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為什麼大將不讓我們一起游?」

  審神者全副武裝穿上泳衣戴上泳帽的那天堅持全員必須退避三舍,幾名短刀只得利用樹叢當作遮蔽,藏在後頭盯著泳池邊的審神者伸展手腳做熱身運動。

  「主人說要等她先減重,但我只是想跟主人一起游泳。」

  亂躲在樹叢後小聲嘟噥,信濃同意道:「我覺得大將現在就很好啊,肚子軟軟的趴在上面很好睡,懷裡也很暖。」

  「你把大將當成龍貓嗎。」來自看過相關動畫厚的吐槽。

  「欸、喂!你們快看!」

  眼睛緊緊黏著審神者的後藤抽了口氣,趕緊要兄弟他們注意,「大將她--」

  接下來短刀們一齊瞪圓了眼,你摀住我的嘴、我摀住你的嘴,看著自家主上如魚得水地潛進水中游了幾趟,迅捷俐落的姿勢堪稱陸上大太水底極短;半晌,信濃這才推開厚的手,嘆道:「大將……好厲害啊。」

  「就像那個故事對吧!一期哥說的人魚!」

  見審神者姿態優美地潛進水裡,亂興奮地雙手緊握--然而十幾秒過去了,審神者沒再回到水面;波紋盪開,只偶爾幾個氣泡浮上,泳池復歸於平靜。

  短刀們的笑容消失了。

  「等等……亂,我記得人類需要空氣吧。」厚的聲音有點抖。

  後藤率先跑了出去,跪在池邊試著喊了聲:「大將?」

  毫無反應。

  短刀們湊近細瞧,水下人影因著折射緣故無法看得很清楚,還猶豫著,後頭硄啷一聲巨響;也不管摔在廊上的碗盤了,大俱利大步奔來,跪在池邊手就探進水裡,水花潑剌,審神者猛地被扯出水面,她抹去滿臉水正想抱怨,一見他們神情,愕道:「發生什麼事?」

  「主人!」

  「大將妳沒事吧!」

  面對哭喪著臉靠過來的短刀們,審神者滿臉茫然地答了:「我?我只是在練習閉氣啊?」

  「怎麼了?突然就--」

  遲了點趕來的燭台切聲音同時響起,只見大俱利T恤半濕,赤裸腳掌還沾著泥土;他沉默半晌,才吐了句:「……沒事,走了。」頭也不回地離開。

  「小伽羅--」

  「大俱利先生是擔心主人才衝過來的吧。」

  亂朝一頭霧水的燭台切招招手,待人彎身後附在他耳邊解釋了來龍去脈,後藤與其餘兩人不時補充幾句:「大將潛進水裡後就沒動靜了。」「還以為大將發生什麼事。」聽得審神者幾乎要縮起身子。

  當燭台切再度望過來的那一刻,審神者就知道這次大概沒有商量餘地了。

  「主上,您游泳時請務必讓我們陪同。」

  「可是--」

  「沒有可是。」

  在這場減重計畫中,長船派之祖第一次揚起不容拒絕的微笑。

 

  「不,我就問一句……你們會游泳嗎?」

 

 

 

 

20190311

  我原本以為這回能寫到上空刀男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