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

  山姥切長義,來到本丸後第一次面對資源危機。

  「……玉鋼呢?」明明昨晚還在這裡的!

  瞪著空空如也的資源倉庫,山姥切長義又核對了一次帳目上的數目。

  「主上鍛刀用掉了吧。」

  同樣是來檢查資源的不動行光接過帳本,習以為常--甚至是過於俐落地將之更新至最新庫存。

  【玉鋼:0】

  這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他用力閉了閉眼,「……我去找主上談談,她人在哪?」

  「主上在職務室。」像是想到什麼,不動輕聲笑了,「畢竟沒資源也無法出陣,她正在寫整個本丸的假單。」

  山姥切長義正要踏出去的腳步停住了。

  他,從來沒有在這座本丸聽過『放假』兩字(明明才過三個多月,以前在時之政府周休二日彷彿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每天只有寫不完的出陣報告與戰報公文;身為一個合格的公務員,再怎麼複雜的報告或公文他也不看在眼底,但就是那個量、那個翻上好幾倍的數量!

  山姥切長義恍然想起三個月前給這座本丸評價優良一事,以及由於他先前的身分、被審神者劃分到這組時,博多藤四郎高興地喊:「我們得到監察官啦!我們得到監察官啦!」接著立刻將一半的公文抱過來。

  從那天起就沒日沒夜地趕公文。

  寫公文的速度永遠趕不上她的出陣速度。

  同田貫跟長谷部在白金台受傷了?好,送去手入房,由和泉守與大俱利替補並前往江戶城下,這次是同一隊的鯰尾與堀川受傷?好,送去手入房,替補隊員換上清光與歌仙並前往厚樫山;每更換隊員就會因應隊員鍊度前往適合的地點,戰報不斷飛來,他們也得隨之寫出報告。

  「你厚樫山?」

  「我白金台啦!」

  「那你江戶。」

  「我阿彌陀峰。」

  幾番掙扎,踏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

  「放假嗎?」裝作很不經意地問:「整整一天?」

  還在專心看帳本的不動行光頭也沒抬,「一整周。」

  山姥切長義緩緩吐出憋著的那口氣。

    

 

 

 

【其二】

  山姥切長義知道這座本丸有寢當番制度。

  作為政府的前‧優秀員工,那種知識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絕無可能誤解成其他意思),所以當偽物試圖跟他說明時,他直接了當地拒絕了。

  「我必須先說……

  「不需要。」

  「但是這寢當番不太……

  「我會發揮自己的本領。」

  雖然是個處,山姥切長義還是很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in影片)。

  夜晚來臨,他一身寬鬆寢衣進入審神者的寢室,等著戰到天亮……然而一夜無眠至天亮。


  這跟他想的寢當番不一樣!
 

 

 

 

20190228

我還是沒鍛到白山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