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作的同時,我就得面對自己字彙的貧乏、語句的不通順,以及僵硬無趣的情節,面對寫作、面對自己正在打出的字句,第一線地知道自己的文字究竟有多麼地乏善可陳。

  只得字句推敲,刪刪改改後勉強把成品拿出來見人,甚至修改四五次不夠,每次看每次都有不滿意的地方,怎麼改都不會是最好的。

  所以對於閱讀者那樣地喜愛自己的文章,便感到不可置信及受寵若驚。我這樣寫真的沒問題嗎?為什麼會喜歡呢?

  會說「寫作是快樂的」,只有在靈感噴湧而出之際、以及為紓解己身苦痛而創作,能沾得上一點邊。其餘時刻,大多抱頭扯髮苦思地擠出每一個字,甚或逃避似地將寫作丟到一邊,暫時不想見它。

  只是……等著,有些心驚地等待著。

  等到閱讀者回過神,發現了真相、發現了其實自己的文章並不如何的真相,笑說以前怎麼會喜歡這樣的文章呢,那般地丟棄。

  這時就會想到簡媜的這段話:「即使世態混沌江湖炎涼,即使知音離席讀者棄絕,即使門前荒草沒膝枯枝擋路,一個文學國度的人也應守護純粹且尊貴的心靈。沒有任何人觀賞,白楊依然是白楊,遺失讀者的作者不遺失自己的筆依然是作者。一世總要堅定地守住一個承諾,一生總要勇敢地唾棄一個江湖。」

  僅此而已。

 

 

 

 

2014082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