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的沉睡之後,她睜開眼睛。

  「妳怎麼闖入這裡的?」

  「我不在任何地方,我本身在此處。」

  「哼……看看我找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妳甚至不屬於任何一個種族,交出妳的名字。」

  「名字?我沒有名字。在漫長的時間之下,所有的語言都會逝去。」

  「……妳活了多久?」

  「天還未成為天我便已存在,地還未成為地我便已存在。」

  「妳跟無殿那些人是一夥的?」

  「錯了,作為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基礎,打從一開始就不同。時間、條件、代價,於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也許跟妳聊天可以打發在公會的無聊時間。感謝我吧,否則醫療班肯定會蜂擁而至將妳研究徹底。」

 

  「妳有沒有想過那些人真是無聊透頂?老虎會吃羊,所以多數的羊聯合起來趕走老虎,但羊也會變成老虎,接著再被趕走。這樣一直循環下去,妳不覺得很無趣?」

  「白色與黑色不斷輪迴,變即是一種不變。」

  「的確是妳會說的話。也對,就順便跟妳提一下,我背叛了公會。」

  「謊言,你不認為這是一個背叛,而是破壞現狀,找出方法。」

  「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妳不曉道德為何物?」

  「你與飛鳥走獸談道德?與天空海洋談道德?在自然面前,連文字都不曾存在。」

  「不錯,這正是我中意妳的地方。」

 

  「好久不見。我找到幾個很有意思的傢伙,跟他們相處非常有趣,可惜現在沒了。」

  「可惜?不,即使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仍會動手,但你在懷念過去的時光。」

  「……我想起來了,妳知道為什麼後來我沒再出現?因為,妳這種『東西』真是噁心得惹人厭啊!相較之下,亞那與凡斯可愛多了。」

  「……」

  「…………」

  「我勸你盡早放棄,我並不是你能夠吞吃得了的對象,即使你吞噬過無數生命亦然。」

  「……

  「你看起來很訝異,在你試圖行動時,我同樣接觸到你的靈魂與一切。我知道你是誰、知道你來自何方,甚至是你深埋心中未曾想過的最為幽暗之處。

  「現在,我可以推斷你的未來。

  「你終其一生都在尋找他們的足跡,在未來的人們身上尋找過去之影。」

  「……住口。」

  「而你要到很久很久之後,才知道那僅是緣木求魚。

  「將你視作朋友之人,再也不會回來。」

  「——我叫妳住口!」

 

  「……空氣正在躁動。」

  「妳感覺到了?這些全都是鬼族的軍隊,耶呂回歸,妖師的能力亦掌握在我軍手上,要掀起與白色種族的戰爭是綽綽有餘。對了,也許該讓耶呂或是比申來瞧瞧妳?他們對妳的存在肯定非常有興趣。」

  「……

  「罷了,縱然鬼族將一切盡毀,妳也無所謂。」

  「這世界自有其自然之理,不會有特定種族長久地稱霸下去。人類不過佔據了世界的最後一秒,鬼族亦然。」

  「沒錯,這是妳才說得出來的話,那妳就睜大眼睛看著!看著鬼族興起,看著妳所存在的這個世界,究竟會變得如何!」

 

  在她睡著的前一刻,世界各地遍起戰火,黑色與白色的種族持戈對立。

  黑潮盡出,也許等她下次醒來時遍地死寂、也許那時世上生機盎然,不管如何,世界自會繼續運轉。

  她慢慢地閉上了眼。
 

 

 

 

 

20181104

 全文開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