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洛德:

開朗、大方,擁有無比的裝熟能力,隨時隨地都散發著活力。偶爾會鑽牛角尖。早期對話中傑洛德一直在鼓勵指揮官,後期對話顯見指揮官成長時,傑洛德對於指揮官是否需要自己抱有不確定感。
 

背景:家鄉在北方(會給家裡平安信)

喜好:喜歡慶祝事情,看星星。不喜歡太正式的場合。

年少時不喜歡聽戰術、局勢、策略相關方面的事情,比較喜歡聽哪裡有遺跡可以去觀光去挖掘。

 

少年時期:在高階軍校接受指揮官教育,學劍學了一個月還磨出水泡。累積大量互毆的實戰經驗。上過戰場(算算時間說不定是暗黑戰爭時期)。政治學與文學課曾被當掉。

當年單挑盜賊窩,擔任過指揮官(運籌帷幄的指揮官、冷酷無情的君主)。

腰側有舊疤痕,據本人說是年少輕狂不懂事時不小心留下的。

 

※認為自己當初的作法可能毀滅世界?卻差點被世界毀滅。

親身體驗過被背叛的滋味。養好傷,剛出來討薪水第一份工作就是當軍師。
 

備註:酒量不佳(雖然本人說酒量好),以前常被拉去酒吧。

 

 

 

 

早期對話中,傑洛德一直在鼓勵指揮官:

「剛剛那場戰鬥表現得不錯嘛!你已經進步很多了……你還有進步的空間,只是沒打贏而已,下次贏回來不就好了!」

「下次的戰鬥你沒信心嗎?我跟你,你看!根本沒差幾公分……你也可以跟我達到一樣的高度!說不定會超越我!」

「你是說那些人搬走了?喂!快打起精神來!」

「我不會讓你露出那種表情的……你沒聽清楚?……我說……我不會讓你有機會……與你重要的人分開的!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

「其實你偶爾踩到自己的披肩跌倒也沒關係,真的!看我誠懇的眼神,我不會笑你的……你跌倒一次,我可以拉你一把、你跌倒兩次、我還是可以拉你起來、不管跌倒幾次……我的手都會伸向你。」

「只要你的心只要永不屈服,我會追隨你到世界的終點。」

「你只要不斷、不斷的向前奔跑,不用顧慮我,因為我一定會在後方,死纏爛打追著你跑!直到你跑到終點為止!」

「只有你是……我從開始到終結都不想改變的唯一,除了你,誰都可以改變初衷、可以被埋沒、可以拋棄,直到最後,只剩下我們兩個像這樣,一直像這樣走下去。」

 

中期:

「啊!我不會突然離開啦!只是假設、假設而已……因為我想看你究竟能成長到什麼程度,你……或許不需要我也能夠成為無冕之王。」

 

後期:

「我會一直跟隨你,直到你成為至高無上的存在、直到你不再需要我、直到……你說……那天會到來嗎?」

「如果我離開你,就只會是一種情況──你已經強大到所有敵方的陰謀詭計…在你面前無所遁形………也就是……你已經不需要我這個軍師的時候,到那時,說不定你就會覺得我很煩,而想要主動辭退我這個軍師……」

「我很開心!因為你…是如此的強,而且已經不需要我為你謀略了……為什麼還要拉住我的手?」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能見證到這一天到來………你就快要得到……整個世界……那麼我、我也可以退……」

「為什麼你追出來?這次的戰役贏的這麼漂亮,你該去接受歡呼與讚美……你是這麼棒的指揮官……左手緊握勝利的刺矛、右手捧著榮耀的桂冠,只是你看,已經沒有手可以牽我一起走了!我們已經到了盡頭……」

 

 

目前複製自己的經驗教導指揮官:

「如果你成為一個運籌帷幄的指揮官、冷酷無情的君主,你可以站在時代的尖端、但你也會失去這些人民的笑容,因為你很強的話,他們會怕你。我是你的軍師,我輔佐你的方法,只有一種,就是把我曾經走過的路,複製一遍給你走,但我不會讓你的跟隨者懼怕你!既然我已經體會過那種寂寞,就絕對……不會讓你也走到那一步。」

「適當的對你的百姓跟士兵微笑是應該的,不過你不需要像我這樣笑……做你自己就好了!因為我也不希望你笑得跟我一樣……你別這種表情嘛!我只是覺得,雖然我是複製我的經驗在教你,但你應該會有自己的想法吧!畢竟你不是很討厭我這樣笑嗎?恩?哈哈?」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堅持……只是……我不是一開始就說過了,我希望你強大而無所畏懼,這條路會走得很寂寞……因為沒有人不怕一位可以隨時毀滅世界的君主……我說笑的!……要是我親自輔佐的君主真的能夠毀滅世界,那我當初怎麼沒有做到……我還差點被世界毀滅了……」

 

  總覺得雖然傑洛德目前是複製自己的經驗教導指揮官,卻期待著指揮官不被自己影響,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121125

翻過巴哈與噗浪河道,軍師選傑洛德的我孤單寂寞覺得冷(ˊ;ω;ˋ) 

難道我只有當自耕農的命嗎?!

為了這個我差點去用論文格式來寫關於傑洛德的分析研究,連研究目的、研究範圍、研究方法都找好了說(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