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那應該也算是孽緣的一種。

  誰讓她在開學後一個星期便毀壞了學校的畫作?幸好是補得回來……不然估計自己要一輩子為Atlantis做牛做馬了。

  「喲,這不是洛嗎?」遠遠地,有人跟她打了招呼。

  「……夏卡斯。」毫不掩飾不想見到來者的心情,她的臉整個垮下。「我這個月可是繳了款的。」

  「我知道。只是來打個招呼,這就要走啦。」夏卡斯微聳了肩,倒也不怎麼在意───但提醒總是要的。

  「妳的欠款只剩四十期了,加油啊。」他揮揮手,很愉快地走了。

  ……唔,還有四十期嗎?

  哭喪著臉摸摸繳完款後的乾癟荷包,她再度前往餐廳覓食看能不能多少貼補一些回來。



  所以說,她還得忍下想學去年一樣拼命打工的慾望───雖然最後是出席時數不足被迫留級一年。

  千萬不可以再這樣了……不然她就要跟冰炎還有夏碎小弟同個年級啦!今年都已經因為這件事被阿利那傢伙虧到忍不住發火跟他打了好幾場了說。

  唉,學姐難為。



  「……這跟學姐難為沒什麼關係吧?還有洛學姐麻煩妳不要每次一談到這個話題就想找人抱一抱,喵喵快被妳勒到沒氣了。」千冬歲停下進食的動作提醒著。

  「呃、抱歉,喵喵。」

  她鬆開手,而小學妹立即逃到桌子的另一邊去。

  小洛在講古的時候是絕對不能在旁邊的───BY 喵喵



  「洛學姐作過很多種類的打工嗎?」聽完留級一年的前因始末(又或著是看到喵喵的下場),漾漾決定換個安全話題。

  「是還蠻多的啦───漾漾來,我講給你聽。如果你有興趣還可以自行選擇幾種擅長的去做。」洛有些興奮地將椅子拖到臉色發白的小學弟旁邊準備講古。

  「……像你的水屬性幻武兵器,我聽說你曾用來尋找物品吧?如果你對守世界的任務沒興趣,其實也可以用她來做原世界的任務───像原世界那個公車站牌不是都有貼什麼尋人抓什麼的任務告示?」她摸著下巴努力回想著。

  尋人?抓什麼?公車站牌上的任務?

  漾漾是聽得一頭霧水,而後猛然一驚───不要開玩笑了!要是拿米納斯去尋人抓姦她一定會弒主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用了……」他搖頭搖得飛快。

  「沒興趣?不然這樣好了,你目前住在黑館也算是有地利之便,看你家學長要不要跟你合照一張。」

  「合照?」

  「沒錯。漾漾,要知道冰炎還有夏碎的照片可是很熱門的!最近阿利的照片價值也有上漲的趨勢!當初我也接下這外快,不過要闖進黑館去拍冰炎真的很麻煩,所以現在不做了……通常要與外牆的老巫婆大戰三百回合,還不能傷了他們……但是你要知道他們的出浴圖起碼標到幾百萬卡爾───噗!」

  漾漾傻住了,一張照片標到幾百萬卡爾幣?

  「不要隨便說些有的沒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冰炎啪地一聲將某人的頭拍去撞桌。

  「……冰炎小弟,看來我是太久沒跟你打了是吧?!」

  摸摸撞疼的鼻子確定還安然無恙,洛跳起來將一把銀藍雙面大刀嚓地砍進了桌面,只是原本很有恐嚇性的語調在撞紅的鼻子與疼出淚花還要努力抬頭瞪著對方的情況下,什麼威嚇架式通通跑光光。

  「怕妳不成。」冰炎冷哼一聲,隨手就是陣法準備轉移到武術場。



  「……他們這樣打沒問題嗎?」

  「漾漾,不用擔心,小洛從來沒有打贏過喔。」拍拍好友的肩膀,喵喵用一種已是家常便飯的情況的表情笑著這麼說。

 

 

 

 

 

 

 

 

20080730

20140724

  很久以前的愚人節賀文就是從這裡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