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平行世界、這是平行世界、這是平行世界,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咦,你怎麼在這?」

  她穿過白園小徑前往上課教室,卻見有些破損的紫色袍服從樹幹旁露出一角,覷了眼,是熟識的人。

  「冰炎?」

  沒反應,她猜想冰炎大概在休息,腳跟一轉就要離開。

  「……坐下。」

  簡單兩字讓她停住腳步,冰炎有些反常的要求讓她狐疑地看向他──

  「你受傷了?」

  受傷又不去保健室,想也知道叫她坐下的原因是什麼,呈予認命放下背包,挽起袖子幫忙療傷。

  其實他是想回紫館的,但尚未踏入就察覺瑟洛芬與阿法帝斯在裡頭等著他,大概又要傳達什麼話。索性不進房了,披著一身破爛紫袍在風之白園揀了地方闔眼休息,卻跟顧呈予撞上。

  這名學姐是在兩年前認識的。

  話不多……但是碰到術法相關領域就異常多話,他曾經懷疑自己跟夏碎在她眼中就只是不同術法的差別;除去術法不談,她待他倆的態度倒是挺正常,之前他跟夏碎因給提爾治傷脫下衣物時,她也是禮貌地別開眼。

  見袍服外的都已治療完畢,他褪下上半身的袍服,袒露的結實胸腹有著新傷,她盯著傷口皺起眉,掌下治療術法的白光濃烈,像是目前幫他治傷就是最重要的事。

  (至少她不像提爾會偷摸幾把,很安全。)

  之前她在保健室的話,他也聽到了。

  ──希望你們都能遇見一位能讓你們袒露弱點的人,不必武裝得那麼理所當然。

  冰炎原想反駁,但他想到,無論身處何地──就連無殿亦同,他很少熟睡,畢竟打小開始,扇那老太婆時不時地就會抓隻鬼族扔過來。

  讓他袒露弱點?冰炎懷疑會有這樣的人出現,但她都說了是祝福,他也不好說什麼。經歷過那樣的事情,他有能夠相信的人,可是把弱點──那個藏在最深處最為在乎的事情露出來讓人知道,簡直難以想像。

  「這邊差不多都好了。」

  呈予滿意地點點頭,跪在他身側橫過身子治療他左腰割傷。平時就覺得她很矮了,近距離一瞧,又覺得不只是矮,似乎整個人都小小的,她真的大他一歲?肩膀比他還窄,聚著治療光球的手指纖白,也沒什麼肌肉線條。

  嗯,不是近戰的料,若想走那路子大概得先把贅肉變成肌肉才行。

  冰炎下了結論,她沒發現自己盯著她品頭論足,只是專心對付眼前傷口。

  伸出右手,手指在她身後伸展測試著復原情況。瞅著她的眼,她依然盯著他身上的傷口,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

  冰炎起了點興致,伸出右掌往她背後一壓,她一時不防,整個人撲進他懷中。

  「什、什麼?」

  施法中斷,背後突然施加的力道讓她撞上眼前胸膛,摀著撞疼的臉,她爬起身往後方看去,只見一堆風之精靈嘻嘻哈哈地指著他們,見她困惑皺眉,笑鬧著一哄而散。

  找不到是哪隻下的手,呈予忍不住搖搖頭,「最近風之精靈好像蠻常惡作劇的,究竟怎麼回事?」

  「天曉得。」

  將錯就錯,冰炎非常不負責任地把原因扔給倒楣的風精靈,「他們愛開玩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她咕噥幾句,拉回注意力繼續幫他療傷。他也沒再出聲,只是有點意外盯著右手,指尖似乎還有她背部那種纖細的柔軟觸感,剛才撲上來的時候也是,個頭小小的,又柔軟,又溫熱。

  如果有個枕頭能夠像這樣,枕著睡應該很不錯。

  不知道哪裡會賣這種的。

 

  無殿中,傘指導冰炎的槍術訓練正好告一段落,鏡拿出幾樣東西,作著臨行前的準備。

  「我要託人去外界交易一些物品,你們需要什麼嗎?」

  「我──」

  抹去額邊汗水,坐在地上休息的冰炎抬首,發了一個音又隨即沉默。大概是某種困難的東西吧,見冰炎有些遲疑,鏡耐心地等了會兒,才等到這名他們扶養大的孩子開口:「……枕頭。」

  「……」

  扇原本在鬧著傘的,聽到這個答案,她跟鏡一起靜下來盯著他看。

  枕頭?這個過於簡單的答案讓他們一頭霧水,別說Atlantis宿舍原本就會提供,他也不可能無法自己購買。

  「是什麼樣的枕頭,冰炎小子你竟然買不到?」

  發現這件事比較有趣,扇丟下傘,興致勃勃地換了目標。

  「買不到。」冰炎誠實開口,雖然覺得應付扇很麻煩,但他的確找不到門路買,「我找不到枕頭是又軟又熱的,觸感不對。」

  另外兩人面面相覷,最後扇狐疑道:「又軟又熱的觸感?你為什麼突然想買這樣的枕頭?」

  「我想找一個……跟她很像的那種枕頭。」冰炎像是想起什麼,雙手盤胸思索,「又柔軟、又溫熱,抱起來很舒服,舒緩疲勞倒是不錯。」

  「跟她很像?抱起來?等等、等等──」

  扇胡亂揮了揮手,為什麼突然會變成這種話題?要是再繼續聽下去不知道冰炎小子會說出什麼。也對,他們三個人活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經忘記冰炎正逢這樣的年齡。

  甩出扇子遮住下半臉孔,扇難得嚴肅詢問:「是你主動的?」

  「主動?」冰炎回想了下,「是我主動的沒錯,她也不知道下手的是我。」

  這回不只扇跟鏡面露驚愕,連傘都抬眉瞧了他一眼。

  完全沒預警,扇直接朝他飛出一腳,冰炎及時避開,一旁訓練用的長槍及周遭地面卻被她踹出窟窿,他怒道:「老太婆妳發什麼神經!」

  「我可不記得把你教成這樣的孩子!」猛地低下頭,扇掩著臉嗚嗚哭了幾聲,「傘你也說他幾句話──」

  傘顯然沒打算配合她演戲,銀髮銀瞳的臉孔依舊漠然,僅是冷聲開口:「我相信他自有決定。」

  但根據冰炎對自家師父的認識,這句話比平時的音線還低上許多。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20150428

  分類名稱已經寫得很清楚了,就當作平行世界吧。不會收錄進實體書,跟正文與番外也沒有直接關係,只是想試著從冰炎角度寫呈予,或者解釋一點內心戲的部分(我實在懶得再寫二十多萬字了,正文也不好描述太多(RY

  說不定會有第二篇,也可能僅有一篇。

  然後,寫著寫著意外有趣(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