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塊極洲上,當企鵝啊啊啊地叫著在風雪中互相傳遞訊號時,在一片白色與黑色之中的其他色彩就顯得特別突兀。

  尤其那還是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看起來還在就學階段的少年。

  「洛,我們什麼時候才回得去?」

  十三歲的席雷.阿斯利安擠開旁邊的企鵝湊過去--此舉讓原本緊靠在一起取暖的企鵝惱怒似地叫了幾聲搖搖擺擺擠到另一邊,隨即又是新一批的擠上來。

  「叫我學姊。」她頭也沒抬地糾正,咬著筆桿努力思考這條線應該畫到哪裡,那條線又應該交錯到哪裡,連頭上積了堆雪都沒感覺。

  「小洛妳在畫迷宮嗎?」

  「這是傳送陣,不是迷宮。」她再度糾正。


  噢!這條曲線她記得要彎過這裡繞個圈圈畫個三角形再畫一朵花!


  「……讓我畫吧?雖然我還沒有學到,但是妳可以告訴我口訣。」

  「不行!我不能因為不熟練就不畫!」洛發出嚴正聲明。

  「或許妳可以用圓規?」

  「那樣子很拙。」

  「現在不是拙不拙的問題了。」阿斯利安忍住一個噴嚏,道:「妳已經誤傳三個地方了──為什麼本來要回學校卻跑到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來?」

  他忍不住又點了個火咒取暖。

  「妳不冷嗎?」

  「我覺得很涼快啊。」洛比出大拇指,穿著短袖的她背後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臉上還掛著一點違和感都沒有的暢快笑容。




  ……其實他懷疑學姊不是人類已經很久了。




  等他們回到學校,已經是兩天後的事。

  於是在學會傳送陣之前,席雷.阿斯利安沒再跟去過一次。

 

 

 

 


20081108

20140725

  結果幾年後洛還是妥協用圓規了(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