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沒有配對,但是自創角視點



  媽媽說,他們是血的禁忌的小孩。

  「那是什麼意思?」

  年幼的她還無法理解,抬頭問著媽媽。

  「很危險的意思,妳不能跟他們玩,也不要跟他們接觸。他們很喜歡打架,離他們太近說不定會受傷……受傷會很痛,還會流很多血,妳知道吧?」

  媽媽蹲下來,很溫柔的摸摸她的頭。

  「嗯嗯,會痛痛!」

  她用力點頭,上次她跌倒時就有流血,紅紅的從身體裡跑出來,很恐怖。

  可是她沒有跟媽媽說,其實附近的小孩好像都不敢跟他們玩,每次她看到他們,都只有他們倆個,沒有其他人在,看起來好少人、好無聊的樣子。



  那天,平常一起玩的大家不知道都跑到哪裡去了,她一個人也不知道要玩什麼,只好一直走著,她忘記走多久了,只知道比起平常玩耍的地方離聖地近很多。

  因為大人有說過不可以離聖地太近,就在她打算往回走時,突然一顆球從遠處滾過來,碰到她的腳尖。她撿起球,看見媽媽所說的很危險的兩個男生站在那裡,一個在笑,另一個帶著有點凶的表情看著她。
  

  ……要把球還給他們。
  雖然媽媽說離他們太近會受傷,不過這個距離很遠,應該可以吧?
  說不定還能夠一起玩。


  「喂--」她中氣十足的對他們喊著,「我把球丟過去噢--」

  於是她把球傳過去,然後看見笑著的那個露出有點訝異的表情接住球。

  「你們--叫什麼名字啊--」

  把手圈在嘴邊,聲音保證讓對方聽得見。

  笑著的那個似乎更訝異了,他指指自己與另一個男生,「雷多,雅多。」

  「妳父母,沒有跟妳說過我們嗎?」

  「有啊--媽媽說離你們太近會受傷--所以我才站那麼遠啊--」

  她繼續喊著。

  「那妳現在還在這裡幹嘛?」

  不笑的那個,應該是雅多吧?好像有點不耐煩。

  「當然是玩球--站太近怎麼玩--?」

  伸出手,她做出接球的樣子。

  媽媽說不能靠太近,不能靠太近的遊戲不就只有傳接球了嗎?這樣球才能在天上咻咻咻地飛啊。

  雷多與雅多露出很不可思議的表情,雅多原本想轉頭直接離開,但是雷多眼睛亮亮的,拉住他。

  雅多瞪了雷多一眼,然後沒什麼表情的看過來。

  「……妳要玩球嗎。」

  他拿過雷多手上的球,用力丟了過來,球在風中發出咻咻的聲音,即使兩邊隔了段距離,她接到球時那力道依舊很強。

  「欸--雅多好厲害啊!」

  她舉高手歡呼起來,然後用盡全力地將球丟回去,接到球的雅多瞪著她,表情不凶了,但是有點吃驚的樣子。

  「等等,雅多你怎麼就直接玩起來了!我也要--」

  「誰在玩啊!」

  「你不是跟她在玩丟球嗎?」

  雷多用力指著她,跟雅多堅持地對視。

  「……算了。」

  雅多嘆了口氣,跟雷多拉開距離變成三個點,然後把球扔給雷多,雷多再把球傳給她。

  「怎麼樣!我也很厲害吧!」

  「有噢,跟雅多一樣厲害!」

  接到同樣強勁力道的球,她高興地說著,然後再把球傳給雅多。  

  聽到這句話,雷多轉過去面對著雅多,很得意地將頭抬得高高的,雅多什麼也沒說,看準機會把球扔過去,讓雷多手忙腳亂地去接球。

  她有注意到他們的表情,雷多笑得更開心,看起來有點凶的雅多也像是在笑著。

  之前大家都嫌她力道太大讓他們接不住球,所以一聽到她要玩球就嚷著要玩其他的,可是雷多與雅多都接得住!而且她也接得到他們投過來的球!


  ……好開心。



  可是感覺才跟他們玩一下子,卻已經到要回家的時間了。   

  她抹去臉上的汗,卻發覺別在髮上的夾子消失無蹤。

  「等等、我的髮夾不見了!」

  那是媽媽在她出門前幫忙弄的,還站在門口揮手要她好好去玩。

  「什麼形狀?」雷多問著。

  「是小小的粉紅色,亮晶晶很漂亮的髮夾!」

  她著急地在附近尋找,雷多與雅多也放下球一同找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怎麼也找不著,但再不回去會來不及的。

  「--雷多、雅多再見,我要回去了。」

  「髮夾怎麼辦?」

  雷多也起身,雙手跟她一樣髒髒的,雅多看了她一眼,又低頭繼續檢視附近的草叢。

  「……不知道。」

  她扁著嘴,朝他們用力揮揮手,然後往家的方向快速跑去。
  


  隔了幾天,她跟朋友約好一起玩,只是大家來得很慢,等得有點無聊。踢著地上的小石子,不遠處卻傳來「喂----」的聲音,她循聲望去,只見雷多與雅多出現在那裡。

  他們怎麼會突然跑來?

  雷多笑著,遠遠地舉高手,指指手中的東西。

  她才剛揚起笑想揮手,朋友卻從旁笑鬧著出現,然後在看見雷多與雅多時驚愕地停了腳步,嗡嗡地低語與恐懼蔓延開來,雖然她無法理解為何朋友會這麼地害怕,但那種不安的感覺卻隱隱感染了她。

  他們同時停住腳步,只筆直地望著這邊。

  「喂、他們在看誰啊?」
  「有點可怕……媽媽說他們很危險耶。」
  「啊,對、對,我媽也這樣說。」
  「我們趕快離開啦,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

  旁邊起了不小的騷動,甚至有人嚇得哭了出來。

  「妳覺得他們在看誰啊?會不會是想要打我們……」

  好友害怕地抓著自己,略有哭音。

  「……不、」 


  不會的。
  笑笑的那個是雷多,不笑的是雅多,但是他們人都很好,球也打得很厲害,上次跟他們玩過球,所以她知道。


  她想笑著跟大家這樣說,但是聲音一直出不來,喉嚨像是被朋友害怕的情緒堵住,讓她無法吐出其他的話。

  明明他們一點都不可怕的。  

  「……我不知道。」

  最後,她只小小聲的說了這句。

  在眾多朋友害怕地看著雷多與雅多時,她別開了視線,不敢對上他們的眼。


  隱隱約約地察覺,他們想要一個東西,可是她不敢給他們。
  一但給了他們,她原先一起玩的同伴,就會排斥她、不再同她一塊玩。她也會被爸爸媽媽罵。
  她不想變成一個人,那樣子好可怕。


  遠遠的,隔著平時跟她交情很好的朋友,她看到雷多的表情變了,沒有笑容,而雅多僅注視了這裡幾秒,一把拉著雷多走了。

  他們兩個,也不再跟她對上視線。

  只是在臨走時,雷多把一個東西放到旁邊樹叢下一塊明顯的地方,等他們都走時,滿懷著恐懼及好奇,大家你推我我推你的跑過去看。



  ……是那天她一直在找的、媽媽送她的髮夾。



  不知道爲什麼,連上次跌倒很痛都沒哭了,今天她卻忍不住落下淚來,圍在身邊的朋友一頭霧水的安慰自己不要怕,她還是無法克制地放聲大哭。


  什麼都無法說。
  
  

 

  101031
 
  問題:如果你是主角,會怎麼做?>u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