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褻瀆】


  起因是這樣的。

  螢幕彼端的同事正為了她家神聖的三日月苦惱,說,彷彿連描寫他的衣角都是一種褻瀆--本著審神者應與刀劍男士適當交流的我,當然也只能敲下鍵盤送出『褻!!!瀆!!!他!!!!!!!!!!!!』 並且因為過於興奮導致完全沒注意四周。

  「主上。」

  極近的距離下傳來三日月的腳步聲,我啪地一聲用力闔上筆電。

  現在沒空擔心電腦了,他應該沒看清螢幕、那麼遠他絕對看不清的--只有這點我相信太刀的偵查能力。

  三日月在我身邊落座,如往常般遞來我最近一個月的戰績,我鬆了口氣,正翻看著政府評價,平安時代的優雅太刀慢吞吞啜了口茶,悠哉悠哉地開啟聊天話題:「對了,您打算如何褻瀆我?」

  戰績瞬間被我捏皺。

  這不是平安時代的優雅太刀應該開啟的話題!

  然而他老人家眉眼彎彎,以一種鼓勵的眼神等待我說出褻瀆他的方法,我只得坦然迎上他的目光,視線不閃不避,打定主意死賴到底--這是理想,現實狀況是我結巴著差點咬了舌,一與他對上眼腦袋就分不清東西南北。

  「什、什什什麼褻瀆的,我不知道!」

  極力否認下的承認,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要糟,他也沒追問,低頭狀似沉思,「我想想……褻,三個驚嘆號;瀆,三個驚嘆號;他,十二個驚嘆號?」

  你倒是把這份偵查用在戰鬥上啊!

 

 

  最後我磨磨蹭蹭地拿筆寫下「衣角」兩字。

 

 

  他老人家用一整個晚上表達了十二萬分的不滿意,並身體力行地告訴我該如何褻瀆三日月宗近。

 

 

 

 

【夢】
 

  她在山姥切國廣的大腿上醒來。

  那雙碧綠眼眸比她透過螢幕所見的顏色還要深些,正一瞬也不瞬地望著自己。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被人這樣看著了。

  「被被……

  工作的忙亂、現實的壓力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在此時被暫時放下,入睡前乾澀得不成樣的眼終於湧出淚水,她哭得幾乎說不完話。

  「我、我不是故意不回本丸……

  「我知道。」

  初始刀的聲音沉穩,帶著涼意的手掌輕輕覆上她熱燙的眼。


  「……妳辛苦了。」
  

 

 

 

 

 

【愚人節就必須對近侍大人說討厭!】

 

  審神者與山姥切國廣面對面,正襟危坐。

 

  「討……」試圖惡作劇的審神者說出了第一個字。

 

  「討……」試圖惡作劇的審神者說出了第二個字。

 

  也許她試圖重複這個字直到最後。

 

  不明所以的山姥切國廣,望向了審神者。

 

  光線斜斜地照進。

 

  金髮拂面,碧綠湖水澄澈。

 

  審神者,忘記自己的台詞了。

 

  「喜歡!超級喜歡!!!!!!!!!!」

 

  審神者,決定新的任務內容是雙手摟住他的頸項,臉頰在頭頂上用力磨蹭。

 

  感到陷入軟綿綿的山姥切國廣,接住了這個彷彿要用全身才能表達的喜歡。

 

  感到呼吸困難的山姥切國廣,沒有掙扎。

 

  雙手輕輕環住審神者的山姥切國廣,認為不需要掙扎。

 

  本丸的初始刀大人今日也含蓄地飄著櫻花。

 

 

 

20190407

 褻瀆:感謝審神者同事讓我有這個腦洞。

 夢:也許有一天會變成這樣,但至少現在連做事都會開著本丸頁面讓近侍陪著就是了。

 愚人節就必須對近侍大人說討厭:原本想寫正統一點(?)的愚人節賀文,想騙騙初始刀大人但還是騙不下手的結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