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修行歸來短打】

  「不不不你太好看了,我會瞎。」

  沒了被子遮掩,修行歸來的山姥切國廣對審神者的美色攻擊判定有效,加成威力100%。

  「就說了……別說那種話!」

  山姥切國廣抓著審神者的腕輕輕施力,試圖拉開她摀在眼上的雙手。

  「喂、看著我啊,我不是屬於你的刀嗎?」

  就算眼前一片黑暗,也能想像得出山姥切國廣的表情。

  直率。

  認真。

  美麗。

  要是被那雙碧綠眼眸這般望著的話,一定會當場陷落吧--以一種無可救藥的速度。

  於是審神者的手摀得更緊了。

 

 

 

【黑歷史】

  眾人喝醉,於是事情就這麼開始了。

  手裡還抓著酒杯,鶴丸半趴在桌上幽幽開口:「我說……手入不是能夠讓我們的外傷復原嗎?為什麼心裡的傷不能復原?」

  啊,這話一聽就是有內情。

  大家了然,也就等著同僚開口;大般若又將鶴丸杯子斟滿,日本號打了個酒嗝,低笑道:「沒可能的事情啊。還不如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心裡也痛快!」

  「好!」

  鶴丸仰頭乾掉酒液,喊道:「不過就是翻了她的本本跟著學了下裡面的奇怪姿勢,誰知剛好會被她看到!現在主上已經避開我五天了!五天!」

  「五天……真虧你忍得下去……

  加州清光語帶同情。主上不理自己五天?他連想都不敢想,連小狐丸都表情沉重,完全進入被主上不理五天的氛圍。

  「至少,這與鶴先生平日給人的印象並無多大差別吧?」

  「喂!」

  清光忿忿出聲,這可是被主上不理五天耶!他想提醒那位落井下石的傢伙--但是燭台切單手摀臉,平時帥氣模樣早已不復存在。

  「我第一次煎蛋時,蛋焦了,而且裡面還有蛋殼。」

  眾人倒抽口氣。

  對照起眼前的下酒菜,確是落差極大;就算剛才還有人抱怨,也都安靜地聽燭台切敘述接下來的發展。

  「主上什麼都沒講,但她一邊吃一邊吐蛋殼……日後每想起這一幕,就像是敲打在我心上。」燭台切一嘆,「我希望主上已經忘記這件事了。」

  「主上那麼忙,一定早就忘了。」

  「那是本丸剛建立時的事情吧?這幾年過去,都忘了啦!」

  眾人幫忙勸著,又一人叫道:「等下,我也有希望主上忘記的事情!而且你們那些都沒什麼!」

  扭頭一望,和泉守面色微醺,用力放下的酒杯還灑了點出來。

  「--我當初可是早上挺著老二問主上能不能手入啊!」

  「你個混蛋究竟對主做了什麼。」

  壓切長谷部,拔刀。

  「你以為我會怕嗎!我當初可是被那群可怕的短刀壓在地上說要切--啊!好在主上讓那群短刀放開我又跟我科普什麼是晨勃,不然不教而殺謂之虐你知道嗎!」

  「這點恕我無法同意,我弟弟們都是很好的--」「弟控閃邊去啦。」

  「你最近到底看了什麼?」來自困惑的大和守安定。

  「之定嫌我看太多漫畫,從書庫找了幾本書給我--」

  「啊我也問過主上呢。不過滿臉通紅、快要哭出來卻又試圖冷靜地向我解釋的樣子實在是非常可愛。」

  「哦?原來主上還會有這樣的反應……真有意思。」

  「好,今日就把你們全砍了。」

  「長谷部!長谷部你冷靜點--」

  正要拉開障子的手縮了回來。

  審神者望望自己提著的酒瓶,原本想跟大家一起喝酒聊聊……

  還是跟短刀們一起喝果汁吧。


 

 

 

201812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