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

  亂藤四郎畢業了。

  今劍畢業了。

  愛染畢業了。

  ……

  ……

  信濃藤四郎畢業了。

  直至信濃為止,目前本丸總共畢業一十三把刀劍男士。
 

  「主人,畢業是什麼?」

  面對今劍與其餘短刀的詢問,審神者表示:畢業就是準備邁入下一階段。


  「嘛、畢竟我們也在逐漸接手其他人的工作。」

  分心答了秋田一句,藥研盯著平底鍋滋滋作響的荷包蛋,將邊緣煎得微焦,他知道大將喜歡蛋黃微微流出的那種。

  「像堀川殿最近就時常上戰場……大將說,再不久就要換山姥切殿及歌仙殿他們出陣了。」


  「畢業不好嗎?我可是期待著可以一直躺在床上休息--像現在這樣多好--」

  連眼睛都沒睜開,明石回答完愛染的問題後又將棉被往上拉了一點,春寒料峭,他冷。

  「國行,主人說你還沒有完全畢業噢。」

  螢丸的聲音很冷靜,於是那團被窩發出悶聲慘叫。


  「嗯……

  吹了吹熱燙的茶,小夜慢慢地啜了口,道:「畢業就是……有更多時間可以跟哥哥們相處吧。」

  坐在一旁的江雪揚起很淡很淡的微笑,與小夜一起靜候宗三從戰場上歸來。


  至於信濃,他窩在審神者懷裡的時間變長了,甚至在看到電視節目裡的信濃找不到人可以尋求溫暖時還能跟審神者來一個大大的擁抱。

  「大將!」

  「信濃!」

  用力抱緊。

 

 

 

 

【長船刀】

 

  「所以……燭台切就……事情……了?」

  什麼?

  面對抓著報告小聲說話的審神者,燭台切愣了一下,見聚在她身邊的小豆等人同樣露出不解神情,他低頭道:「十分抱歉,主上,能再說一次嗎?」

  然而審神者的頭總能比他更低--身高優勢所然,燭台切依稀聽見她又重複了一次,但還是沒能聽清;於是為了聽清,不過往她踏出了那麼一步。

  審神者的背瞬間繃緊了。

  身為刀劍男士,五感自然也非常人所能比擬,在以人類作為對手的情況下,敵方舉動幾乎無所遁形;也因此,即使審神者並非敵人,他們還是察覺了審神者的狀態。

  捏緊紙張的指尖發白。

  背脊僵硬。

  不自覺後退的步伐。

  面對他們,審神者在『警戒』。

  說不定偷偷戳一下她的背就會跳起來呢。小龍歪著頭,笑了笑:「主上,我們肚子可沒長著臉哦?」

  「是、是,非常抱歉!」

  審神者倒抽口氣,急急忙忙抬起頭,甚至為了能更好的進行對話,後退幾步--接著一腳踩上後方的大般若,乾淨的黑皮鞋上瞬間出現一個印子。

  「對不起!」

  她慌得要蹲下去擦,大般若一扶,輕鬆止住她彎身的動作。

  「哎呀,雖然被美麗的妳親手養護很不錯,但現在可不合適呢。」

  「我……

  「主上,請坐。」燭台切拉開辦公桌旁的椅子,接著退開了些,揚起溫和的微笑,「我想,大家都坐下來會比較好談吧?」

  方才花了五分鐘還沒聽清的事情,坐下後三十秒就搞定了。

  神情從容、口齒清晰,交辦事項簡明易了,小龍開始懷疑自己跟的主人有兩面性格;忍不住將探詢的視線投向較早來到本丸的燭台切,卻見燭台切拿眼神刮他。

  --下次別開這種玩笑。

  --是是。

  --我的鞋。

  --行了,回頭再給你擦。

  大般若這傢伙竟直接把帳記他頭上。隨便應付了幾句,小龍拿著新發下來的報告,眼角卻覷著坐在首位的女性。

 

  那就是,這次的主。  

  
  

 

 

 

 

20181011

  長船刀的副標題應該是長船肉牆。

  我只是想寫肉牆(淦

  短刀那篇寫一陣子了,正好今天包丁畢業,全員短刀都畢業啦!

短刀01.jpg

短刀02.jpg

短刀0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