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如果能有來世的話--

  亂藤四郎盯著電視裡的八點檔,蔚藍的眼裡閃閃發光。

  「主人。」

  他扯扯審神者的衣袖,下巴靠在她肩上蹭了蹭,「如果刀劍男士可以轉生的話,下輩子我也想待在主人旁邊!最好一期哥跟其他人也一起!」

  「不用啊。」

  立刻被拒絕了。

  一邊陪著他們看電視、一邊趁廣告時低頭玩手機的審神者頭也不抬地道:「反正那也不是我,去過你們想過的生活就好。」

  「……主人不想跟我們在一起嗎?」

  「可是,下輩子的那個人不是『我』吧。」

  審神者抬起頭,耐心地解釋:「我喜歡跟你們在一起,但我不知道下輩子的『那個人』是怎麼想的,『那個人』沒有我的記憶,自然也不是我了啊。」

  亂藤四郎稍稍扁起了嘴,決定足足三十秒不跟審神者講話,額頭抗議似地輕輕撞著她的背部。

  主人的意思是、跟他們一起度過這些時間的她才是『主人』……嗎?

  雖然對於被拒絕了的這件事有點小小不滿,但審神者一招手,他仍是忍不住將頭湊過去讓她摸摸,然後快樂地飄起櫻花。

 

 

  --直到那一天。

  主人去了一趟現世,說好當天回來的,卻遲了半個月。

  等下次再見到她的時候,他忍住一聲嗚咽,幾乎要立刻朝那病床上瘦了一大圈的女人奔過去撒嬌,想起政府人員的提醒,又只得抓住一期哥的衣襬避免自己伸出手去。

  有禮的語氣、冷淡的表情、警戒的眼神,主人從未這樣看過他們。 

 

  「……請問你們是?」

 

  作為統領本丸的審神者,失去了與他們渡過的這兩年的記憶。

 

 

 

 

 

20171230

今年最後一篇。

順帶一提原本預計讓嬸嬸死掉的(R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