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主人,妳交過男朋友嗎?」

  當背景聲音是古早連續劇傳來的「不我不聽!」「不你聽我說!」以及亂藤四郎充滿期待想要探求八卦的眼神,審神者覺得沉重。

  她自認入職以來一直很努力去當『審神者』,他們的『主上』。

  學習陣型配置、學習戰鬥時的地理位置、出陣個個上御守、中傷保證手入重傷絕不前進、政府考核次次甲等、了解每把刀的習性、還要記下他們各自的歷史背景跟前主事蹟--是的,就是那個前主事蹟,大至在哪個年代幹了些什麼事、小至娶了誰又娶了誰又跟誰滾成一團(難不成性能力也是主上考核標準嗎),妻妾成群、偶爾還要跟屬下進進出出交流感情,古有臣妾做不到,如今她也做不到。

  從出生單身至今的審神者,就只有這部分完全交了白卷。

  望著亂藤四郎閃亮亮的藍色雙眸,她十分心虛地別開眼。 

  「……交過。」

  「交過幾個?」

  她算了算幾個戰國大名的妻妾數量,最後眼一閉、牙一咬,抖著聲音開口:「…………很多個。」

  「欸--」

  亂藤四郎跟其他不小心聽到的短刀們一起發出驚嘆,驚嘆聲太大,沒注意旁邊有人的微笑僵在臉上。

  「那這樣主人就叫做百人斬對吧!」

  「百………………

  審神者心底在流淚,視線在亂飄,然而往右看是鶴丸國永一臉似笑非笑、往左看是一期一振目光沉沉,她抖了抖,豁出去了。

  「對,百人斬就是我!」

  毫無先前的結結巴巴,她這句話說得鏗鏘有力,字字打在自己的臉上。

  「哇--」

  那方短刀猶在驚嘆,這方的後藤藤四郎摀著臉幾乎聽不下去。

  「喂藥研,我們趕快換個話題吧,這樣對大將……嗯,比較好。」

  「我也這麼想,不過……

  面對兄弟彷彿忍著牙疼似的耳語,藥研冷靜開口:「在你說要換話題的時候,大將跟一期哥宣戰了。」

 

  「--我當然是說真的。」

  審神者揚起下巴,努力思考一個等級很高頗精此道的人會說的話,「就、就算要榨乾你也是綽綽有餘!」

  原本想多說一句「來一個她榨一個、來兩個她榨一雙」,不過聽起來很像榨果汁機或是削鉛筆機所以算了,而且一期一振那雙有著甜甜蜂蜜色的眼裏完全沒有笑意,她怕。

  但她不會承認這點,被屬下嚇到的主上那是萬萬沒有的事。

  「我知道了。」

  等等,知道什麼?

  「那麼,我就接下主殿的挑戰--如果您真能辦得到。」

  挑……呃?

  她跟不上他的談話速度,但一期一振笑了,笑得她心裡發寒,鶴丸還興致勃勃地湊過來說加他一個。

  鶴丸朝她擠擠眼,「我怕他被妳榨乾。」

  咦。

  ……啊。

  臉頰泛開暈紅,幾乎要當場跳起來的審神者費盡千辛萬苦才能強迫自己鎮定地坐在原位,面對自家刀男帶著探究的懷疑目光,她自認臉色毫無一絲動搖地應了。

 

  「好。」

 

 

 

 

 

 

20190625

感謝同事的標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