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神者覺得眼睛有點兒痛。

  她縮了縮小腹,懷念起自己一個人游泳的時光(即使那只有半小時);短刀們嘻嘻哈哈地穿著泳褲跑過,她下意識地喊了聲不要在池邊奔跑,立刻有人接話勸了:「小貞,別用跑的!」

  「知道了--」

  「信濃,小心腳下。」

  「好--」

  轉頭望去,正正對上一整排的胸肌,好身材彷彿免錢般隨便來個人一脫就是胸肌腹肌人魚線簡直閃瞎她的眼,她默默帶上蛙鏡,決定先不管不顧游它個三四趟再說;當指尖再度碰到牆面,她不過是浮出水面稍事休息……在場全體刀男的掌聲一個比一個還要熱烈,啪啪啪啪地驚起林中飛鳥,那股子激動彷彿她賽跑贏了高速槍成為全本丸救星。

  「好厲害!為什麼主上可以游這麼快--」

  「就跟你們說主人很強吧!」

  那天看她游泳的短刀們與有榮焉,鼓掌更加來勁了。

  審神者木著臉接受眾人的掌聲。

  ……就連被自家初始刀揹著跑都沒這麼恥。


  「那麼,我也不能輸給主上呢。」

  穿著黑色三角泳褲的燭台切揚起帥氣微笑,帥氣地下了池、帥氣地……沉水底。

  「燭台切!」

  「小光!」

  七手八腳地把人拉上岸,雖然被拉上來的燭台切一臉鎮定,但要審神者來說,他的表情大概就是『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面對她的目光,燭台切咳了聲,頗有些尷尬,「主上的泳姿非常帥氣,本來想像那樣……」雙手試圖模仿她剛才自由式的姿勢。

  「你,先從在水裡走路開始吧。」作為人家的阿魯幾,她冷酷地澆熄燭台切的希望。

  「主人那我呢?」滿臉期待的今劍指著自己,她思索幾秒,「……岸邊打水。」

  見燭台切跟今劍從她這裡得到指導,其餘刀男一步兩步虎視眈眈地湊了過來。

  --最後以她教他們游泳作結。


  於是一部分刀男努力在水裡走路、另一部分刀男坐在池邊伸直腳板打水。

  泳技零分。

  臂上黑龍浸透了水,陽光下,黝黑膚上的水珠一閃一閃;水珠滑落後頸,沿著背肌線條一路滑進池裡。

  景色一百分。

  改完公文還得教自家刀男游泳,作為回報,她覺得自己可以稍稍放膽欣賞美景。
  

  兩周後審神者站上體重計,幾秒後發出勝利的吶喊。

  天天泡泳池教他們游泳沒白費,她終於成功減下兩公斤--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一個月後,復胖三公斤。

 

 

 

20190313

我覺得復胖是必然的結果(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