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是這樣開始的。

  我記得那天我帶著鯰尾去萬屋買東西,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那些新商品吸引過去了,但等我結完帳準備喊他離開時,他的視線停留在店門口一對小情侶上。

  「她看起來好開心。」

  說著,那雙黑色大眼帶著滿滿的好奇望了過來--作為刀劍的付喪神,偶爾會有幾位想要更加了解人類的情緒,我也很習慣回答這一類的問題了。

  「因為被稱讚了。」偷偷聽了會兒,我才小聲向他解釋:「若是被喜歡的人稱讚外貌,沒有人會不高興吧?」

  「原來是這樣!」

  他恍然大悟,並在瞭解後快速地學以致用,於是黑髮黑眼的少年在我身邊轉了一圈,大聲道:「主上今天很漂亮!」

  我咳了聲,試圖讓嘴角不要揚得太高,「謝謝。」

  他咧嘴笑了,一路上小跳步似地甩著馬尾回本丸;我以為事情就這麼過了,豈料當天晚餐後,一個、兩個、三個,三把小短刀放著電視不看跑來職務室排排坐在我面前,還有第四位在旁邊,我猜大概是鯰尾跟他們說了什麼,因為他們緊緊盯著我,最後每一位評審都舉出了滿分牌。

  「大將很好看!就算一整天看著大將也不會膩!」

  噹噹噹噹,信濃藤四郎評審按下圈圈表達他強烈的意願--我正要揮去腦內自動響起的選秀BGM,亂跟著舉出『I Want You』的牌子,用力加碼。

  「而且主人很可愛!如果主人想用力抱緊我的話也沒關係唷!」

  「謝謝、謝謝--」

  幾乎要被短刀們的稱讚淹沒,最後小天狗今劍信心滿滿地舉高手,「我覺得主人很漂亮,比三日月還要漂亮!」

  我那個謝字立刻卡在嘴邊,想起三日月的臉我很心虛,然而這次換主持人‧藥研藤四郎發話了。

  「有什麼關係?」藥研輕笑,「我也覺得大將比誰都好看。」

  連主持人都倒戈,這場不用比了,全面完勝。

  
  隔天,事態持續擴大。

  當我清晨頂著滿頭黑夾子與大大的鯊魚夾準備洗臉,長谷部殷勤地遞來溫毛巾並一臉真誠地稱讚我漂亮,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耳朵不忍再聽下去。

  中午,和泉守信心滿滿地稱讚我的衣服很好看,「果然人要金裝刀要刀裝--」,下一秒他就被清光跟堀川拖走了,我再也沒看見他。

  下午大俱利被小貞嘻笑著推過來,他一如既往地表示不跟你們一起,經過上午各種轟炸,這句話讓我很安心;半小時後我紮起馬尾穿上圍裙充當廚房人手幫忙做茶點,正滿手的麵粉,他渾身是汗地走進,與我對上眼又轉開視線,自行打開冰箱拎了水就灌,離開前淡淡一句:「蠻好看。」走了,留下我錯愕地瞪著他的背影。

  這些伊達刀!再怎麼不跟你們混熟都還是伊達刀!

  晚上,我已經認定我家刀男自行課金戴上審神者濾鏡,每一位都是重課。

  洗過澡後我躲回寢室--剛送走最後一輪短刀,走在末尾的不動好半晌才彆彆扭扭地說我的黑髮很漂亮,接著發揮短刀的機動閃得不見人影。

  深夜,遠征的刀劍男士們回來了。

  我披了件外套匆匆忙忙前往職務室,聆聽作為隊長的山姥切國廣報告帶回的資源。這次收穫還不錯,玉鋼與砥石都帶了不少,甚至還有兩枝梅花。

  「那,這個是?」

  我指指從剛才就一直被他拿在手上的小小花朵。

  「……禮物。」

  披著白布的他吐出簡短兩字,我瞪大眼,差點以為自己聽錯。快看看,我家的初始刀已經會帶禮物給我了!而且還是花啊!

  「謝謝!你等等,我馬上就找花瓶把它插起來!」還是用淺碟清水供著?那花莖看起來有點短--

  我立刻蹲下身翻箱倒櫃試圖找出一個適合那朵花的容器,耳邊卻響起他有些猶豫的聲音。

  「不是那裡。」

  不是那裡?我回頭望去,就見他在我面前單膝跪下,拿著那朵花。

  那瞬間我無法說出任何話,只感到微微的熱意擦過我耳朵,以及幾根髮絲從他指尖滑落。

  「嗯。」

  他端詳著我的髮際,接著對上我的視線,白布沒能掩住他的臉,些微露出的金髮下,那雙碧綠的眼裏帶著很淺的笑意。

  「……很美。」

 

 

 

 

 

 

20190412
 來源:怎麼感覺都是嬸嬸稱讚刀男沒有刀男稱讚嬸嬸,好,來一篇反過來的!(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