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巧克力?」

  大概是我的表情有些困惑,原本嘻嘻哈哈的一堆女兵突然收住聲,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團長大人,妳該不會忘記今天是情人節吧?」

  妮亞激動地對空揮了幾次拳,頭上獸耳跟著高高豎起,「這可是很重要的節日!就算是傭兵也有過情人節的自由!」

  「沒錯!」莉絲跟著附和,突然臉紅起來,「這次我也有想送的人呢。」

  情人節?

  看到她們緋紅著臉,眼神晶亮充滿期待地討論要送的對象。我想了想,前些年的此時我正為了領地的擴充忙得焦頭爛額、更之前則是被某位人士--後來成了自家軍師--派來的人追得到處竄、再往前追溯就是接任務建立自己的傭兵名聲。情人節?那是什麼?

  「……我想起來了。」見我開口,她們期待的眼神望過來,「像是某年我接下替貴族小姐偷走某位男人所有巧克力的任務?」

  「偷走巧克力?」她們瞪大眼,指過來的手抖啊抖的,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話:「原來團長大人是去死去死團的一員!」

  哈?那是什麼?

  還在茫然,她們已經七嘴八舌地吵起來:「不是啦團長大人都說是接任務了!」「竟然偷走女孩子的巧克力!團長我好失望!」「團長妳該不會也接過把城裡戲院連在一起的座位票都買光的任務吧?」「當然是錢比較重要啊!有麵包才有愛情!」「我可是愛情至上的!」

  眼見她們吵到後來已經完全離題,我原想偷偷離開,結果手被一把抓住--妮亞露出大事底定的燦爛笑容,身後女兵們帶著相同的笑容團團圍住我。

  「……呃、妳們現在是打算?」

  「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來告訴團長大人如何過情人節吧~」

  --妳們的表情根本只能稱之為看好戲啊!

 

1.

  『情人節就是要送親手作的巧克力!』對我作出如此宣言的索菲亞,當下就連紅瞳與彎角都閃閃發亮。這位據說是團裡女性作巧克力的第一把交椅,在妮亞的拜託下非常爽快地答應指導我作巧克力。只是作完巧克力後,她們撇下我在一旁竊竊私語:「團長一定不知道!」「不、團長大人這麼厲害,她說不定是欲擒故縱準備來個七擒七縱!」「不對不對,看她的反應就知道她一定不知道。」「不不不、起碼團長大人也聽過情人節,她一定知道!」

  我站在旁邊發呆聽她們不不不不地不斷反駁對方,最後索菲亞力排其他女兵,插腰挺胸站了出來:「團長大人要送誰就送誰吧!」

 

2.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當我說出要送給傑洛德時,其中四、五名女兵發出小聲尖叫,連聲道:「我們立刻就去幫團長大人約軍師出來!」之後還特別指定我得站在哪棵樹下--其實我原本想找到傑洛德就直接交給他的,三秒解決、快速俐落。

  「團長?」

  哦哦,人來了。

  傑洛德一身輕便服裝,看起來與平日並無不同,或許他跟我一樣也不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團長大人,記得要先含情脈脈看著對方啊~』

  ……含情脈脈是什麼鬼,妳團長我只知道殺氣騰騰。

  想起那些女兵的建言,我氣勢洶洶瞪著傑洛德,傑洛德一臉好奇地看著我,三樓陽台的女兵還哇哇哇地在那邊比姿勢甚至絕望地摀住臉。後來是傑洛德先笑出來,戲謔道:「芙蕾妮爾,妳這麼認真的看著我,難道是要跟我告白--好痛!我開玩笑的啦!妳竟然還真的揍過來……」

  「抱歉,反射性動作。」想了想,我還是乾脆的遞出巧克力,「傑洛德,情人節快樂!」

  「咦?」他瞪大碧綠的眼,表情突然有些慌亂,還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會痛……等、等等!難道這個真是要給我的?」

  傑洛德單手摀住嘴,看看巧克力又看看我,臉上好像有些紅紅的--傑洛德竟然臉紅了!

  「芙蕾妮爾……這、這個給我,我會捨不得吃啊……」

  他很高興似地深深嘆了口氣,「畢竟我沒想到可以從妳那裡拿到巧克力嘛!」

  咦?

  「因為之前妳完全沒有表示呢!」

  咦咦?

  「我明示暗示了好幾年都沒拿到,原本想說今年也是一樣,只能去酒館一個人喝酒~」

  咦咦咦?為什麼變得好像是我對不起他--見傑洛德別過臉背影還灰暗化,我連忙道:「我、我以後都會送你的!」

  話才說完,傑洛德便露出燦爛的笑容,雙臂跟著一張,「說定囉!能夠收到妳的巧克力,我好開心!為了表示我的感謝,我就--怎麼往後退了這麼多步,讓我抱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因為我原本以為你想作什麼其他的事,像是上次的南瓜國王……」

  咕噥幾聲,我往前踏了一步,輕輕環住他的腰,傑洛德的雙臂跟著擁上,熟悉的低笑在耳邊響起:

  「我的確想做點其他的事呢。」

  「哎?」

  「不過那還太早……芙蕾妮爾,情人節快樂。」

 

 

 

 

 

 

 

2013/02/14

總之先趕在情人節當天出來,後頭幾位的還在寫(掩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