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審神者半跑半走半拖完成十圈,平日上工的時間當然已經超過了;待她趕完上午的公文,午餐時間也……過了。

  下午,審神者四肢痠痛趴在榻榻米上癱軟成爛泥。

  「主人,妳比較喜歡哪種味道?」

  亂拿著兩瓶小罐子放到審神者眼前,那沉重眼皮只抬了一抬,嘴裡模糊兩字:「……隨便。」意識就此飛向遠處。

  「那就用這個好了!」

  亂倒了一點抹在手上,按著審神者赤裸小腿開始揉揉捏捏起來。

  「右邊小腿交給我--」

  「那我負責主人的肩膀。」

  信濃跟前田佔據審神者身體兩側,平野猶在思考自己能夠幫忙按摩哪裡,鯰尾就揮舞著錘子衝進來,「我把肉錘借回來了!」

  「那個絕對不行。」

  「鯰尾哥,快還回去。」

  一秒被弟弟們打槍,鯰尾滿臉不可置信,「欸,不行?我常常看他們用這個說要幫肉按摩,真的不試一試?」

  不死心的目光投向自家兄弟,骨喰仔細盯著錘子好一會兒,搖搖頭道:「……末端太尖。」

  「好吧,那我再去廚房找找看!」鯰尾非常有行動力的衝出去了。

  「鯰尾哥,不是那種問題啊--」

  跟著追出去的是後藤,他們後腳剛走,藥研前腳就踏進來,「嗯?大將睡著了?」

  「因為很累嘛。」亂輕笑幾聲,「早上我和厚有跟著跑一段哦,那時主人的樣子就算下一秒就倒地我也不意外,但她還是跑完了。」忍不住夥同山姥切他們在第十圈的終點替主人喝采。

  「我就是要說這個--哎,別讓大將直接睡在榻榻米上啊。」

  也沒個墊子。藥研望了望四周,腳步無聲走近,席地而坐後撩開白大褂,輕輕扶起審神者的頭放上自己大腿;待兄弟們安靜下來,他一開口就是重點:「大將不用跑十圈了。」

  「咦?」

  不等他們發問,藥研續道:「一期哥跟我讀了幾份醫學報告--也跟燭台切他們說了,依大將目前的體重,慢跑傷膝蓋,游泳比較適合大將。」

  「所以早上博多狂看股市是因為……

  「所以我看到博多滿臉沉重是因為……

 

  「嗯,已經決定在本丸建游泳池了。」

 

 

 

2018030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