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咬著筆桿忙著寫隔天就要交給傑洛德的報告,一條據說有著全獸族第一花紋的尾巴突然捲上左手臂。  


  「……雷凱爾,你在做什麼?」


  雷凱爾背對著她席地而坐,在她掙開後那條虎斑尾巴竟然還不死心地纏上來。


  「團長~有沒有兇獸谷地的任務?」


  「沒有,你昨天不是才從那兒回來?」


  伸手想拿擱在左方的報告,手臂一緊,無奈地看著那條捲得很歡的尾巴,她索性犧牲一條手臂給自家大貓玩,另一隻手握筆沙沙地劃過羊皮紙繼續寫著上回戰後的報告書。


  「那團長,我帶妳去雷霆之城玩!上回的慶典被那隻死兔子打擾了,這次我們可以好好玩一下~」


  像是想到了好主意似的,雷凱爾滿臉高興地站起身靠向桌沿,躺在桌面上的報告書頓時被遮去大半。


  「呃、雷凱爾,我很高興你邀請我,但現在我還要趕報告……」


  「咪~陪我去吧?」


  「……雷凱爾。」


  「咪?」


  「你要不要乾脆找捷克一起--」





  「--親愛的妳找我嗎?我聽到妳的呼喚了!」


   話還沒說完,辦公室大門被砰地一聲打開,穿著華麗的兔子魔術師出現在他們眼前,臉上開心的表情在瞧清他們後瞬間轉為不可置信。


  「你、你們兩個!」


  「捷克?」


  「死兔子你怎麼在這裡?」


  其實她只是開個玩笑,結果捷克竟然真的出現了--往旁一瞄,意料中地雷凱爾立馬垮下臉來--一時間她竟不知道該先回答誰才好。


  「你們竟然趁我不在時偷偷地……!」


  捷克顫抖地指著她的手臂,還摸不著頭腦這隻兔子所指究竟為哪椿,他已經拉下兔耳掩面嗚嗚地哭起來了,然後還一邊從隙縫中偷窺他們的表情--她無奈開口:


  「……捷克,太假了。」


  「嘖、那算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親愛的指揮官打算去雷霆之城竟然不找我!」捷克蹦跳過來抓著她的右手猛搖,「親愛的不可以偏心噢,我也要跟著你們一起去!有陣子沒去表演魔術了,剛好趁這時讓那些居民欣賞一下!」


  「死兔子,你一去我們又會被巫導師盯上!之前雷霆之城的祭典也是因為這樣害我們沒玩到多少--


  一人抓著一邊,兩人在她頭上激烈交火。她試圖靜下心繼續寫報告,但兩人的聲音就在耳邊,吵嚷了半天絲毫沒有停火的意味還越吵越離題--


  「尾巴長有什麼了不起!雷凱爾我告訴你,我也有著全獸族最高貴的一球尾巴!」


  「再怎麼高貴也無法像我的尾巴一樣還可以捲東西!」


  「等等……兩位,這跟尾巴有什麼關……」


  「尾巴當然是很重要的!」


  兩名獸族男子一起對她喊。


  「……」


  按著額頭,她深吸了口氣,瞇眼、微笑。


  「…………那麼、麻煩你們通通去外面吵出個結果再進來!!!」


  最後的最後,她非常痛快地將兩人踢出了辦公室。

 








20121010

這種片段究竟要丟什麼類別……其實我只是想寫雷凱爾賣萌(ˊ。w。ˋ)

為什麼昨天更新後只有多一回任務呢! 

然後寫聖痕同人很麻煩的一點就是、有些標點符號不是這樣用的,但官方這樣用卻又不得不用Orzzzzz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山遁 的頭像
山遁

夏之月白

山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