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公會派來處理這次事件的負責人,藥師寺夏碎。我相信你就是這次的委託人顧硯宇?」

  「為什麼來的人是你啊!」

  夏日午後,少年發出了慘叫。

  「我就是不想被姐知道才直接找你們那個什麼公會,為什麼偏偏來了個認識的--」

  見呈予的弟弟跳腳,夏碎輕咳一聲,他絕對不會告訴他自己是聽到委託人名字才主動接下的,不然這任務應該白袍就能解決了。

  「顧硯宇,你怎麼不找呈予來?」

  夏碎自認是很單純的疑惑,有家人在守世界讀書的話,理應會從最近的人開始找起吧?這次任務主要是驅除,對呈予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的程度。

  「姐會……啦。」弟弟咕噥。

  「什麼?」

  「姐生起氣來很可怕啦!」硯宇豁出去地低喊:「一般的碎念那種還好,但這種事她絕對不只是唸唸了事啊!」

  「生氣?」他被勾起一點興趣了。

  「就……泡一壺茶,說:『硯宇,我們來談談』,然後坐在那裡直盯著你看!看到你把所有事情說出來!」

  弟弟抱著頭,似乎真的覺得很可怕。

  「雖然我也曾想過不要說就好了,但是最久的一次,她很有耐性的盯著我看,一整天。」

  一整天與呈予對望相處……想著那樣的畫面,夏碎輕笑起來,「好像不錯呢,下次找機會試試好了。」

  硯宇的表情登時像是被鬼打到,只能滿臉不可置信地瞪著夏碎。

  姐的學弟果然很可怕!等姐下次回來後他一定要跟她說快點避開這個人,完全是存心不良居心叵測!有夠變態!

  「好了,請你說明任務情況,作為公會的袍級,我會解決委託人的困難。」

  回歸正傳,夏碎的表情也變得嚴肅,那立改的氛圍讓硯宇抖了一下,有些期期艾艾的開口:「就是……我朋友他們三更半夜跑去學校玩碟仙啦。」

  像是怕被責罵的孩子,他頭上彷彿有耳朵垂下,「姐叮嚀過我很多次了,我也有跟他們講說不要玩,結果現在有幾個精神不濟,還有一個昏睡不醒送醫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放心,他們不會有事的。」

  夏碎微微一笑,「那麼,傍晚時分就去你學校探探情況,我需要檢查現場。」
 

  逢魔時刻,他倆站在某所學校外面,這條小路上沒什麼行人,也不會有人看到他們的動作。見夏碎腳一踩就要翻過牆,硯宇趕緊提醒:「等一下,學校有監視器。

  「沒關係的。」

  硯宇只聽到對方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還有他聽不懂的發音,空氣中閃過一點亮光,接著聲音再度響起:「好了,我們走吧。」

  然後,對方只是一腳踩上牆,就直接憑著那一蹬翻過了幾公尺高的學校圍牆。

  硯宇張大了嘴巴。

  等等、混蛋!翻學校的圍牆可是他的得意技耶!他爬上旁邊的大樹,藉此翻過圍牆俐落跳下,但那個傢伙連找樹支撐都不用!

  見硯宇順利翻過,夏碎點點頭,示意他帶路。

  走過白天走慣的道路,硯宇沒多久就將人帶到那間教室。

  「我朋友是說這間教室感覺冷冷的啦,但我個人沒什麼感覺。」

  他有些煩惱的解釋,夏碎頷首表示了解,並讓他在外面先候著,自己進去一探究竟。

  硯宇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像才一下子吧,裡面那個人就走出來了。

  「沒事。」

  夏碎走出門,溫和笑笑,「只是一些……留戀著生人的氣息不肯離開,好好說明請對方離去後就可以了。至於你同學,我已經用其他方法循線過去處理掉了,休養幾天就能恢復。」

  雖然他也曾想過為何只有委託人沒被影響,但他一見到顧硯宇就知道了。

  對方身上的保護咒術,有著呈予施加手法的痕跡。

  夏碎忍不住勾起嘴角,有了呈予全心全意製作的護身符,大概沒什麼小妖小怪敢接近吧。

  「嘿--好厲害!」

  眼前的國中少年亮起眼,然後走進教室東摸摸西摸摸,「真的,那種奇怪的氣息消失了。」

  夏碎笑了下,轉身回報任務,等他掛掉電話,硯宇已經鎖好教室的門,接著有些尷尬地開口。

  「喂,你接下來還有事嗎?我請你吃晚餐好了,不然感覺我好像沒什麼能回饋的。」

  「好啊。」

  夏碎溫聲答謝。他想,當初呈予把名片給硯宇時肯定沒提,利用這種特定名片拜託公會的話,委託金額是從呈予那邊扣除的。

  ……所以,呈予現在大概已經知道了吧,不過回去時還是跟她說說今天的情況好了。

 

  其實顧硯宇一直覺得自家姊姊進了一間很奇妙的學校。好像什麼疑難雜事都能解決,就連今天這種類似的事情也難不倒她,但他不想老是讓姊操心,所以他還蠻感謝這個藥師寺的。

  可是感謝歸感謝,對方覬覦著姊這點依然不會變!是敵人!

  哼哼,看這傢伙肯定沒吃過路邊攤,他非常之故意地找了間還蠻喜歡的小店隨意坐下,點了幾份小菜然後加上大量辣椒,看看對方要怎麼吃!

  沒十分鐘,硯宇驚呆了。

  眼前這個傢伙像是那種傳統大院有良好家教的少爺似的,很優雅地進食著,一整個把路邊攤吃成懷石料理,那些辣椒甚至沒讓他出一滴汗。

  姊的學弟到底是怎樣的人啊!

  「怎麼,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嗯,很簡單的任務。」

  硯宇抬頭,這才發現之前那個少年白的傢伙也來了……而且這次還把頭髮染黑!

  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對方挑起眉,「蠻香的。」

  「冰炎你要吃嗎?呈予的弟弟請客。」

  「哦?」不知道是戴隱形眼鏡還是怎樣,原本是紅色的黑色眼睛瞄了他一眼,硯宇粗聲道:「對啦,有什麼意見嗎?這家還不錯吃,我跟我姐常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乾脆地拉過塑膠紅椅坐下,冰炎抽了竹筷掰開,戳過滷蛋後聞了聞,默默地吃起來。

  「呈予也常來吃?」發現對方透露的新訊息,夏碎問得非常之順口,「她通常點什麼?」

  「姊她喜歡……不對、我幹嘛告訴你這個外來災害!」

  猛然醒覺,硯宇連忙打住,「雖然你這人好像不錯,但你黑黑的等級姐會應付不來,不行不行。」

  「……嘖。」

  這個傢伙剛剛是嘖了一聲嗎!是在嘖他對吧!

  他瞪著那個傢伙,可是對方跟少年白都彷彿沒事般繼續吃他們的。

  「老闆,來一份飯糰。」

  喔?難得有人會來這裡點飯糰,對方的菜單吸引了硯宇的注意力,抬頭看去,是一個衣服皺皺的男生開口點的,他身後還有一名單手掩臉彷彿很頭痛的短髮男生。

  等等、那個男生跟旁邊這個藥師寺的臉好像!

  「萊恩,我們正在進行跟蹤!」對方低叫,好像有點無奈。

  「可是有飯糰……歲不是也想坐下來一起吃嗎?」

  「什--」

  「萊恩、千冬歲。」冰炎準確無誤地叫出來者名字,「你們在這裡幹嘛?」

  「他們不是說他們在進行跟蹤嗎--」硯宇不懂為什麼他們自己都說出來了,冰炎還要再問一次,「啊、難不成他們是你們引來的?」

  千冬歲尷尬地咳了幾聲,「好巧,學長、夏碎哥,我跟萊恩剛好解決完任務,他看到有飯糰就衝過來了。」

  所以就是原本在跟蹤但不小心讓萊恩發現這裡有賣飯糰所以露餡了。夏碎跟冰炎同時完成翻譯,接著夏碎微笑點頭,「真巧,我們也是剛結束任務來吃個飯,坐吧。」

  「打擾了。」

  千冬歲很快地拖過椅子在相併的鄰桌坐下,萊恩點完菜也晃過來,「千冬歲,你還沒點餐。」

  「等一下,我有事情要辦。」

  揮揮手要自家搭檔先來別打擾,將剛才情況全數觀察進眼底的現任紅袍看準目標準備出擊。

  「你好。」

  硯宇本來想說沒自己的事,結果那個叫作千冬歲的眼鏡仔一坐下就跟他打招呼。

  「你好。」他胡亂點了兩下頭,見對方沒有停止對話的打算,只得放下筷子與臭豆腐,問:「你們是一道的?」

  「他們是我們的學長。」千冬歲推推眼鏡,掩去底下的精光,「我還沒點餐,這裡有什麼好吃的?」

  「簡單。」硯宇想也不想地開口:「我推薦這邊的飯糰,你那位朋友挺上道的。」

  「……還有其他菜嗎?」

  千冬歲淡定詢問,但萊恩用力朝他比出拇指,眼見自家搭檔拿著熱騰騰的飯糰就要起身走過來分享他對飯糰的熱愛,他連忙眼刀射過去--

  行了,夏碎哥擋下萊恩了。

  「這邊的滷味好吃。」硯宇指指菜單,然後一項項說了下去,「這道也不錯,我跟我朋友打完球會點這個,俗又大碗。這道是我跟我姊都很愛……啊、還有這道,雖然我不知道女生為什麼會喜歡這個--」

  將對方說的菜餚一一記下,自認完成任務的千冬歲非常滿意,他隨便點了其中一道,接著被那個辣度嗆到不斷咳嗽,只得接過萊恩默默遞來的水杯含混吞下。

 

  滿桌菜餚一下子就被五個大男生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解決了,結帳時,夏碎率先拿走了兩桌的帳單。

  「我付吧。」面對硯宇的抗議,夏碎笑笑,「託你的福,我知道呈予的不少事。」

  硯宇震驚了。

  他說了什麼?他剛才有說什麼嗎!他記得沒有對他說啊!

  眼前這個傢伙到底知道了姊的什麼事!

  「你很故意。」冰炎看了後面一眼,對方落在他們身後幾步,一臉糾結地抱著頭苦苦思索,「他大概要想好一陣子。」

  「呵。」夏碎輕笑,接著偏頭朝自家弟弟開口:「謝謝你了,千冬歲。」

  愣了下,千冬歲有些受寵若驚,「……不會,如果能幫得上哥的忙就太好了。」

  他決定了!就算要把呈予學姐綁來給夏碎哥,他也會努力去作的!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吧。」

  走到一個定點,冰炎望了望天色,「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

  「那個、今天非常謝謝你的幫忙。」

  硯宇用力鞠躬,若非藥師寺夏碎處理掉學校的那個東西,自己可能到現在還是會擔心駭怕。該怎麼說呢,他表現出來的樣子,像是只要交給他就什麼都沒問題了,讓人整個安心下來。

  眼前的人勾起微笑,「……果然是呈予的弟弟呢。」

  什麼?

  硯宇不懂對方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話,難不成他原本不像?正要問的時候,女生的尖叫一下子傳了過來。

  「硯宇!」

  他回頭,兩個班上女生直衝過來--學校在住家附近就是這樣,不管怎麼樣都會碰到熟人。她們眼睛直勾勾盯著那幾個人,整個狂冒愛心小花。

  「這些帥哥是誰?你認識的人嗎?你朋友?」

  坐他旁邊的那個女生問得興奮,就要拿起貼得花花綠綠的手機對準夏碎跟冰炎拍照。

  「喂喂,注意一下人家的隱私權啦。」記得他們出任務時不能隨便留下影像記錄,硯宇皺眉擋住對方鏡頭,「不要亂拍。」

  「沒關係。」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冷笑低語:「她們拍不到的。」

  拍不到?難不成他們是阿飄?

  還在思索他們是不是阿飄還是魔神仔那一類的東西,女同學突然沮喪地叫了出來,兩隻手機的鏡頭同時壞掉--最好是這麼巧啦!他抖了下,突然覺得這個眼鏡仔陰險的程度跟那個有著很長日本人名字的藥師寺夏碎有得拼。

  「硯宇你有沒有聽到?回答我嘛!」猶不死心,另一名女生抓住他的手臂拼命搖晃,「那是你朋友還是你親戚?我記得你不是只有一個姐姐--」

  「我姐的學弟啦!別再搖了,很煩耶!」他不耐地撥開對方的手,然後作手勢趕她們離開,「好啦,我跟他們還有事,要先走了。」

  「什、什麼嘛!」女生氣得尖叫,看起來像是想要撲過來打他,「你脾氣這麼差,才不會有女孩子喜歡你!」

  「那又怎樣,我有我姐就夠了。」

  「你這個姐控!大笨蛋!我不要理你了!」

  對方氣得跑走,另一名女生戀戀不捨地多看了帥哥群幾眼,才轉身追去。

  「我才不是姐控!我只是擔心她被奇怪的人拐走而已!喂、妳有沒有聽到啊!」

  對著跑遠的女生大喊,硯宇回過頭不滿抱怨:「搞不懂班上那些女生,隨隨便便就說我這樣會沒有女生喜歡,我說關我屁事後又亂罵人或是哭著跑走--咦、你們幹嘛那種臉?」

  眼前四人露出超級微妙的表情,硯宇反射性低頭一望,嗯、石門水庫是關的,也沒沾到或踩到什麼東西,那到底是怎樣?

  「你沒想過對方可能喜歡你嗎?」

  千冬歲一推眼鏡,所謂旁觀者清,就只有當事人還不知道--慢著、這形容好像有點熟悉。

  「你開玩笑?喔、你不知道吧,她們很討厭我啦。」

  硯宇沒什麼所謂地擺擺手,語調輕鬆,「而且喜歡一個人會罵對方笨蛋跟蠢蛋?那我寧可不要,姊可從沒罵過我類似的話,光就這點來說我姊好太多了。」

  原來這種遲鈍是遺傳來的……

 

 

 

 

 

20150405

  繼續寫番外!

20181014

  全文公開。

 

文章標籤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