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人嘛、偶爾都會有腦子一熱什麼也沒想就衝出去的時刻。


  傑洛德之前曾抱怨過我這點,像之前我抓住那位黑精靈逃跑時,他瞬間只想用條繩子把我跟他綁在一起免得我又去惹上什麼麻煩。


  「哈哈,妳當真啦?我說笑的~」


  你眼底完全沒有笑意啊,傑洛德。


  總之因為自家軍師這麼說,後來我就試著先數到三再衝出去--但剛才我一看到那種情況就忘記數了,衝出來後腦袋才開始運轉。



  ……原來布丁砸到臉上也會痛啊。


  ……還是第一次看到安娜露出這種意料之外的表情呢。



  「主人!」


  蘿塔驚呼,安娜反而鎮定下來,懶洋洋地勾起嘴角:「我不過想請可憐的蘿塔吃布丁,妳怎麼出來打斷我們呢?要知道,如果妳是我的僕人,早就被我拿去燒了。」


  「哈、哈哈,我偶爾也想吃個布丁呢!」


  我乾笑幾聲,硬著頭皮承接安娜的目光。


  「哦?想吃到用臉去接嗎?」


  她輕笑幾聲,但我只聽得頭皮發麻。總之現在得先支開蘿塔,至於要怎麼面對眼前的深淵貴族……再看著辦。


  「啊哈哈,大概是一時失了準頭--蘿、蘿塔,剛才我來的時候聽見其他人也想喝妳的蔬菜湯呢!妳先幫我端給他們吧。」


  我轉頭吩咐蘿塔,雖然用的理由很爛,目前卻想不到其他辦法了。我趁機在安娜看不到的死角處拼命擠眼睛暗示她,蘿塔有些擔心的看著我,最後在我堅持到臉部表情快抽筋的情況下,她終於揚裙行禮,微笑:「……我知道了,主人。」


  隨著稍嫌急促的步伐聲離去,我悄悄鬆了口氣,只是安娜的下一句話又讓我緊張起來。


  「這麼愛護妳家的女僕?那好,妳做個決定吧,可口的布丁與難喝的蔬菜湯,妳要--


  「啊哈哈,我身為這個傭兵團的團長當然要愛護底下的每個人啊!」


  完蛋,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看是哪邊的盜賊團都好,快點趁這時攻進來吧!只要能夠把我帶離這種場面--




  「親愛的指揮官~」


  --不不不不為什麼是你啊!


  人未到聲先到,誇張的語調直接引起安娜的注意,若非我離門太遠,我絕對會在那傢伙進門前就一腳把他踹出去。


  事與願違,某人順順利利抱著查理跨過門框--我以為這就是全部了--另一人竟不甘寂寞地前腳跟著踩進。



  「喂、妳在搞什麼?事情才討論到一半就跑到這裡來!」



  ……
Orz



  白兔魔術師與黑豹大爺、颯爽登場。

 

 

--

  好吧、我得承認當初看到安娜這樣對待蘿塔跟銀琪兒,還蠻刺眼的。

  蘿塔是我初期的槍兵,銀琪兒無論是外型或個性我都很喜歡(黑長直萬歲!

  結果安娜特別任務裡的團長……沒有很路人、只有更路人(遠
 

 

  

02.


 

 

 

 

 

 

03. 

  「啐、自甘墮落的傢伙!」


  亞奇力呸掉嘴裡的草,喃喃罵道。


  「團長。」亞奇力一臉嚴肅地看著我,「我們流著古老的獸之血脈,無論多小的獸族孩童都有屬於他們的驕傲。


  「我們不為誰低下頭,也絕不任人踐踏。


  「風與火的元素精靈席捲這片荒原,但我們獸人仍然在這裡建立我們的國度,一代一代的守護下去。


  「當我們怒吼,就有著撼動戰場的力量;當我們在戰場上衝鋒,大地也為之燎原。


  「那是我們獸族的驕傲,絕非那女人的……布偶,所能比擬。





--

  一點小腦補。

  看完別人分享的安娜任務再看那幾隻布偶的素質……我的眼睛被刺到好痛啊!(つд⊂)

  總之,儘管素質相同甚或影射名字,內在依舊天差地遠。

  

 

 

 

 

04.

  「親愛的指揮官,」捷克笑嘻嘻地道:「話先說在前頭,萬一那位深淵貴族要賞妳那隻叫作捷克的兔布偶,妳可不能接受唷~」


  「為什麼?」


  雖然也沒想要那隻兔布偶,但我還是反射性地問了。


  「為什麼?親愛的妳竟然問我為什麼!」


  捷克作捧心狀,只差沒倒退三步以表震驚,「我好難過!這麼明顯的事實不是顯而易見嗎!」


  「呃,什麼事實?」


  我虛心求教,他卻回過頭虛空作了個撐頰姿勢,露出過分欠扁的笑容:「求我啊~求我就告訴妳~」


  「再見不送。」


  「親愛的真沒有好奇心!猜啦猜啦猜啦猜啦猜啦猜啦--」


  亞奇力早就不知閃到哪兒去,只留身後那隻兔子一把抱住我的脖子跳針似地碎念。


  「嗯……因為你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錯~」


  「你覺得他比較可愛所以在嫉妒?」


  「錯錯錯--而且明明是我比較帥氣!」


  「那麼就是某天他不小心搶到最後一份限量版《他她牠它祂和他》,結果老闆跟排在後面的你說已經賣完了,你因此與他大打出手,卻因中途被人打斷心有不甘決定要討厭他一輩子?」


  「我竟然沒發現親愛的也有寫《他她牠它祂和他》的才能……錯了、再猜!」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再這樣猜下去真沒完沒了。


  「你就直說吧,你家團長我資質駑鈍,再猜下去說不定會跑出他搶了你的愛人然後你又搶了他老媽接著他老爸又搶了你老爸之類的答案喔?」


  「答案有這麼難猜嗎……」


  捷克似乎很喪氣地垂下肩,「好吧,誰讓親愛的在這方面腦筋沒有接上線呢。」他勾勾手指示意我靠近,然後傾下身,極近地在我耳邊輕喃。


  我一愣,那隻白兔魔術師愉快地朝我眨眨眼,指間的撲克牌面一翻一轉,當著我的面吻上那張紅心
A


 

  --在妳身邊叫作捷克的魔術師,只能有我一人。

 

 

 

 

--

  
原本想寫指揮官選擇自家白兔魔術師的情況(我相信喜歡捷克豪紳的人絕對比較多XDDDD

  結果寫著寫著不知為何就成了這樣(旁看

  但後來才想到,我家還有捷克幻……算了至少各統率不同

 

 

 

 

 

05. 

  「亞倫先生?不對、亞倫先生說過不能這樣稱呼他,亞倫亞倫亞倫亞倫--好!亞倫,這裡有你的信件,亞--呀啊啊啊啊啊!!!」

  「……哎、一下子習慣改不過來,抱歉嚇到妳了。」

  「親愛的妳怎麼了~你、你們!」

  「亞亞亞亞倫先生我什麼都沒看到!我只看到一團蒸氣--」

  「蒸氣?我明明還沒開熱水……

  「親愛的妳竟然不看我反而去看一位大叔!妳要對我負責!」

  「為什麼變成對你負責啊!」

 
--
  
  目前伺服裡還是只有兩隻亞倫,數量實在太少啦阿官!!!(只好靠腦補了

  看著這隻巫導師就想到以前捷克讓他的手下爆他料,偷舔喜歡的女生笛子、因為太熱還下空、進自家房子還翻牆導致被痛打一頓等等等--

  然後,團長妳確定要讓他待在團裡順便養傷嗎?有人洗澡不關門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