰炎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西裝、玫瑰,準備一切OK。猛虎搏兔也得全力一撲,更何況是他沒什麼把握的事情。本想說向她告白前抓來這兩人先演練演練,竟然得不到預期中的反應。

  嘖、早知道就不該找他們!

  「學長,這樣會不會嚇到對方?」

  褚冥漾艱困舉手,要對盛裝赴約準備告白的學長潑冷水好可怕啊媽媽!

  「冰炎,男女雙方在結婚之前應該還有一道過程。」

  作為別人搭檔,夏碎忍不住開口提醒,畢竟他也希望冰炎能夠成功。

  ……至少能夠避免學校裡某些無辜人士的傷亡。

  「也對。」

  冰炎舒展眉頭,俊美臉孔勾出帥氣微笑。

  「『請妳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

  「--這樣會嚇到女孩子吧!哪有人一開始就說要結婚啊!」

  褚冥漾終於忍不住跳起來,但是學長的表情很可怕,連夏碎學長都暗暗踢了他一腳。

  「……褚。」

  望過去的紅瞳既嚴肅又認真,「難道你跟交往對象只是玩玩而已?」

  『我看錯你了』學長臉上毫不掩飾地透露出這樣的訊息,完完全全就是在鄙視人--不對,為什麼我要被鄙視!如果我有女朋友當然也會好好呵護她,但就是沒有啊--可惜小學弟微弱的抗辯無人聽到,兩位學長自顧自地討論起來。

  「我難得覺得那老太婆說了一次人話。」

  「咳、扇董事說了什麼?」

  「喜歡就搶--嗯,娶回來。」

  「……很有董事的風格。」

  夏碎語帶保留,「所以你原本打算真的去搶--呃、把人娶回來?」

  「但我甚至不知道對方對我有沒有好感。」

  冰炎瞪著眼前的玫瑰,買花時他正好聽到原世界的花店老闆教導一旁的女孩子可以拔花瓣測試,拔不夠再去買(聽起來就很蠢),不過他才不會幹這種事--絕對不會--

  「可是,你是學長耶,而且還是『冰與炎的殿下』--」

  冰炎火速抽回不自覺伸出的手,回頭很兇的問:「什麼?」

  「就是那個嘛,」褚冥漾努力翻著腦海中的字彙,「最年輕的黑袍、學院裡最多次被告白的男性、學院裡女性的夢中情人NO.1、校園首席帥哥……喔對了對了,還有『最想被他擁抱』的第一名!」

  「褚,你到底看了什麼沒營養的東西。」

  「啊就學院小報咩。」

  「這樣好了,冰炎,你覺得她待你有比較特別嗎?還是有好感?」

  夏碎拉回正題,接著看到自家搭檔垮下臉。

  「這就是問題重點,」冰炎猛然搥了桌面一拳,「她無論是待褚或是我,態度都一樣!」

  ……看得出來學長忍很久了,但為什麼要拿他作比較?褚冥漾表示他很無辜躺著也中槍。

  ……你就忍著點,畢竟戀愛中的人總是……這又是他第一次告白。夏碎表示這只是暫時的、應該。

  「如果你跟其他女性走得近一些試試?看她會不會在意吃醋。」

  「稍微試過,但從沒成功。」

  學長竟然也會這招!褚冥漾連忙追問:「沒成功是指?」

  「……因為我會先忍不住。」

  沉默了會兒,冰炎拿起茶杯一口喝乾後重重放在桌上,「一旦看到那些不知哪來的傢伙想接近她,我就想--」似乎想到什麼,他握緊杯子,杯身發出啪啦啪啦的破裂聲。

  「學長你的杯子!杯子要破了!」

  褚冥漾一點也不想在這裡看人表演徒手碎杯,不過沒人理他。夏碎挑眉,僅僅開口:「想?」

  冰炎看了他們一眼,勾唇狠笑。

  「當然是……掉。」

  那陣停頓又是怎麼回事!說好的正常校園戀愛事件呢!

  褚冥漾抱頭,自己是不是該幫學長的情敵哀悼一下啊,不過看到平常冷淡暴躁還會踹他的學長也有這般忐忑不確定的時刻,就覺得……

  哈哈哈學長你也有這天!你看看你~~~(・)

  ……這句話當然不能說出口,會死人的。

 

 

 

 

 

 

 

20131107

  今早醒來後莫名想著這段情節想得很樂。

  哈哈哈冰炎UCCU~~~( ´∀`)σ(表情符號的手勢是重點!

  我可以說期待冰炎被打槍嗎(被武器捅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