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戴冠冕,身穿禮服,擁有王族血統的兩人站在高台上接受眾人祝賀,這是奇歐妖精下任國王的登基儀式,以及結婚大典。

  「休狄殿下,懇請將婚期延後幾天。」

  奇歐妖精未來的王妃在幾天前面色沉重地低聲要求,他不動聲色地同意了,若非會被看出手腳,延一個月也沒問題--那女人竟在婚禮前失蹤!他派出得力心腹尋找,甚至翻遍公會,卻毫無頭緒。

  但是找回來又能作什麼?他想解釋什麼?奇歐的長老與薩納的國王擅自訂定婚約,他心底有人,卻無法拿來當作取消婚約的理由,讓薩納那頭老狐狸覷了空檔,藉此從談判中得利。

  作為奇歐妖精的王儲,他碰過很多不痛快的時刻,那女人在婚禮前消失卻是其中之最。

  她準備放棄他了?他聽到的那句『我愛你』,只是脫口而出的玩笑?盯著眼前的婚禮佈置、身邊長老與薩納國王的談笑,他竟有種衝動將眼前的這一切全部炸毀。

  婚禮正要開始,一匹馬馱負著兩人衝進會場,前面的那位揮甩手中棍棒輕易擋開衛兵的攻擊,接著兩人落馬,狼狽地摔在地上。

  面對身分不明的外來客打斷婚禮進行,他忍不住放鬆了原本緊皺的眉,周遭衛兵還沒圍上去,站在他身邊的薩納王女倒先尖叫起來,撲上那名明顯帶傷的男子哭泣:「我派了那麼多人去找你,一直找一直找……究竟是誰把你傷成這樣!」

  「那天我離開後,國王……將我關押在聖山上。」那名男子說得斷斷續續,喘口氣又道:「……是這位陌生人救了我,將我帶來這裡。」

  這時休狄才看到另一人搖搖晃晃地站起--一愕,他猛地大步踏前,攙住她明顯快倒下的身軀,右腳因為受傷的關係顯得有些跛。

  難怪他會找不到人,因為她跑去另一族的領地救其他男人!

  怒意陡升,卻見她朝他眨眨眼……窒塞思緒驀然明朗,想通其中環節,一顆心也隨之定下。

  局勢翻轉,還有機會。

  「休狄殿下?」長老狐疑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隨即被變了臉色的薩納國王打斷,為著不應該的人出現在此時此刻,他尖聲咆嘯:「不可能!不管妳是不是受了我女兒的委託,都不可能進去救人的!沒有人能夠忍過薩納王族設下的幻象法陣!萬劍穿心的劇痛沒有人承受得了!」

  --她當然承受得了,因為她沒有痛覺!

  銀藍瞳孔怔怔地望著她,他不敢想像那老狐狸設下的法陣究竟帶給她多大的傷害,她身上血跡斑斑,看不出來究竟是哪裡受了重傷。

  她瞄了他一眼,不知打什麼主意,突然手按在胸口,望著他深情款款地道:「我能夠承受的,因為,失去休狄的感覺,對我來說遠比那更加疼痛。」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聽到她開口說出這麼噁心肉麻的情話。

  真實性不高,他卻得努力控制臉上肌肉,避免在這種時刻表情鬆懈地嘴角上揚。這句話造成的效果顯然不小,底下有些衛兵神色動容,甚至有不少侍女偷偷拭淚……他從來就不知道族人還頗吃這套的。

  「休狄殿下!」

  氣極敗壞的聲音從旁傳來,他冷冷掃了長老一眼,完全不否認她的話,甚至當著眾人的面攬住她的腰。

  「妳是我們的恩人。」

  像是下定了決心,原本抱著情人的王女擦乾眼淚站起身,挺直身子,兩名妖精王族的視線交錯--也許是從當前情況看出些許端倪,她優雅地提起裙襬向他倆行禮。

  「以薩納妖精女王之名,祝賀奇歐新任國王登基,為了表示吾族之支持,薩納與奇歐願永為兄弟之邦。」

  此話一出,在場觀禮的薩納妖精竟無多大反彈,僅有老國王氣得渾身發抖,「妳胡說什麼話!我還沒退位!」

  「父王,您該休息了。」薩納新任女王的目光很冷,她微微擺手,兩名侍衛無聲無息地站在前任國王兩側。

  「休狄殿下,家父身體不適,我代他向您懇請先行告退。」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冷漠的藍色瞳孔帶著評估意味注視著那名老人--他先前就知道薩納一族之情況,現任國王的聲望遠遠不及其子女,再看剛才情況,顯然實權早已移轉。短短幾秒,奇歐妖精的新任國王早已分析利弊。在對方驚愕的視線中,他輕輕點了頭,招來侍從道:「威爾,請貴客去客房休息,之後將這位遲到的新郎帶下去療傷。」

  「……休狄殿下。」扶著情人準備告退,薩納女王瞄了眼奇歐長老,朗聲道:「待您大婚之日,我必前來觀禮祝賀。」

  點頭,待薩納一族的事情塵埃落定,他閉了閉眼,看著足以牽動他情緒的女人。

  「妳若跟我在一起,就會面對這些事情。」

  他表情嚴肅,她卻語氣堅定。

  「我不在意。只要你願意支持我,與我站在一起,我就會是無人能擋的狂獸。」

  見他仍緊蹙眉頭,她有些傷腦筋地笑了。

  「休狄‧辛德森,我愛你。

  「但是……但是,這並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作出決定,休狄。我知道離開你會很痛、非常痛,如果你仍然拒絕我,也無法與我站在一起,那麼我就走,不會回頭。」

  「妳要離開?」顧不得還有他人在場,休狄抓緊她,提高聲量,「妳還想去哪裡!」

  「很多的,休狄殿下。」她偏著腦袋,揚起嘴角,「這世界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像。」

  咬緊牙關,他知道她向來是說到作到。幾乎沒作多想,他往前一步將她拉近身邊,長老卻選在此時跳出來。

  「殿下還請三思,她不過是一個卑賤的人類女性,您的伴侶應是薩納女王--」

  「住嘴!」休狄瞇起眼,他從沒想過,旁人這般稱呼她竟會是如此刺耳。

  「不得再提起與薩納聯姻之事,本王樂於成人之美,拆散他人姻緣並非本王所願。」

  「丹斯長老,我感謝你在族裡作的一切,但奇歐妖精的榮耀由本王、以及奇歐的所有族人來開創!不需要靠誰來錦上添花!」

  隨著儀式的權杖重重頓地,在場的奇歐妖精接連跪下,如同波浪般擴散出去地低下他們的頭,朝這名新任的王獻上最大的敬意。

  「本王宣布,結婚儀式在一個月後舉行。」

  休狄解開自己的披風,以雙手替她披上,如同加冕。


  「--我的狂獸,我的王妃。」

 

 

 

 


【婚後片段】

  待她傷勢復原舉行婚禮,已是一個月之後。

  婚禮當晚,侍女早早退了出去將房間留給奇歐妖精的國王與王妃。沒人在場,見他出浴,她也就不客氣地湊過去一陣亂摸。

  「不得不說,你身體的觸感真是不錯--」

  被她撩撥得立即有了反應,休狄尋到她的唇用力吻上,察覺她正在解開自己的外袍,他趁著喘息空檔忍不住低吼:「慢點……慢點,妳就不能躺在床上乖乖等著讓我來嗎!」

  「等你什麼?臨幸?」看到休狄勉勉強強拉回外袍,她放聲大笑,「休狄,我還不知道你好這種的--好吧,下次我可以演演看,一隻躺在床上的魚干如何?」

  見休狄又在瞪她,她整個樂不可支,想將人推向床鋪,他卻硬是不給推,按著她的臀露出那種鄙視神情--為什麼有人能夠一邊喘息一邊露出這種鄙視人的表情呢?她越看越興奮,直接在新婚之夜與他動起手。精準而無聲的雙人過招在新房裡上演,最後她乾脆使了陰招,趁隙往他下體一抓一擼,他猛地一顫,被她絆倒摔在床上,趁機坐上他小腹壓制成功。

  「嘖嘖,休狄你這樣不行,萬一敵人抓住你的弱點怎麼辦?」

  「有誰會在戰鬥中抓住那個地方妳倒是告訴我!」

  那話簡直像是從齒縫中咬牙擠出來的,她雙手撐在他胸上,惡意扭了一下臀部,滿意地聽見他的喘息。

  唔,看來他不是很想作?她不太確定他邊喘邊丟過來的眼刀是指『給我動手』或是『給我住手』,還是他想玩放置play?算了,反正強逼人就範不是她的風格。正要起身離開,他卻早有警覺,一把抓住她的手,「妳要作什麼?」

  「什麼也不作。」她聳聳肩,滿臉無辜地道:「你今天好像沒那個意願。」

  「……誰說我沒意願的?」

  休狄有些惱,抓著她的腰用力往上一頂,硬挺隔著底褲陷入她的私密之處,她驚喘一聲,瞬間兩人位置互換,換她被壓制在床上。

  居高臨下,銀髮藍眸的妖精垂眼看她,嘴角揚起滿意的笑,像是國王巡視他的領土。

  「我比較習慣用這種方式。」

  她瞟他一眼,還想再戰,他連忙壓制住她不安分的手腳,低聲警告:「今晚妳想這麼過?」

  的確,新婚夜這麼過也未免太無趣。

  「--那麼,你可得努力點了。」

  一把環住他的頸子,她主動吻了上去。
 

 

 

 

 

20190514 全文開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