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主殿,您這是?」

  一期一振牢牢擒住審神者的雙腕,但這無法阻止審神者用力嘟起嘴巴往他身上湊。

  「『為促進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和諧,』」審神者停了停,正經八百地背誦今日公文特急件:「『審神者與近侍親一個就能獲得五萬資源與小判。』」

  這算什麼和諧?

  饒是一期一振也忍不住懷疑起政府派發的公文,直到審神者亮出那份特急件,這才勉強打消了他的困惑……不到十秒,因為審神者按著他的肩膀再度逼過來。

  「請、請您稍微--」

  堂堂粟田口太刀一期一振吃了螺絲,講出去都沒人信;接著他語氣放重了些,握著審神者的肩膀試圖將她壓制在原處。

  「主殿,本丸資源還沒至山窮水盡的地步,您大可不必如此。」

  「政府之後就會開戰力擴充。」她的語氣同樣冷靜,「還有秘寶之里與江戶城--我計算過,每次我們起碼要花費十萬小判,但是你知道嗎?本丸現在只剩二--十--幾--萬!」審神者用力強調。

  那的確是不太夠。

  一期一振飛快地計算,雖然這部分是長谷部殿與博多處理,他或多或少還是知道一些;抬頭正要再問,軟唇擦過臉頰,那瞬間他只覺不屬於刀的溫度熱燙燙地一路竄向心口,幾乎與之共鳴。

  但他不想任由它燒起來。

  「主殿,您……不在意嗎?」

  出口聲音沙啞,一期一振問得艱難。

  「在意什麼?」審神者回得直接,順著他的視線一想,她噢了一聲,理所當然地道:「你們拿命在前線拼,我犧牲個初吻算得了什麼?」

  有足夠的小判才能讓刀劍男士在安全的地方進行訓練、有足夠的資源才能確保受傷的刀劍男士能夠完整恢復--考量過利弊得失,這完全是標準答案。

  一期一振想起本丸最晚來的毛利。

  將來這些資源必定也會用在弟弟身上吧,主殿在這方面並不吝嗇,看著練度全滿的藥研他們就知道了。

 

  但是……但是。

 

  「……如果我今日不是近侍?」

  審神者愣了愣,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於是他就冷下來了。

  「好啦,我知道你覺得自己倒楣,怎麼偏偏就在今天--」審神者試圖安慰他,「不然我答應你,把這些資源全部用在毛利身上?還是,下次近侍我找其他人?」

  平日那雙黃澄澄的、有著彷彿蜂蜜般甜甜顏色的眼睛完全不笑了。

  審神者抖了抖,只差沒揪著頭髮大喊大哥拜託開出你的條件;一期一振氣成這樣是她始料未及,為了資源跟自家刀男撕破臉好像也不太划算。

  想了想,她忍痛道:「如果你那麼抗拒的話,我們放棄那五萬資源算了……」

  「不必。」

  咦。

  審神者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但一期一振咬住指尖手套一把扯下,帶著些微冷意的掌直接貼上她的頰。

  資源有望審神者很開心,然而一期一振的表情讓她有點怕。

  「一期……」

  黑影逼近,唇上一涼,還沒細想他怎麼態度立改,狐之助已經在障子外扯著嗓子喊:「政府資源快遞--」

  她眼睛一亮,正要起身去接,一期一振覷準她轉移重心空檔輕輕一推。

  審神者跌坐在榻榻米上。

  痛是不痛,就是整個人都傻了。

  「審神者大人--」

  狐之助的聲音很歡欣,畢竟本丸資源久旱逢甘霖;隔著障子,今日近侍一手扯鬆了領帶。

  「主殿現在沒空。」

  好吧。狐之助側耳傾聽,確認審神者大人沒喊牠進去摸摸頭什麼的,牠忍不住垂下耳,但想起今日廚房有油豆腐,便又開開心心地離開。


  房內傳來的其他聲音,也就聽不到了。

 

 

 

 

 

201902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