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了一個夢。

  夢裡我又回到小學時代,但班上的同學不太一樣,有許多我看過的動漫角色出現。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拍拍手要大家安靜,說是有位新同學要轉進班上。

  轉學生的名字太長,我記不清楚,但依稀有個櫻啊還是雪啊淚啊的印象,整個人散發出七彩的光芒,她踏出的每一步還會升起蓮花。夢裡果然很神奇,什麼樣的人都有。

  班上同學幾乎是立即撲上去,搶著要她跟自己坐在一起。據說轉學生智商高達兩百,父母親戚皆是世界性的富豪,但她還是來到這個小小的班級上課。

  我很感興趣地看著接下來的發展,每當有人對她有所不滿,周遭同學便起而撻伐,或是安慰她。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跟她的眼睛對上了--她像是看著某種異類地瞪著我,接著揮了揮手,身旁的同學背景頓時模糊不清。


  「妳在看什麼?」

  夢裡,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隨著她一步步走過來,臉上宛若硬殼崩解,殘缺地露出一張甚至連清秀都算不上、極為平凡的憤怒臉孔。那破敗樣子太過可怖,我竟一時屏住了呼吸。

  「很有趣嗎?看我這副模樣,讓妳覺得很好笑對吧?像是小丑對吧?」

  她猛地把我扯過去,緊貼著那扭曲的臉,以及佈滿血絲的瞳孔。

  「妳看我啊!看看我的樣子!

  「想要特別錯了嗎?

  「想要有權力有家世的背景,不對嗎?

  「希望父母不因金錢爭吵,有錯嗎?

  「我只是想要受人所愛、被人珍惜,沒有人會對我產生敵意,妳了解嗎?」

  她說得又急又快,雙手緊緊抓著我的領口,那張臉直逼眼前。

  「妳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我告訴妳好了,辱罵妳、扯妳頭髮,其他人安靜地像是死了一樣,沒有人來救我,沒有人!

  「好幾次我都努力睜開被打得腫脹的眼皮,但沒有一個人敢看我的眼睛!

  「妳根本不會了解那種感覺!」

  那大睜的眼幾乎要把我吞進去,翻滾著黑暗、彷彿深不見底的泥濘,一旦沾上便若毒素蔓延全身,成為終身無法忘卻的疤痕。

  「……我知道啊。」

  看著她,我靜靜地道。

  「我知道。」

 

  就是因為經歷過才知道,世界本就不會回應你的每一句話,無論你怎麼嘶吼痛哭。

 

 

 

 

 

 

 

 

 

20140823

  我很努力要寫出瑪莉蘇了,相信我(頂鍋蓋逃跑

  註:「世界本就不會回應你的每一句話」記得是好幾年前在某本書上看到的,但我忘記是哪一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