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那名菜鳥的錯。

  自從阿斯利安拒絕與他一起出任務後,公會知曉他個性,安排的搭檔自然也輪不到那些低賤種族。只是那天前往公會拿任務所需情報,負責調度人手的部門只剩下一位新面孔,在他冰冷的注視下唯唯諾諾地找半天還找不到一位空閒的袍級。

  「找不到人的話就算了,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不耐地說完話,他腳跟一轉就要離開。

  「休、休休狄殿下,殲滅鬼族的任務只有一名黑袍不太安全,依規定至少還需要一名袍級--」

  對方抓著手帕連連擦汗,手忙腳亂地翻著抽屜,最後拿出一份壓在最下面的資料,「找、找到了,還有一個人!」

  接過對方戰戰兢兢遞過來的資料,休狄大略翻閱了下,白袍、女性……人類,家世背景一片無力的慘白。

  「我拒絕跟低賤種族打交道。」

  把資料摔了回去,睥睨的目光射向對方,他的語氣極冷,「不然你就找其他黑袍。」

  「但、但但但是……我剛剛已經把任務發給那名白袍了……」

  在他幾乎要殺人的目光下,那名菜鳥看起來像是要停止呼吸直接昏倒了事。

  愚蠢的、草率的傢伙,等這任務一結束就該建議公會把他調走。見集合時間即將逼近,休狄忿忿地奪過資料轉身離開,若因為遲到這點小事讓低賤種族鑽到空隙找碴,是身為王子的他絕對無法忍受的。

  到了任務地點,一名身著白袍的女性已在原地等候,見她打著呵欠的模樣,休狄忍不住皺起眉。

  「哎呀,好久沒出這類任務了。」

  我還以為公會都把我給忘了呢--女人扳扳頸項舒展筋骨,傳來細微的喀喀聲,看到他後揮手打了招呼。

  「你就是這次任務的搭檔?你好啊,休狄,等等就聽你的啦,我很久沒跟鬼族打了,還挺懷念的。」

  「人類……低賤的種族,我只說一遍。」看著那名女人臉上的笑容,休狄的視線未減冰冷,「不要隨便叫我的名字,妳不夠格。」

  「不夠格?」女人表情微見訝異,然後不怎麼在乎的聳聳肩,「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不喜歡被喊名字的,好吧、黑嘛嘛,等一下打鬼族你有什麼計畫?」

  「--妳叫誰?」

  休狄危險的瞇起眼,連帶著那眼瞳映出極為冰冷的藍色。

  「這裡除了你以外還有誰穿黑嘛嘛?難不成要叫那群鬼族?」女人伸出大拇指隨興地一比,不知何時出現的鬼族已逐漸逼近兩人,「算了,看來你很難溝通的樣子,囉哩囉嗦的計畫就算了,反正把他們通通打回去就對了吧。」

  話語一落,休狄甚至沒來得及出聲阻止,白色袍服像是流光般劃過眼前。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來襲者見識你的殺!』」

  揚著亢奮的笑容,女人宛如一頭出閘猛獸狂奔而出,而後猛然跳起,幾乎是眨眼就握在手中的黑色巨斧挾帶著風壓高高劈下,距離最近的鬼族首當其衝被風壓削成兩半。利刃與風壓劈裂地面,止不住的力道化作猛虎往前奔馳沿途撕裂鬼族,簡直像是過紅海地在黑壓壓的敵軍間清出一條道路。

  休狄反應極快,定下心神後立刻設下保護結界,彈指間便是幾聲劇烈爆炸,只是這猛然竄升的溫度以及爆炸的颶風似乎影響不了那低賤人類,她轉起巨斧舞出黑光逼開重新聚上的鬼族,趁著這間隙翻身跳回結界。武器往下一插的同時旋身踢出一腳踹爆敵人腦袋,黑色的腐蝕性血液濺上衣服也不以為意--簡直像是樂在其中似的。

  「哈哈哈哈--」

  那女人在放聲大笑。

  鬼族一波波湧上的當頭,他聽到她那種極為亢奮、像是鬆開一切枷鎖與束縛的笑聲,伴隨著黑色巨斧揮出的高度破壞力,衝入敵群中宛若銳器筆直切開毒物。

  不想被那種笑聲干擾,他壓下火氣任由對方殺入敵陣,繼續維持著一種訓練已久的精準彈指在鬼族間引發爆炸,直到某個暗紅色的物體飛過,啪搭一聲貼上牆壁,他定睛細瞧,是不知哪部位削下來的肉片。

  鮮血染紅牆壁直流而下。

  鬼族的血不會是紅色,所以這是--

  他抬起頭,提氣怒吼出資料上記載之名。

  「『狂獸』,回來!」

  回應他的只有鈍物的痛擊聲、骨頭的碎裂聲、以及鬼族的慘嚎。

  「該死!」

  手指一彈,原本僵持在他四周的鬼族像是踩到什麼陷阱似地產生連環爆炸。

  等到鬼族全數滅盡,那女人從漫天爆炸煙塵中出現,踩著悠然的步伐向他走來--右手腕以下整個撕裂消失,白色斷骨從血肉中突刺出來,左手正握著另一手的殘肢一拋一拋的,看到他後勾起爽快笑容。

  「喲,黑嘛嘛,今天打得挺愉快的。」

 

 

 

  「--先天性無痛症。」

  醫療士翻看過她的資料後怒氣沖沖開口,「患者沒有痛覺,甚至無法察覺可能有的危險!不是已經下令盡量避免她接這類任務了嗎?為什麼她會接到這個任務?是哪個傢伙指派的?」

  「公會。」

  見他答話,醫療士忍不住碎碎念:「你這傢伙是她搭檔?怎麼沒多注意一下?」

  「錯了。」他冷笑一聲,高高地揚起下顎,「那種不知自己實力多少就衝進鬼族中、甚至負傷回來的低賤種族不配作本王子的搭檔。」

  「你這傢伙--」

  見醫療士幾乎要撲上去跟那名黑嘛嘛對幹,她像是局外人般地拿了片餅乾啃著看戲。

  難怪近一兩年都沒接到這類任務,身手都快退步了。

  黑嘛嘛用鼻孔看了她一眼,隨即像是看到什麼髒東西般地鄙視地皺起眉。

  太有趣了,聽說黑嘛嘛--據說是某位妖精王子殿下,最近搭檔跑掉又很可憐的沒人想跟他搭檔,以後或許有不少合作機會。

  吞掉最後一口餅乾,她站起身甩了甩雙手。

  很好,接下來該動工了。

 

 

 

 

 

 

20140205

  咒術寫多了就想換個武打片⊂彡☆))∀ˊ)(被炸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