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守】

  布質的御守照理來說是不會反光的,御手杵卻覺得它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怎麼?還在看哪?」

  結束畑當番的日本號笑了一聲,從方才就見御手杵捏著那個小小的御守猛看--舉高雙手對著太陽看、低下頭翻來覆去地看,他看得發笑,忍不住揶揄幾句。

  「畢竟是主上的心意啊。」

  御手杵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沒說自己方從主上那裏拿到後就仔仔細細瞧了一遍,他摸了又摸,幾乎連上頭的紋路都要透過觸感深深印入腦海。

  「啊,你也拿到御守了嗎?我也有哦!」

  抱著一籃衣服經過的鯰尾停下腳步,獻寶似地從頸間拉出繩子,上頭掛著一枚小巧的御守。

  這個本丸只有修行歸來的刀劍男士才擁有專屬的御守。

  不是那種出陣配給、解甲歸還的御守,而是獨獨只給自己的御守。

  修行就代表著邁入另一個里程碑--審神者這麼說。

  基本上大家都知道那也是本丸資源不足的緣故,但就算資源不足,只要你去修行回來了,無關刀種個性能力練度,審神者絞盡腦汁想盡辦法也會擠出一個御守給你。

  目前本丸所擁有的御守,不多不少四十二,正正是修行歸來的刀劍男士數量。

  御手杵所拿到的就是第四十二個。

 

※  

 

  接過審神者所給予的御守,正座的御手杵挺直肩膀,恭敬而慎重地領受了。

  「雖然還是槍的時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功勳,但那種東西要從現在開始建立。」

  「主上,請讓我成為天下第一的槍吧!」
  

 

 

 

 

 

【睡姿】


  山姥切長義睜開眼。

  瞪著眼前的黑暗、感受著胸膛上的重量,他在心中默默記下這筆帳。

  這是,主上豪爽伸展手臂壓上他胸膛的第二次、右腳橫跨他小腿的第三次。

  --這都是些什麼睡姿!

  惱怒地爬梳了下頭髮,他坐起身再度把她伸展的四肢塞回棉被裡。

  ……還有隻手壓在她的腰上。

  只見位於她左方的偽物手腳伸展成大字型,睡姿簡直眼熟到不能再眼熟。

  他只聽過狗似主人形,倒沒聽過刀似主人形--不不,主上應該是被那把偽物帶壞的,睡姿才會差成這樣。

  山姥切長義在某種程度上逃避了現實。

  抓起那隻手摔了回去(以及那隻跨過界線的腳),幾番折騰後他終於能再度睡下……啪地一聲,她的手彈出棉被,堂而皇之地佔據了他的被褥。

  另一隻腿重新壓住主上的腳。

  「……

  山姥切長義閉了閉眼。

 

 

  映著天邊的魚肚白,就著那一點點光,剛醒來的審神者正在思索為什麼自己會被山姥切長義抱在懷裡,他的神情有著大戰過後的疲憊。

  而她家初始刀整個人被棉被裹起用繩子綁了三圈。

 

 

 

 

 

2019063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