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煌天帝國第十日。

  在現今各國情勢緊張,自己無處可歸的情況下,迪里亞斯想起之前待過一陣子的傭兵團。雖然不確定對方是否會收留自己,但也有某種隱隱的、不該有的確信。曾為敵方並與之對戰過,卻將重傷的自己帶回團裡療傷,那位奇怪的傭兵團團長。

  --殲滅任務。

  藍斯洛特皇下令,漆黑盔甲後面隱著冷酷的聲音,身為王的直屬騎士,他帶著一支小隊領命而去。合該是正大光明的命令,他們卻披上了黑衣夜行,埋伏樹叢靜待精靈武軍假扮商隊過境。

  匆忙的馬蹄聲達達地由遠而近,他屏氣凝神,靜待最佳殲滅時機。藉著對方的火光,他看清來者面容,跟著一愕,一車子老弱婦孺與滿滿的日常貨物。皇,這怎麼看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啊!

  商隊即將經過,他舉棋不定,副隊長看著他、士兵下屬亦持武靜待他的命令。從他們臉上,他看不到任何猶疑,有的只是絕對服從命令的信念,以及迎接殺戮的……狂喜。


 
 我發誓,將善待弱者。


  當年與黑騎士共同複誦的騎士誓言早已不存,只餘人皇狠絕命令。


  迪里亞斯,你要違抗我的命令?


  我發誓,將幫助……


  幫助誰?

  看著下屬堅定的表情,迪里亞斯眼中浮現迷惘,自從成為騎士,他從未有過一刻忘記誓言,如今他卻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服從命令就是正確的、藍斯洛特皇就是絕對的。

  商隊的馬車咖咖咖地行駛過去,腦海中皇的命令最終尖銳地割碎了騎士誓言,最後他咬緊牙關,輕不可辨地道:「--攻擊!」

  宛若猛虎出閘,煌天士兵精銳優良,豈是那些百姓能夠比擬。幾個士兵手起劍落就是一條人命,淒厲惶惑的慘叫劃破夜空。緊抱著幼兒的白精靈婦女在他面前瑟瑟發抖,轉身就要逃離。

  迪里亞斯高舉起劍,當空砍下。

 

  虎口劇痛。

  先是尖銳物體急速擦過風的聲音,接著一陣強烈力道從劍柄直透手腕,甚至讓他落下的劍偏了偏,沒能砍中目標。

  他猛地抬首,襯著一輪銀月,來者的黑色長辮在夜風中晃蕩,為首的女劍士將劍尖指向他,身邊手持大弓的射手蓄勢待發。

  「敵人!」

  他們立刻後退圍成隊形,任死傷者倒在馬車上。他冷靜判斷情勢,士兵的情況大多無礙,剛才那箭應是嚇阻,只為救人。是哪方人馬?精靈?夜族?人類?

  在雙方僵持過程中,周遭樹叢又多出不少人的氣息,短短幾秒間,來者人數竟比他帶來的小隊人馬還多了。藉機環視周遭,這些士兵像大雜燴似的,參雜著好幾個種族,甚至看到聖族淨化部隊欲殲滅的黑精靈。這麼一個兵團,竟隱隱有著軍隊的規模。動作簡潔、整齊劃一,看得出來經過良好訓練。

  「我以為--」

  女劍士出聲,清朗語調遠遠傳了出去。

  「不向商隊出手,是各族間的默契。」

  「我皇有令!」底下士兵忍不住搶先開口,「那是聖族武軍所假扮,而非一般商隊!你們這些外來者,別多管閒事!」

  女劍士皺了皺眉,視線在他們與商隊間來來回回,臉上流露出與他相似的困惑--他竟因此產生一股不合時宜的安慰感。啊、是的,知道這列商隊僅是平民百姓的,並非只有自己一人。

  「跟他們說也沒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副隊長恨恨地道,隨即遭他喝止。之後他命部隊先行撤退,對方亦無追來,僅忙著醫療傷者。而藍斯洛特皇聽到任務遭人阻撓,隨即派另一人接下任務,並令他進行其他的暗殺計畫。

  再次見到那名女劍士,是在血染沙丘與巫妖一戰過後。她並不服膺人皇,但也不服於其餘四族。作為一名傭兵團的團長,在其餘四國聯合起來對抗人皇後,對方將負傷的他帶回團裡療傷,並力排眾議,接納他成為團裡的一份子。

  身為一名煌天帝國的騎士,在他認定其餘四王皆無權擁有王權之印的情況下,她的行為是他無法理解的。


  「--也許你們耳裡聽來可笑,但即使當今世道不存,我依舊相信著正義與公理,煌天的騎士精神不能被遺忘。」

  「……我相信。」

  他愣了下,睜大眼看著這名當初將重傷的他帶回的人。

  「我相信這世界還有正義、真理,與公平,不然當初攻打其餘四國的傑菲爾那麼強、煌天勢力那麼大,怎麼還是輸了呢?」

  女人看到他呆住的模樣,像是覺得很有趣般地笑出聲。

  「也因此,我信的不是你們的皇。」

  在她炯炯的視線下,他第一次感到坐立難安。

  「迪里亞斯,你心中的信念是什麼?是誓言?還是藍斯洛特?」

  沒等他回應,她再度開口,這話卻叫他震驚。

  「……我發誓,將善待弱者。」

  看到他驚訝的樣子,她有些得意地道:「我家軍師當年也是念過軍事學院的呢。」她閉上眼思索了下,再度開口:「我發誓,將抵抗一切錯誤。」

  見他沒有念下去的意思,她有些訝異:「哎、你忘記了嗎?」

  「我……」

  心中的最初信念,再熟悉不過的騎士誓言一點一點浮現在腦海。

  「--我發誓,將善待弱者。」

  他表情沉穩下來,聲音是滿滿的堅定。

 

  我發誓,將善待弱者。

  我發誓,將抵抗一切錯誤。

  我發誓,將為手無寸鐵的人而戰鬥。

  我發誓,將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發誓,將不傷害任何婦人。

  我發誓,將幫助我的兄弟騎士。

  我發誓,將真誠的對待我的朋友。

  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

 

  為什麼謹守誓言的騎士會背棄誓言,為什麼謹守誓言的騎士得要一位傭兵團團長提醒才想起來應當遵守的信念。也許他曾迷失於黑暗中,但當他走出陰暗的幽谷,就該回過頭找回當初的承諾。

  他踏上山丘,熟悉的城鎮就在不遠處。

 

  「……指揮官,我回來了。」

 

 

 

 

 

 

 

2013/02/23

「我相信這世界還擁有正義、真理,與公平。」

其實這句話,是學校老師對我說的。

去年臺灣社會上發生了不少事,對於大眾的反應,不得不說我感到相當沮喪。後來去找老師談過一會兒後,這是老師安慰我的話。

「我相信這世界還擁有正義、真理,與公平。不然當年二戰時德國那麼強、軸心國那麼強,怎麼還是輸了呢?」

雖然這是各國間折衝樽俎的結果,而且每個人的正義與公平也不一定相同,但這種微妙的平衡總會產生出一些純粹的結果吧。

至少我是這麼相信著。

 

其實我不認為迪里亞斯與芙蕾妮爾所談的正義和真理相同,就像是黑精靈與白精靈的正義也不見得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