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將來想作什麼?」

  蓄著一頭短髮的女孩轉過身抱著椅子,喀噠喀噠的聲音在小學的教室裡直響。髮尾薄薄的黑貼在白皙的頸上,翹著很趣味的弧度。

  男孩沒抬眼,他的心思專注在明天要交的生字作業上,只有那握在手中的鉛筆短暫地停了下,又一筆一劃地寫下去。

  「我啊,長大以後想當空服員!這樣就能去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地方噢!」

  對於男孩的沉默絲毫不以為意,女孩像是想到那幅光景而開心地笑了,雙手在空中不斷地畫著圓,以表示那些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地方,都是她將來會印上足跡的地點。

  「然後我還想去那個什麼……老師說過的、很遠很遠的地方叫什麼?海邊的餃子嗎?」

  「天涯海角啦!又不是去海邊開餃子店!」

  忍耐著聽到這裡,小男孩終於受不了地開口糾正。

  「好啦,天--涯--海--角--」拉長了音調,小女孩又咯咯咯地笑起來。她望著窗外的灰藍色天空,臉上的期待表情像是指要揮動雙手就能飛上去,但突如其來的靜默反倒讓小男孩不習慣。他抬頭看著對方的臉,開口:

  「……喂。」

  「幹--嘛?」

  「妳臉上那幾條紅紅的是怎麼了?」

  「紅紅的?」

  小女孩摸著臉,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般扁起嘴。

  見她笑容消失,小男孩也不笑了,「該不會又是妳媽打妳吧?」

  小男孩常常從大人的口中聽到一些事──大人總以為小孩子不了解,但其實他們什麼都聽在心裡。

  「……沒有。」

  小女孩將頭扭到旁邊去。

  「明明就是!」

  他驀地生氣起來,「上次妳來學校的時候臉上還有瘀青!我媽媽還說妳身上的其他傷口是用煙燙傷的!妳的媽媽根本不是媽媽!」

  「才沒有!」小女孩大聲反駁,「媽媽就是媽媽!你不要亂講!」

  她剛才還望著天空的很漂亮的眼睛,現在卻像是要哭出來般地瞪著自己,讓小男孩退縮了下,又彷彿要展現自己般瞪回去:

  「明明就是!老師也說過可以幫妳、讓妳去另一個更好的地方,而且那邊的人不會像妳媽媽一樣打妳!」

  「……但是,那些人都不是我媽媽啊!」

  小女孩終於大哭出聲,她推開桌椅跌跌撞撞地跑開,甚至還在中途狠狠摔了一跤,綁在髮上的藍色緞帶鬆脫,沾滿塵灰地掉在走廊上。

  「媽媽才不會傷害小孩……」

  生氣的小男孩沒有追上去,只是用力瞪著藍色緞帶,好一會兒才撿起來。

  他不想害她哭的,一點也不想。

  明天就向她道歉吧。

  握著手上的藍色緞帶,男孩這麼決定。

 

 

  「媽媽!」

  小女孩衝進家門,看到女人坐在餐桌邊,連忙跑過去撲上她大腿,「媽媽,媽媽就是媽媽對不對?」

  「吵死了!」

  小女孩被推倒在地,驚嚇地瞪大眼,她聞到媽媽身上傳來熟悉的臭味。

  看到小女孩的表情,女人面孔扭曲,未屆中年便佈滿皺紋的雙眼直勾勾地瞪著小女孩,像是終於證實了心中的猜測。

  「啊啊、沒錯,妳也討厭我對吧?也想要離開我對吧?」

  「沒有,我最喜歡媽咪了!我想跟媽咪在一起──」

  「說謊!」

  歇斯底里的女人猛地扯過她的頭撞上牆壁,幾聲沉悶的撞擊後小女孩軟軟地倒了下來,女人掐著她的脖子繼續搖晃,尖叫。

  「每個人都這麼說!那個沒用的男人也這麼說!但他最後還是沒有回來、沒有回來!妳以為我會相信妳嗎!」

  ……好痛。

  頭好痛,媽咪的指甲也掐得她好痛。

  很久很久以前,她害怕雷聲而嚇得哭出來的時候,媽咪都會抱著她說故事給她聽。

  現在她也想抱抱媽咪,手卻舉不起來了。

  「媽咪……我會一直一直在妳身邊的。」

  「所以、不要哭……」

 

 

 

  男孩終究沒再遇見女孩。

  僅短短一周,他就從大人洩漏的蛛絲馬跡之中拼出事情的大概。

  燃燒的大火,漆黑的焦燼。

  女孩已經不會回來接受他的道歉了。

 

  男孩依舊過著自己生活,從國小畢業、進入國中、高中、最後成了飛行員。曾有人問他為什麼要隨身攜帶著一個小盒子,他沒開口,微笑以對。

  然後,當男孩逐漸長成男人的某一天,他終於找到那個最遠最遠的地方。

  男人走上山崖,從隨身不離的小盒子裡拿出一條破破舊舊的藍色緞帶。

  海風強勁,將緞帶吹得不住飄動,隨著男人的手掌慢慢張開,緞帶一下子便脫離男人的手被吹至遠方。

 

  海之角,天之涯。

  現在,妳終於到了。

 

 

 

 

 

 

20140120
  僅紀念一條很久很久以前的新聞。

  在想自創究竟是只放自創blog就好還是連這裡一起放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